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了安跃至空中而自己却是不会利用轻功,导致摔落在地。此举,惹得大家哄然大笑。都说,见过笨的,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哈哈哈,,,

    笑哈哈满嘴尘土爬了起来,感觉身体没有大碍,有意识的伸伸腿脚才放心了。

    了会说到:“了安师弟没事吧?”

    “没事,好着呢。”

    “那好,我们继续。”说着挥舞着双手双臂攻了过来。

    见到了会的攻击,笑哈哈再也无法忍让,觉得,应该一招制胜,这样,方丈也不会看出什么端倪。说到:“既如此,我就会会师兄。”

    了会是双手而攻,自己就来一招,取其下,攻其首,让他防不胜防。想此,双手不动,没有什么招式的攻了过去。见了安无所准备,了会高兴了,你这次输定了,看你拿什么防范与我。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了安快接近自己时,突然跪地向自己冲来,这使了会疑惑,他这是干什么?这是什么招式?由于自己原定计划是,利用自己的双虎掌,打败了安,这倒好,这家伙突然跪地前行,这使自己疑惑不解,罢了,不多想,看来也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随着他的招式接招化招就好,总之,打败他为目的。他这样的想法,恰恰中了笑哈哈的取其下,攻其首的战略。见到了会上当,笑哈哈毫不犹豫的,猛然起身,一个双手着地,双脚朝天跃起,双脚正好踢中了会的后脑勺,了会塌然倒地,向后退了十几步远,从地上爬起说到:“你耍诈。太卑鄙了。”了安说到:“只要赢你,就得这样的手段,总之你输了。”了会无奈的行佛礼下去了。

    了安战败了会,心中美滋滋的,因为,这一局关乎着能不能有资格进入武僧的行列。既然赢了,那就说明自己定会有机会,于是,带着喜悦准备下去武场。

    “别走啊,师弟。师兄还没有领教你的武功呢。”话出,一个高高瘦瘦的和尚已经上了武场。笑哈哈见是了元忙行礼说到:“了元师兄,我们就不必比了吧,我一个后山砍柴的,一边砍柴一边琢磨自学的武功有什么好领教的,了元师兄太抬爱了,让师弟受宠若惊了。”“师弟不必过于谦虚,只要是好的武艺,它不在乎以什么方式练就,所以,今日领教,算是我的荣幸了。请。”说着已经就地跃起,在空中形成双腿紧闭而旋转力压笑哈哈而来。

    来势凶猛,必是气势不菲,自己就得全力应对,否则,一切学武梦想将会成为泡影。对于了元之势,笑哈哈没有动半步,而是等待,以静制动。在旁人眼里,看似了安已经对眼前的了元招式所吓懵,所以不知所措。但在笑哈哈心里,早有了对付的招式等待了元往里面钻。笑哈哈料定,了元之势不可能攻击到自己,在接近自己时,他的高度就会下降,因此决定,趁他身体下浮时,来一招横踏秋草,将他从空中一撸到底,让他彻底失败。果然,了元的一切招式和笑哈哈想到的一点不差,因此,笑哈哈执行起自己的计划合乎其理。待了元接近自己时,笑哈哈突然跃起,比了元高出一截,接着,就像踩稻草一样,在了元身体上使劲的踩直至落地。

    了元被踩的不轻,但是,笑哈哈踩的轻,下手不重,这样,了元就不会有受大伤的状态。了元爬起说到:“没想到师弟还是一个武学奇才,真没看出来,佩服。”就在笑哈哈准备还礼时,了元已经挥拳而上,一招直击胸口。对于,拳脚功夫,笑哈哈真的不行,只是靠小人书看来的拳脚,只能说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就算侥幸能应付了元几招,可是,这么多人,每人一招都会把我打败,罢了,怕死的不是笑哈哈。于是,精神焕发,摆出一副必胜的姿态。了元来击,只需胳膊一挡就好无需其它处理,但是,笑哈哈想的太简单了。了元的一拳并没有他所想而来,而是变了方向,直攻双眼,这样,笑哈哈是始料未及真是措手不及,想走开已来不及,身体只好本能的向后弯曲,在弯曲身体时,正好一脚勾在了了元的屁股上,不然,笑哈哈真的倒地算输了。了元见状,双拳极力打下,想将笑哈哈打趴下,笑哈哈也不弱,借劲,勾着他那屁股的劲道,顺势转身,右脚正好劈到了元的左肩,了元失去了支撑,随着,笑哈哈的劲道摔倒了,这样,就将了元彻底的撩翻在地了。

    大家热烈欢呼,都夸了安厉害,可以当选武僧行列。

    方丈大师一直关注着笑哈哈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武功方面。没想到这小沙米还有这手,但是不明白,是什么人在暗中传授他武功,决定一探究竟。至于选取武僧行列,他的资质倒是不错,只是可惜,他的品质有些差,还需慢慢教化方能有望。

    说到:“了安今日虽是胜了三局,但是,由于进的少林寺不到一年,此,今年的资格便罢,待,有了时日,自然就会进入武僧行列。了安,我之意你明白了吗?”

    说实话,笑哈哈哪里听明白了方丈之语,不过,有一点他知道,就是,方丈不同意自己进入武僧行列。这一点,自己非常清楚。但是,就是这一点让他无法想明白。刚要开口为自己争取,又一想,既然方丈这样安排,就会有他的一定的道理存在,不会无缘无故取消自己加入武僧的资格。想此,明白了方丈寓意说到:“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你随我来。”方丈转身对白衣郎君和隐山居士说到:“两位施主稍等,老衲去去就回。”

    白衣郎君观察了方丈一时,从他的面部表情可以分析出,方丈定是不知这个了安会武功,而且他的武功还很厉害。叫此了安,定是为了此事询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