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常胜一个人在大堂内独自饮酒,想着与义泉的武斗真是太窝囊了,可是,窝囊就窝囊,不服人家还不行,只能委曲求全,不然,必然大祸临头。想到他不杀自己的理由,那就是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一旦自己失去价值,他必会第一个杀了我。接下来,就是自己该给自己找条出路。可是,自己如何寻得出路?

    此时,行猎来到面前,见公孙常胜如此,说到:“教主,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呀,要是这样下去,我看后果不堪设想。”

    公孙常胜何尝不知后果,只是苦于自己无计可施,也想一走了之,但这样做无疑把长圣教滚首相让了。不行,不能这么做。想来想去终于有一对策,那就是请外人帮忙处理这个家伙。想此立刻有了精神,也有了主意。说到:“行猎,你速去滁州一趟,到红宵请的独孤剑帮忙,不然,长圣教就是别人的了。”“独孤剑?独孤剑去年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教主你让我去请他?教主,你是不是喝高了?”行猎不明白的问。“你才喝高了,实话给你说吧,这个人没有死。据说,当今武林再无人是他的对手了,就连六门约的人都被他一一消灭了。”“教主消息真灵通,好,我这就和瘦黄三灵一起同往。”就要转身离去,忽想到一事说到:“对了,教主,你有没有见过小姐?小姐一夜没归了,就连雨露和那个和尚也不见了,真有些奇怪。”

    提起公孙雯,公孙常胜觉得此事也是蹊跷,但是自己想不到一个理由来解释此事。要是离去,雯儿定会通风报信与自己的,可是,这都一天了,人不见人,信不见信,因此,心里开始着急起来,决定去雯儿房间看看,有什么线索可寻。

    来到房间,房间里面依旧,再看看床上也是整整齐齐的,就连桌子上的茶具也是摆放有序,没有发现一点值得怀疑的地方。想走,此时因为喝酒喝多了,觉的有些累,想休息一下,顺便坐在了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喝了酒,总是觉得口干舌糙,提起茶壶倒碗茶喝,一手提起茶壶,一手拿起茶碗放在自己面前,茶水慢慢的倒入茶碗时,看到茶碗旁边有些白色的物质让公孙常胜很注意。心问,这是什么?好奇的用手抹了一些白色物质,在鼻子跟前闻了闻,但是,没有闻到什么气味。这种迷药无色无味,就算公孙常胜没有喝酒也不会察觉到什么的。没有闻出什么只好拍拍手出去走了。临走时,把门拉好又从外面插好,以防生人进入。他相信,总有一日会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儿。

    白衣郎君和隐山居士赶了几天的路程,到少林寺算是走了一半的路程了。由于天热的缘故,他们不知不觉就进了一片树林,树林一眼看不到边,想来,定有百米。进的树林,周围看之,也没有什么危险,白衣郎君说到:“前辈,我们歇会吧,走了一段路,都是大太阳当头,现在有了遮阳的树木可以好好休息一时了。”隐山居士看看树林说到:“我也正有此意,那就歇歇吧。”

    坐在一棵早已折了的树木上,看着眼前的颗颗树木,白衣郎君仿佛觉得它们好熟悉,不由的想起在树林里面遇到害人蜂的事,那些事就像昨日发生的历历在目。

    隐山居士说到:“要是每天都是绿树成荫多好,就不会流这么多汗水。”“是呀,世上之事,就是那么的不敬人意,让你无可奈何。”说着话,脑袋里面想着公孙雯那笑的灿烂的笑容向他跑来,嘴里还喊着郎君哥哥我爱你。脑袋里面是这样想着,但是在心里却是十分烦糙。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不由的问自己,雯儿你可好?再坚持一下,待隐山居士的伤势好些,我就去滁州见你。

    忽然间,一个极其古怪的人影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正用一种陌生的眼神打量着他们。白衣郎君见此人衣服破烂,头发蓬乱,年岁约六十左右,黑须脸瘦长。手握一刀,横目怒眼注视着他们。

    见到来人,他两都确定,定是江湖中人。白衣郎君起身忙见礼说到:“前辈好。”

    那人只是看着白衣郎君并没有回答问题,少时说到:“你们去哪?”

    听到来人的问话,白衣郎君和隐山居士相互交换了眼神,示意此人,可能,脑袋有问题。

    白衣郎君回答说道:“前辈,实不相瞒,我们去往少林寺。”

    来人看看白衣郎君,嘴里咕嘟一会像是在想事情。说到:“少林寺啊,我还以为你们去鬼门呢。”

    鬼门?隐山居士和白衣郎君从未听说过的地方或是门派,觉得好奇,白衣郎君问到:“前辈,鬼门是一个地名还是一个门派?”

    “真笨啊,哪有一个地名叫鬼门的,当然是一个门派喽。”来者用指责的口气说着。

    “既然是门派,我行走江湖也有十几年,但是从未闻听过有此门派,还请前辈明示。对了,还没有请教前辈尊姓大名。在下白衣郎君。”白衣郎君毕恭毕敬的态度,让来人无可挑剔。

    隐山居士则在一旁仔细观察来者外相,按江湖传言分析,按他的装扮判断,他应该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的赤鬼。想此说到:“你不必问了,问了,他也不回答你的,我回答你吧。如果猜的不错,他就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的人称赤鬼,付一卓吧。”

    “恩,总算是有人识得老夫。”付一卓看了隐山居士一眼说到:“我若说的不错,你就是隐山居士,黄奕道。对不对?”

    “大师就是好眼力,在下就是黄奕道。”

    付一卓转身对白衣郎君说到:“至于他吗,我是很面生,不过看起来,大致像一个人。”

    “谁?”听到这个消息,白衣郎君意识到,自己与人相像,必是有着渊源,且不说是自己的至亲,也会和自己有些瓜葛。幻想着,付一卓认识家父才好,因此急切想知道是哪位,自己认不认识?

    “看把你急的,就看在你着急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他就是飞客大侠陈仲保。我觉得你们相似度很高,敢问,你,是不是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