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独孤剑要溜,方丈说:“不能让他逃了,再遇这样的机会是很难的,追。”

    看了独孤剑所逃路线,方丈有些不解。前方是悬崖峭壁,逃向那里岂不是自寻死路,难道,老贼不知那里是绝境?不会,老贼没那么傻。想来,此事不会简单。

    他们追了过去,独孤剑拉着笑哈哈到了悬崖处停了下来,对方丈和白衣郎君摆摆手说到:“别了我的朋友们,咱们来日再见。”说着跳下了悬崖。笑哈哈对独孤剑之举十分不解,还来不及问,自己已经被他的义父拉下了悬崖。刚要反抗,独孤剑说到:“死即是生,生即是死。跳下去,还有生还的机会,不跳,就是死路一条。”笑哈哈虽然不是很理解此意,但是,义父也是人,他敢跳,我有什么不敢的,所以,两人相互配合的跳了下去。

    少室山周围本是悬崖峭壁,而在南边更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他们这样跳下去,会不会存在着某些目的?方丈和白衣郎君站在悬崖处疑虑着。由于此处潮湿,所以白雾蒙蒙一眼看不到底。

    白衣郎君说到:“方丈大师,山底你曾探过?”方丈摇摇头说到:“去年探过一次,当时,雾气很浓就没有进去,现在,我们此去也是一无所知。罢了,今日就到此吧,希望他们日后的所作所为有所收敛。阿弥陀佛。”

    笑哈哈半信半疑的跟着独孤剑跳下了山崖,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结果是什么。眼前,雾气正浓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是感觉迅速的往下降。自问,义父要带我去哪?经过一阵,耳边呼呼的风声响后,自己稳稳地站到了地上。眼前依然是雾气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刚要走几步,放松放松自己的胫骨就让独孤剑拉住了说到:“你不要命了,你的脚下只是两三尺宽的平台,前方依然是万丈深渊。”

    对于这种恶劣的地理位置,笑哈哈彻底惊呆了,不由的紧张起来说到:“义父,这是什么地方?听你描述好恐怖。”

    “这有什么稀奇的。”独孤剑自信的说着:“这就是我所说的,你梦寐以求的地方。”

    “就这?”

    “就这。难道你不满意?”

    “这也太夸张了,立足都成问题。”

    “看来,你还是没有真正达到一个即将成为一代武神的好状态。心烦气躁,可是武学好手最为大忌之事。你要牢记,遇事要沉着冷静,方能成事。这次带你来,只是测试一下你的胆量,不过还好,满意度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只不过这态度太令人失望了,希望以后要改。好了,我们就进入你梦寐以求的地方吧。”说着,转身向里面走去。

    走了一步,透着雾气隐约看到一个小的山洞,进了山洞,里面雾蒙蒙一片,就像阴雨天,空气死朦。独孤剑来到一处突起的地方,伸手挪开用石头做的石帽盖子,顿时,里面亮点四起,越燃越亮,紧接着,一盏,两盏,三盏灯都亮了。瞬间,灯光透明,格外耀眼。油灯的燃起,空气自然就变得清澈透明。看着燃起这么多灯,笑哈哈特别高兴,但是有个问题难住了他,就是,这些灯能燃多长时间。

    说到:“义父,这些灯能用多长时间?”

    独孤剑满意的说到:“足可以一年时间。”

    笑哈哈听后,哪有相信的态度说到:“是吗?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其实,这都是为你准备的。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谢谢义父。”

    “哎,别急的谢,还有更重要的事呢。”

    “什么事?”

    “就是拜我为师。”

    “拜你为师?义父,你已经是我义父了,还有必要拜师吗?”

    “有必要。义父这个词,只是代表父子关系,而不代表传授武功,所以,今日你必须拜我为师,不然,我可就离开了,顺便提醒一下,只要我离开,你说什么也离不开此处的。外面的环境你也看了,我可不是吓唬你奥。”

    听得义父之言似乎存在着一种威胁因素,不过细想来,义父也是为了自己学的好的武功而这样做,这种心情能理解。在后山,已经学了义父所授小人书上的武功,在某种程度上,自己已经是义父的徒弟了,再是推脱,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想此,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说到:“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见到笑哈哈肯拜自己为师,独孤剑相当高兴,几乎乐不拢口。说到:“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平生收徒无数,没有见过你的资质这么高的。起来吧,希望以后你能成大器。”

    笑哈哈说到:“师父放心,我定勤学苦练,绝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殷切希望。”

    独孤剑点点头表示满意,说到随我来。转身向山洞深处走去。

    此刻的笑哈哈心情非常高兴,尾随其后,边走边观察山洞内部。山洞越走越小,面前还有一堵墙挡住了去路,看来是尽头了。山洞已是到头,是为了何事?仔细想想也是想不到。再看山洞形状,按其环境构造分析,此山洞应该是人工所建。既然是人工造建,说不定必有其别情况。看师父的举动,前面应该是通的。

    独孤剑将一灯挪位,眼前的一道墙缓缓移开,里面的情况让笑哈哈不敢相信。全是密密麻麻的书籍,让人眼花缭乱。书摆放的整整齐齐,有条不紊,一点乱的感觉都没有,都是放在石头雕刻的台阶上。

    独孤剑见笑哈哈懵了,说到:“别傻了,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笑哈哈哪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是不争的事实。激动的说到:“是吗?呀,太好了,不过,我大字不识一个呀,可惜了这么多书。”独孤剑说到:“没关系,我教你。”

    笑哈哈伸手拿了一本书,见上面写着四个字,断断续续念到:“兵刀飞器。”说着给了独孤剑。独孤剑接过书说到:“这不念刀,念刃,兵刃飞器。所谓飞器,就是天下使用的各种武器,你明白了吗?看来,你的先识字,然后才能搞懂这些书其中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