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娘想不通义泉此举,明明大好时机就在眼前白白浪费了,他为什么会犹豫,难不成,还有算计?说到:“既然手下留情,不如言和吧,不打不相识嘛。”

    “这要看公孙教主了。”

    公孙常胜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有与义泉议合的资格了,听到义泉的话似乎是给自己机会,但是隐藏着无底的阴谋。要是不与他合作,今日必是大祸临头,要是答应他,以后定会麻烦不断。想此,深深的出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罢了,不管他有什么企图,只要自己活命怎么样都行。说到:“我愿意。”

    义泉恩了一声,觉得自己的计划从现在开始,应该是个好的开始。说到:“看来公孙教主并非是一个不识大体之人,这样就好,这样的态度,对以后我们合作大有好处。对了,不知公孙教主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约定?”

    公孙常胜说到:“那是当然了,怎么能忘呢。”

    “这就好。我实话实说吧,来此教并非我愿。当时,的确是无路可走了,只好想到了此教,好在美娘出手相助我才得以安全。现在,我们就说说关于合约之事吧。”

    “好的,一切听义泉寨主安排。”

    “说实话,我来此有两个原因,不然我是不会来的。一,你我有合约。二,我的遭遇想必你是知晓得,所以我们不必隐瞒,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我来此教,是想与公孙教主一起干一番大事业的,我相信,公孙教主不会任由拥有千号人的大教,就这样在自己手里没有一番事业吧?平淡无奇,可是人生最悲哀的事,你说,公孙教主,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公孙常胜心里已经是稀里哗啦的,哪有听义泉在说话,义泉说啥就是啥。

    “是这个理,义寨主说的是。不知义寨主有何打算?不妨说说。”

    有了公孙常胜步步退让,义泉明白,他已经再无斗志了,要是现在杀了他,就如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可是,长圣教鱼龙混杂,还需慢慢悟透。就算自己一步登上长圣教教主宝座,恐怕难以服众,那时,定会得不尝试。既然他问我的想法,那好,我就说说,最好达到自己目标就好。

    说到:“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你公孙教主在位期间应该有所作为,而不是像一潭死水无作为。试问,自你接掌教主以来,有何作为?没有业绩,有朝一日,有何颜面去见你的恩师?如今,我的到来就是助公孙教主完成一项了不起的创举,就看公孙教主有没有这个雄心了。如果公孙教主容得下本人,本人定会给你出谋划策,让武林门派都知道,谁,才是江湖老大。”

    有了义泉之言,公孙常胜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死安危了,虽然此人心狠手辣,并且野心勃勃,将来定是长圣教的心腹大患,可是此人再是多么的卑鄙,在此时,自己是无法消灭了他的。既然他愿意帮着自己称霸武林,也好,就顺着他就是,等到事半功成时,再收拾他,就不会这样被他三拳两招给拿下。

    说到:“既然义寨主屈身为我长圣教做某事,我公孙常胜求之不得,一万个愿意,并且拍手加好。单从合约上看,你我都是意向统一,目的一致,我们应该不分彼此,同心协力,让长圣教在江湖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为此,我愿写联盟条约,以示诚信。”

    对于公孙常胜的这番话,义泉虽是不愿意相信的,但是,为了长久利益打算,这样的结局或许是最好的。说到:“承蒙公孙教主看得起,那我们就精诚团结共某大业了。”

    公孙常胜点点头说到:“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对了,为了我们合作开心,我建议,我们大干三百杯,如何?”

    “好呀,我也正有此意。”

    见大家已是心平气和,美娘说到:“教主英明,教主万福。恭祝教主大业有成,美娘在这预祝教主早登武林宝座。”说这番话,美娘那是说给公孙常胜听的,分明就是说给义泉听的。义泉,当然明白美娘的意思,在心里是很清楚这一点的。

    公孙雯在里屋,隐约听到有争吵打斗的声音,但是她无法听的清楚,想打开门看个究竟,但是自己不知道机关所在,虽然见义泉打开过门,可是,那道机关链条自己无法拉动,只好灰心的坐在床上等待义泉的到来,给自己说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门终于开了。义泉一身的酒气,而且醉醺醺的走了过来,嘴里喊着娘子,我来了,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只见手里提着已冷的饭菜,放到了桌上说,快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打开饭菜,还是温的,并没有凉透,公孙雯用筷子吃了一口菜,觉得还可以,便吃了几口,就不再吃了。吃着饭,脑袋里面还是刚才的事情,总觉得怪怪的,有什么地方就是不对劲,但是自己无法想起,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看了睡着了的义泉,自己想着和他同床共枕的那一刻,既然自己是他的娘子,为何那时,自己还是感觉很疼,还见了红。想此决定,等他醒来,还是好好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自己思索了多久,觉得自己是累了,便倒头睡了,醒来时,义泉正在收拾桌子上的饭菜。义泉此举,不是因为让密室变成垃圾,而是为了不让公孙雯见到这些垃圾而想出门的理由,故亲手收拾饭菜残局。

    公孙雯见到义泉此举有些感动,因此心里那份多疑又放下了,说到:“夫君,你辛苦了。”

    看到公孙雯醒来还夸自己,看来,她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这就放心了。说到:“娘子,你醒了,看我,真笨拙,收拾饭菜都这么慢。”

    公孙雯下床来到义泉身后,紧紧的搂住腰说到:“以后我来收拾就好。”说着狠狠的亲了义泉一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