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前辈的问话,白衣郎君多么希望,自己是飞客大侠的儿子,但是,世上相像之人众多,就凭这一点是完全说不通的。说到:“不瞒前辈,我不是飞客大侠的儿子,不过,我很希望我是。”

    听后此话,付一卓有些明白了,看来这小子是崇拜飞客大侠,他为何要崇拜飞客大侠不崇拜我,难道,我比人家差吗?想想,知道了,原来,飞客大侠喜欢干净。想此,迅速的转了几圈变了样。他的这个圈转的就是快,就连他两都没有看清楚,转动停止,只见眼前的那个惨兮兮的老头瞬间不见了,而是一个衣着有风度,脸面洁净的人,看起来只有四十左右岁。哇噻,两人不由的惊叹。

    难道,这才是他的庐山真面目?付一卓见他们表情说到:“有那么夸张吗?不就是换了一身行装嘛。”

    白衣郎君说到:“前辈,你换衣服的速度也太快了,我们都没有看清楚,还有你的仪容也是相当的快,让人折服呀。”

    “是呀,不愧为江湖八大高手之一。”隐山居士举着大拇指夸耀着。

    “过奖过奖”付一卓说着话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说:“不知你们去少林寺有何事?”

    既然问起这个问题,白衣郎君觉得,到了少林寺也是询问方丈大师关于隐山居士的病情,不如先问问付一卓大师,看他能不能为隐山居士救治。要是可以医治,少林寺就不用去了,可以直接赶往滁州去见心爱的梦中人公孙雯。说到:“不瞒大师,我们去少林寺,是为了就医。”

    “就医?”付一卓看看他两说到:“看你们气色红润应该没有什么大病,不过,隐山居士看起来虽精神饱满但实则疲惫,要是说的不错,你的某些经脉已被人封死了?致使你经脉阻隔,武功尽失,是不是?”

    听后付一卓的分析,隐山居士白衣郎君不得不佩服。不用号脉,就知病情,厉害,不愧江湖高手。隐山居士说到:“大师说的一点不错,的确如此。”白衣郎君说到:“既然大师晓得情况,还请大师指点一二,解开所封经脉。”

    付一卓说到:“要说解开此经脉,我也只能靠内力将它硬冲开,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可是很严重,轻者经脉混乱,重者走火入魔,所以,成功的机率很低,只有百分之一。因此,我不能冒这个险。你们去的少林寺,方丈定能给你们解了所封经脉。”

    有了解释,去往少林寺的目标更加明确,白衣郎君说到:“大师,要不一起随我们上少林寺如何?”

    付一卓毫不思索说到:“我不去,我这个人游散惯了,我在这还没有玩够呢,要不,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如何?”

    白衣郎君说到:“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在少林寺等着大师了,不见不散奥。”

    “好的,不见不散。”

    江湖中发生的事情,让方丈大师忧心忡忡,据可靠消息,师弟清苦生死未卜,再派出的弟子已经十日有余,但是人信什么消息都没有,有心再派,又怕石沉大海,只好默默的等待。一手挂佛珠,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此刻,有僧报,门外来了两个江湖中人,方丈要不要得见?听是江湖中人,必然有可靠地江湖消息,说到有请。

    随着僧人的引路,白衣郎君和隐山居士来到了大雄宝殿,见到方丈大师都是见礼。白衣郎君自我介绍说到:“本人白衣郎君见过方丈,方丈大师好,白衣郎君特来拜访。”

    方丈大师见是两个精神抖擞的人说到:“不知两位来此为了何事?”

    白衣郎君开门见山的说到:“不瞒方丈大师,来此是为了给他医治。”说着看向了隐山居士。隐山居士说到:“方丈大师,有劳你了。”

    隐山居士将详细情况叙说了一遍后说到:“不知大师是否了解此手法?”

    方丈想想琢磨后说到:“这种残忍的手法,世上只有一个人会,他就是独孤剑。看来,这个家伙的确没有死。如此说来,清苦师弟遭遇不测是真的了。阿弥陀佛。”

    提起清苦大师,白衣郎君觉得有必要将实情告知,说到:“方丈大师,你所说消息不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清苦大师他只是身受重伤,现在正在接受治疗,请方丈大师不要伤悲。”

    听闻师弟无碍,心中的愁事便可放下,说到:“清苦师弟现在在何处?”

    “在滁州的一个秘密地方养伤,至于具体什么地名,我也是一无所知,还请大师见谅。”

    “阿弥陀佛。”说着走到了隐山居士身旁,要他伸出一臂,然后一手的大拇指和二指轻轻的按在手腕动脉处,静静的感觉着脉象的走势。脉象显示着,经脉混乱时急时缓,波浮忽高忽低,气血不通,这是明显的经脉不畅导致。说到:“阴衣穴,阳骨穴都被阻断了,幸好滑俞穴没有被封,否则,你的伤势无法得到恢复。”

    有了方丈大师的解释,隐山居士存在心里那股委屈气终于可以出去了。在白衣郎君面前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也是必须的,一切都是为了给白衣郎君减压而不得不此。现在好了,没有了顾及,便可以不再伪装掩盖事实了。

    脸带微笑说到:“多谢方丈大师。但不知如何救治?还请方丈大师名言。”

    方丈大师想了想说到:“医治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靠药物调理,另一种方式,就是完全借用外界内气打通,不过,这样做会有一定的危害。所以,我建议,有药物调理一段时日,再进行推气,这样,伤势就会彻底见好。”

    方丈大师的简介,说白了就是医治经过,因此,隐山居士再一次谢过方丈大师。

    方丈大师看着隐山居士手里的银铃铛,猜想,此人莫非就是六门约要找的隐山居士?说到:“施主,老衲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失踪多日的隐山居士。”

    隐山居士忙说到:“大师就是厉害,所言不虚,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隐山居士乐庆菲。”

    对于隐山居士现在的特征,方丈大师觉得不解,决定问个缘由。“不知乐施主,现在这样,是如何遭遇毒手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