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告知了义泉自己的感受,觉的脑袋越来越晕,几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如神经不听使唤。义泉听闻大喜,自己的梦想就要成真了。

    这套智障神经抑制功法,的确很毒,真能使人忘却过去,太神奇了。义泉为此自豪。

    安慰公孙雯说到:“有此情况就对了,不必担心。这套内功心法第一阶段输入人体就是如此,由于经脉接触外界的压力,因此感觉昏昏欲睡,到了第二阶段就好了,一切将恢复正常,请公孙小姐稍安勿躁。”

    智障内功越来越强,随着内功的侵入,公孙雯慢慢的失去了那种在脑袋里面作反抗的意志,因此,脑袋彻底的空空如也,接下来,就是她开始接受眼睛睁开看到的一切,就如婴儿一样,接触后的东西都是新鲜的,问东问西,从零开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义泉特意将内力多输入了一成,这样,就不怕她有恢复的那一天了。

    公孙雯脑袋里面的记忆被内力洗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随着她的入睡,将会迎来新的一片天地。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睡了一觉,待她醒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她的眼前就是义泉,他一直呆在公孙雯身旁没有离开,在等待公孙雯醒来的那一刻。这一刻,相当重要,能不能改写她的一切,全在这一刻。

    公孙雯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义泉,对他的面相十分陌生说到:“你是谁?怎么没有见过你。”看着地窖里面的部署说到:“这儿是哪?”

    义泉对公孙雯的一无所知相当满意,这代表着他的智障魔力完全起到了作用,完全将她的神经彻底侵蚀了。从这一刻起,她完完全全都得听我摆布。要想彻底的摆布她,就得有一个合适的身份,想来想去,作为她的夫君最为适宜。

    说到:“娘子,你醒了?你怎么不记得我的名字了,我是义泉呀。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不要吓我呀。”说着靠到公孙雯身旁,双手轻轻的扶住公孙雯的双肩“来,后背靠到床头,这样,舒服。”义泉此举,是转移公孙雯刚才的问题,以免她思绪。听他是自己的夫君,公孙雯仔细的看着义泉,觉的,这个所谓的自己的夫君,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过,他说是自己的夫君,看来,是真的,不然,我们怎么会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呢。因此,自己依着义泉的要求靠在了床头。

    义泉见公孙雯配合自己心中高兴,忙将桌子上的茶壶提起倒了一碗茶递给公孙雯说到:“娘子,渴了吧,来,喝口茶。”

    公孙雯接过茶碗喝了几口茶水说到:“谢谢夫君,茶挺合胃口的。对了,夫君,这是什么地方?黑夜吗?这么暗。”

    义泉想了想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如果此问题回答不好,公孙雯就会起疑心。为难的说到:“实不相瞒娘子,我们被仇家追杀,所以,暂时住到此处,过几日,我们就离开这里,还请娘子多多理解。”

    对于义泉的诉说,公孙雯坚信不疑,又看他的表情显得情非得已,应该同情义泉的做法说到:“既是如此,我随夫君就是。”

    这个时候,美娘敲响了门,示意中午饭已好。义泉过去把门打开,将美娘堵在门口说到:“你现在还不能进来,否则,一切前功尽弃了,听话。”美娘只好生气的放下饭菜走了。义泉提着饭菜放到桌面上,取出碗筷和做好的饭菜一一摆开。菜有三道,分别是红烧蝦,踏雪无痕,爆炒肚子。看着做好的饭菜,义泉说到:“娘子,快过来品尝这几道美味吧。”

    此时的公孙雯,已经饿了,由于早餐没进,肚子有些不争气的开始咕噜。不知是见到饭菜的缘故还是自己原本就饿了,因此,走下床来到了桌子旁边,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吃了一块西红柿,觉的味道还可以,正合自己的口味,说到:“菜的味道真好。”说着又吃了一个红蝦。红蝦味道更好还独特不由得很是喜欢这几道菜。

    见此情况,义泉盛了一碗米饭让给了公孙雯说到:“喜欢就多吃几口。”

    公孙雯吃了好几口饭,说到:“夫君,送饭的人是谁,怎么不进来。”

    “她是附近客栈的小二,饭菜是我订的。“稍停”可口就多吃点。”

    饭后,义泉觉的时机已成熟,该是洞房花烛的时候了。说到:“娘子,该是休息的时间了。”

    对于休息,公孙雯一点困意都没有,就感觉这个时候应该不是休息之时,说到:“夫君,你要是累了你先睡吧,我再呆会。”

    义泉此刻心情澎湃,那容的公孙雯推辞之理,但为了天长地久,还是很温和的说到:“没有你的陪伴,我无法安睡。娘子,你就陪我睡嘛。”

    公孙雯实在是推不过义泉的死缠烂打只好顺着义泉上了床休息了。

    即为夫妻,就不会再有羞涩知觉。

    躺在床上的公孙雯,觉的怪怪的,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义泉给她脱衣服,公孙雯用手要拨开他的大手,但是,她的力道不够无法推开义泉的手,只好任由他的大手在自己身上自由的来回穿梭。一阵后,公孙雯不再反抗而是极力的配合义泉。

    “啊,疼。你坏”

    “呆会就好了。”

    义泉在密室呆了足有二十多天,今日是他最为高兴的一天,因为,自己梦想着得到公孙雯的理想终于梦圆了,看着在身边躺着的公孙雯,自己心里是多么的高兴。他穿上衣服,走下床来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然后拿起茶壶倒了一碗茶喝了一口茶水说到:“好茶。对了,娘子你喝不喝?”

    公孙雯躺在床上,幸福的笑着说我不渴。

    义泉喝了茶水后,伸伸胳膊,一时兴起,想试试自己的绿魔大法到了何种地步。于是瞅中密室墙根放着的一张石桌,猛然出手,只听哄的一声响,石桌碎了,碎渣落得满地都是,看此情况,义泉满意的来到公孙雯面前说到:”娘子,看我功力如何?“

    对于义泉之举,公孙雯起先一惊,甚至为之害怕,不过想想,夫君要是武林高手多好,因此为之拍手叫好。”夫君真棒,没想到,夫君还会武功。“

    听到公孙雯夸她,义泉得意忘形了,说到:”你其实也是会武功的,不信,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