平台被鹿成装扮的就像家里的客厅一样别致,铺上了软质地板,人走在上面特别的舒服。公孙雯鹿慧,二人一齐坐在了地板上面,兴奋的欢乐起来。一会功夫,有家仆四人端着好几种水果摆在她们面前,有苹果,芒果,香蕉,橘子,橙子,还有椰子和石榴。再来一仆则端着花生,豆汁巧克力,还有瓜子。接着,有五仆提着一个竹皮做的送菜送饭的家具慢慢着地,打开木制盖子后,里面飘出了浓香的味道,原来,里面是做好的好几道上等菜。

    看着摆好的饭菜,鹿慧夸赞鹿成说到:“哥,没看出来,想的真周到。嗯,喜欢。”

    鹿成说到:“喜欢就多吃点。”说着拿起茶碗一一倒好了茶水然后摆在鹿慧公孙雯面前说:“风景优美,我们可不能饿着肚子观赏,来,好好品尝一番。虽算不上美味佳肴,也算是极其奢侈的美味。公孙小姐,请”

    看着桌上摆开的五道大菜,公孙雯目瞪口呆了。因为眼前的几道菜让她难以想象,真想吐。有猴脑,有熊掌,有鸡翅还有燕窝汤。虽然,件件名菜而且难以吃到,但对公孙雯而言,这些,她都不喜欢,他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怪怪的感觉,所以,拿起的筷子又放下了。

    鹿成见公孙雯不动筷子,想必定是不合口味,说到:“公孙小姐,要是不合口味那就先喝口水吧。”说着,又倒了两杯水给了雨露和小翠。

    雨露和小翠觉的鹿公子今日特占义,感到他人还不错。雨露刚要举起茶碗一口喝了,但被鹿成拦阻说到:“我们一起干了吧,这样,诚意深。”

    大家没有多想什么,而且很干脆的喝了一碗茶。茶碗不大,直径只有半指长,由此,一口气就能喝完碗里的茶水,干干净净的。见大家喝了茶水,鹿成心中那份高兴的得意劲不知怎么形容,是奸笑,还是淫笑,因为,她的计划随着公孙雯将茶水喝下之时起,计划得逞了。

    其实在倒茶水的时候,鹿成就把带来的迷药,偷偷放进了她们的茶碗里面,有了茶水颜色的迷盖,迷药的颜色和味道全被大众化了,因此,众人不细细品尝,是不会发现其中的味道的。

    鹿慧用筷子夹了一块鸡翅想给公孙雯,可是,她的手毫无力气,无法夹住鸡翅,接着,眼前开始迷迷糊糊的,使劲摇了一下头还是如此,嘴里念叨,这是怎么回事。

    公孙雯的感觉也是一样,她们在场喝了迷药茶水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思维慢慢的睡着了。

    鹿成见大家都睡了,于是来到公孙雯身旁轻轻的推了几下还喊叫着她的名字,见其没有啃声的迹象说到:“别怪我,这是你逼我的。”话落,迫不及待的将公孙雯抱到了另一个平台处,将她放好,接着,开始解开她的上衣,一层一层的解开。解的就剩一层红色纱绸时,露出了公孙雯洁白如玉的肌肤。虽然隔着一层轻纱,但隔不住表露出的肌肤。有了红纱隔体,肌肤显得更加完美,就如美上加美。胸口,两座小山挺立着,身体那线条,有如弯曲的水龙,一点不为过。在红楼,见过多少女人的身材,没有见过公孙雯这样婀娜多姿的好线条,于是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眼球,要不是一声吆喝,鹿成不会从眼前的美景中醒来。

    是谁?鹿成大惊失色。

    在这座山,上山的路,自己做了严密的部署,就连一只苍蝇也别想上的山来,是谁这么大胆搅了老子的好事,难道是家仆?活的不耐烦了。掉转头颅向声音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正在用恨恨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手中还提着一把利剑,面目狰狞。

    鹿成见到不俗来客非常生气骂到:“你是何人,来此作甚?这里不欢迎你,赶快离开。”说着起身将公孙雯的衣服顺便盖好了。

    来人就是温家堡的少堡主温怀玉。自离开天山一派,一直找寻线索为姐姐报仇雪恨,但,为今,寻遍了大江南北,就是没有一点线索。来到此处,见此山风景优美,于是上的山上好瞭望远处,走近山脚一瞧,乖乖,好多守卫,唯一的上山小路,一路都是人,这是怎么回事?想到,这么奇特,山上定有奇事,此,有了兴趣,想知山上之事。绕过守卫,人不知鬼不觉的就上了山顶,眼前的一幕让他大为吃惊,妈呀,人家在亲热呀,快走。转身瞬间见那女的毫无配合的动作,就像死了一般。细细想想,觉的不对,要是情人偷情,最起码两人都会热情高涨,怎会,两头挑子一头热呢?这是为何?看来他们这对情侣有问题,故,叫喊一声:“呔,干嘛呢。”

    鹿成很生气的起身问是谁?温怀玉理直气壮的说到:“是我。你哥。”

    “你说干嘛呢?没见过呀!傻冒。”鹿成火冒三丈。

    男的起身,女的应该起来才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要是如此,自己的分析是对了,她就是被强迫的,躺着不动,难不成被他点了穴?但是,这么多姑娘为何都躺着不动?难道都被他点了穴?要按现场分析,她们应该认识,有吃有喝的。温怀玉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的意思。

    温怀玉还在思索,鹿成已经大步走到离自己不到三步远了,要不是眼球中闪出一人影,温怀玉不会从这简单而又复杂的思绪中走出来。

    鹿成见他坏了自己的好事,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走路不长眼的家伙,于是一拳黑虎掏心就打了过来。温怀玉顺势用左手拿剑鞘挡去了鹿成击来的一拳,右手紧接着一个耳光打了过去。因为,他了解了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不好好的教训一下,以后,他还会继续如此的。鹿成只是用教训家仆的态度对待外来男子,分明是错误的,然,对方防备了自己的招式,接着一个耳光就来,这招,他没有看清楚,的确如此,咣,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脸上疼的他直摸脸,骂到:“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你干嘛非要多管闲事呢?”温怀玉说到:“问的好,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我为什么这么做。”

    此时,姑娘们一个个都醒了,摇摇晃晃自己的脑袋,觉的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