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安随方丈来到一间偏殿,方丈坐到了坐垫之上,接着手播佛珠,双眼紧紧盯着笑哈哈一声不吭。

    笑哈哈看着方丈不言不语,揣摩方丈之意,定是为了今日自己会武功之事而生气。说实话,自己也是不愿意学这些武功,但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不学这些,就会无缘无故被人拿去了性命,无奈之下学之还拜了人家为义父。要是这些让方丈知晓,自己定会被逐出少林寺,所以,无论无何不能招出这些信息。施佛礼见方丈说到:“方丈大师,你唤弟子前来何事?”

    方丈说到:“你难道不知吗?”

    “弟子愚笨,还请方丈大师指点。”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广收四海弟子,但有一条绝不容忍,就是出家人不打诳语。我问你,你做到了吗?”

    方丈之言,笑哈哈似乎察觉到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要是没有个说法,今日难以过关,于是编了一套谎言吞吞吐吐说到:“不瞒方丈,我捡到了一本小册子,上面全是小人物,他们各个挥舞手脚胜是吸引,我觉得好奇就跟着比划,没想到,今日与各位师兄的比较,我才知道这是一门上佳的功夫。请方丈责罚。”说着将小册子从袖口拿了出来给向了方丈。”就是这小册子,请方丈大师过目。“

    方丈阿弥陀佛一声后言语冷淡的说到:“不必了。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方丈早已料到,笑哈哈一定不会实话实说,不过,还是觉得给他一次机会让他自己说出来,但是,笑哈哈之举让自己十分失望。接下来,就的暗中调查此事了。

    方丈的语气,透露着自己的言语他不会相信,要是有一丝信任,就不会有这么冷淡的语言。笑哈哈思索着,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但是事情已经成定局,再是有所描述,澄清,也是无济于事。想此,只好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后山。

    方丈来到武场,挑选武僧的进度已是结束。被挑选的武僧有三十人整,都佛礼拜了方丈后一一退下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更加辛勤的苦练拳脚。

    此次仪式已结束,方丈接下来就是配制药方为隐山居士治疗伤情,即吩咐药膳房配齐二十八味草药。

    笑哈哈来到后山,疑虑着,要不要回去向方丈实话实说,要是返回禀告实情,方丈肯定原谅自己的。可是这样做,就违背了义父所言,这样做,岂不是成了不忠不义之徒。因此,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闭目养息。

    第二日天刚亮,习惯的来到山上砍柴。习惯的拿起绳索照着树顶扔了上去,绳索不偏不倚套在了一个树枝分批处的茬口上紧紧相系。那,扔绳索的劲头特足,因此,绳索挺立笔直,就像一把长枪有劲头直奔树杈处。习惯的拢起斧头狠狠的劈了下去。

    哈哈哈哈,,,,,的笑声,打断了笑哈哈一系列的程序。他停下工作,等待笑声停人出现。听到这特熟悉的声音,笑哈哈知道,是自己的义父来了。义父的到来,应该是欢喜之举来欢迎义父,但自己不知缘由的高兴不起来,只是淡淡的说到:“义父您来了?”说着见礼。

    笑哈哈的问候,青衣来人十分不满意,毕竟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这样的问候,真是显得不够亲切,感觉疏远。说到:“怎么,不高兴?还是饿着肚子,有气无力?”

    笑哈哈摇摇头说到:”义父你多疑了,我只是砍柴有些累了,请义父不要见怪。“

    ”嗯,这也算是个理由吧。对了,我给你的小册子还在不在?“

    ”在。“

    ”里面的武功招式还能搞懂吧?“

    ”能,一看就会。“

    青衣来人有了笑哈哈的回答十分满意,没想到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一个武学奇才。在造小册子的时候,自己多处留了缺陷,没想到这个家伙能把它练就,看来,不可小觑此人,将来定是少见的武学奇才。如果,将他收于自己门下,日后定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是,这家伙是个死心眼,认准的事情就会死磕到底。苗子倒是相当好,只是日后能不能管束与他。想了想这个问题,来人觉得,现在授予他武功,应该是为之过早了。不过,少林寺现在急需这样的奇才,再加自己现在需要人手的地方众多,应该是时候传授武艺了。要是再考虑,恐怕他会真的皈依佛门了,那时,就会失去一个好的苗子。

    说到:”你整天的一味的砍伐树木,到头来,那个和尚还是不让你选进武僧的行列。这样吧,跟我到一个你梦寐以求的地方去,管你武学成就天下无敌,怎么样,愿不愿意去?“

    笑哈哈仔细体味着义父的言语,要是这样做,就会彻底的告别少林寺,不行,我不能这样做,这样做就是忘恩负义,到时会遭万人唾弃的。想此说到:”多谢义父盛意,我现在还是少林寺一员,我不能就这样跟你走,走了,就是不忠不义大奸大恶之徒了,还望义父体谅。“

    青衣来人有了笑哈哈之言,来人已是气怒,但是,他这样,充分的说明,这家伙是一个诚信之人,嗯,喜欢。说到:”那群秃驴有什么好的,一天就是让你砍柴,除了砍柴还是砍柴,要不是我给了你小册子,你能今日风光吗?今日你赢了,还不让你进武僧行列,试问,你在这呆着有何意义?“

    笑哈哈意志坚定说到:”意义大了。只是方丈有其别原因。“

    ”说说“

    ”首先,我孤身一人来此,方丈二话不说,将我收留,这,是不是恩德?至于不让我进武僧行列,方丈也说了,只是让我迟些而已,所以,还请义父多多理解。“

    还不等青衣来人说话,”说得好。“一个熟悉的声音来袭。闻听声音,笑哈哈知道,是方丈来了。心想,完了,这一切想隐瞒,都已成往事,也罢,纸是包不住火的,此事迟早都会知晓的。俗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方丈来到距离青衣来人不到十几步的地方停止了,仔细打探青衣来者后,心里就有了底,难道他是独孤剑?不错,单看身影就能辨知。说到:”我该谁呢,原来是独孤施主。老衲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