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被美娘设计中了迷药晕倒,带到了美娘房间,又让她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公孙雯睡得姿势,美娘越来越不高兴。见到公孙雯的容貌,与自己相比,自己的容姿差远了,远不如公孙雯,怪不得义泉口口声声都离不开她。小妖精,真让人不省心。将来,大事已成,那时,还有你这个小狐狸精在,想想,老娘我还能得到义泉的宠爱吗?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让她去见义泉。想此说到:“臭提子,你也有今天,落到老娘的手里了。“稍停,厉声说:”把她给我拉下床,撩到地上就好,还睡老娘的床,她不配。”

    两个丫鬟虽然不是情愿,但是她是教主夫人,无奈,只得听从命令。

    躺在地上的公孙雯一无所知,任由美娘折腾。美娘想着一招毒招,要是将她的脸划花,这样,义泉就会对她烦感,最终,还会对我好的。就算她没有跟人睡过,义泉为了图个新鲜,也就是几天而已。想此,她果断的拔下了自己头上,公孙常胜给她买的金钗狠狠的刺向了公孙雯那漂亮的脸蛋。

    两个丫鬟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她们不知道,她们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只是知道,教主定不会轻易地饶恕了自己。要是公孙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刚开始,夫人只是要求把她弄来,目的是出出气,谁知,她的心肠这么狠毒。她俩在心里祈祷公孙小姐安然无恙,多么希望有人出来阻止这个毒妇的行为。

    就在美娘用簪子划向公孙雯的脸时,雨露赶到了现场,见到此情此景惨不忍睹的局面不由得大怒叫到,住手。说着拿起眼前的凳子扔了过去,想将美娘砸死。

    美娘见是雨露扔了东西过来即刻躲开了攻击,说到,大胆的奴才,敢擅闯教主房间,你活的不耐烦了?你们还楞着干嘛,把她给我拦住。

    两个丫鬟无奈的走了过来想将雨露拦阻,但被雨露赏了每人几个耳光说到,回头再跟你们算账。

    径直而来的雨露,无疑,怒火冲天,定会生吞活剥了自己,但是,自己是教主夫人,她不敢将自己怎么样,何况公孙雯没什么事。想此说到,“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是教主夫人。”

    “说的好,好一个教主夫人,你把自己当教主夫人了吗?这就是一个长辈所做的事吗?啊。”雨露越说越生气,嗓门吼的响亮。

    “幸好小姐没事,要不然,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雨露扶起躺在地上的公孙雯心疼不已,说到:“小姐,你受苦了。”

    切空见公孙雯不省人事,知道,定是迷药作怪历声吼到:“还不把解药拿出,等待何时?”

    见到一个和尚从外面跑了进来还历声吼吓自己,想来定是她们的同伙,这样,本嚣张的气焰就在形势的驱使下变得柔软,只好乖乖的将解药从衣袖里面拿出给了和尚。切空接过解药说到:“怎么服用。”

    “用温水服下就好。”

    在一旁的两丫鬟忙着拿茶壶拿茶碗,帮忙把茶水倒好。雨露端起茶碗小心翼翼的将解药放入公孙雯嘴里,然后,又将茶水慢慢的喂进了嘴里。

    服下解药后,公孙雯一会功夫就醒了,微微的睁开了双眼。见是雨露,放松了警惕,又看了周围的环境感觉陌生说到:“这是什么地方?”

    见公孙雯醒了雨露高兴的擦了脸上的泪花说到:“小姐,你醒了,太好了。”

    此刻,除了脑袋非常的痛,身体再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过了一会,精神就恢复了,但,还是觉的没力气。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自己清楚的记的,美娘往自己脸上撒了一道白色粉沫后,自己便失去了知觉。说到:“发生什么事了?这是在哪。”

    雨露说到:“在美娘房间,你被这个狠毒妇差些毁了荣。瞧,她就用这个刺你脸,幸亏我来的及时。”

    接着,雨露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后说到:“小姐,我们可不能輕饶了她。”

    公孙雯本来对美娘就有偏见,再加上现在这一出,公孙雯说什么也不能容忍下去。说到:“由于你的出现,娘亲自杀,今日你又这般丧心病狂,有心饶你就是是非不分,恩怨不清了。”说着硬撑着站了起了。

    “小姐,你该如何收拾她?”

    “对于这种不忠不义的东西,无需手下留情。”公孙雯的脸色十分难看,显得很是冷阙。说着拿起旁边的凳子狠狠的照着美娘的脑袋砸了下去,最好一招毙命。

    刚刚举起凳子,凳子就被一道很厉害的气道打掉了。

    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公孙雯非常震惊,调转头颅看去,见一个黑纱蒙面的人站在门口注视着自己。

    蒙面人见到面前的美貌姑娘,确定此人就是公孙雯。如此漂亮,如此美艳,让他目不转睛,如见天仙女。因此言语温和说到:“如此美丽漂亮的姑娘,做事可不能如此鲁莽,这样做,可不符你这般美丽的面容呀,所以稍安勿躁。”

    雨露说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这样做,太伤感情了。”

    “简直在放屁。”见到公孙雯被攻击,切空早已不耐烦了,开口大骂。说着已经扑向了蒙面人。

    切空的功夫不算差,但在蒙面人跟前显得是那么的花拳秀腿不堪一击,不到五招,就让蒙面人一掌,来了个泰山压顶拍到了头顶天门口,随即,切空七窍流血倒地身亡。

    切空的死亡,给了公孙雯雨露一种震撼,天呀,蒙面人是谁,这么残忍。雨露喊着恩人跑了过去,看了倒地身亡的切空,摇摇身体看活着没有,但结果令人发怒,于是,起身一掌打向了蒙面人。蒙面人对雨露的招式更是看不上眼,就如慢动作一般,很轻松地就把雨露击来的一掌稳稳控制了,笑说到:“我本不杀你,可是你令人讨厌,所以,你去陪着你的恩人去吧。”说着,一掌也是打在了天门口上,随即,七窍流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