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师父的教导,笑哈哈就不怕不识字而不能拿起书的困难,于是兴奋的拿起一本。(书=-屋*0小-}说-+网)此书大而厚,看了半天,上面没有一个字,书皮成空白。这种情况,笑哈哈反倒高兴,终于找到一个没字的书了,这样,就不用看字了。打开书后,全书果然没有一个字,全是练功图式。翻了几页,每页都是变幻莫测不一样的姿势,这下,笑哈哈乐了。情不自禁的快速翻阅一遍后,然后从头开始一页一页开始照着比划起来。试一招后,觉的此招为妙为俏特别舒服。

    独孤剑看到笑哈哈的表现,分析这个家伙将来定是一个武痴。

    翻着书,突然想起了,还要在山上砍柴,急问:“师父,我在这,我就不能再砍柴了,要不,师父你想个办法,我一边砍柴一边练功怎么样。”

    独孤剑对笑哈哈的要求十分讨厌,既是已经来此,又拜了我为师,而今还想着此事,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想的。不明白呢还是真不明白?难道,吃的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难不成,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要是这样,我留他干嘛,一掌劈死得了。不过,他的这种举措,细细想想,是不是他还没有走出那段境界?决定一试。说到:“小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着回少林寺?别忘了,你已经从少林寺逃了出来。”

    独孤剑的话提醒了在迷糊中的笑哈哈,是呀,我已经脱离了少林寺,为何还要想着去砍柴,这不是犯贱嘛,瞧我,脑袋里面还想着砍柴。说到:“对不起啊师父,是我还没有忘记,已经成习惯了。“

    ”这样就好。不过,你的这一点倒是让我很欣赏,看来,你是一个诚信之人,算我没走眼。对了,那边放有三本书,一本是记载历史的,一本是记载历代王朝所发生的大事件,另一本则是字的拼音和笔画标识,这本书极其重要,只要你领略它,相信,看这些书就不是难事了。”

    笑哈哈赶紧拿回拼音的那本书要师父指教,因为,只要懂了它,自己就无所不能了。说到:“徒儿还请师父教导。”说着把书给了独孤剑。

    独孤剑当然是十分愿意了,只是没想到这家伙脑袋这么好使,这么聪明,随即就拿到了拼音这本书。独孤剑对这一点由衷的喜欢。接过书,仔仔细细的教导着笑哈哈。笑哈哈就是聪明,只要独孤剑说过的,一一在脑里储存,可以说过目不忘。待笑哈哈完全掌握拼音后,独孤剑说到:“还有一事,我要求你,把这里的每一本书都看完,而且过目不忘记心间,最主要的是,把它们练得精益求精,你明白了吗?“

    笑哈哈信心十足的说到:”明白,师父您就放心吧。“

    独孤剑满意的点点头说到:”这就好。对了,我还有事,过些天我再来看你,到时候可别让我失望奥。“

    ”不会的,绝对让师父满意。“说着话,想起,要是师父走了,自己如何离开这,来时两眼不见路途,想出去是不可能的,毕竟周围都是悬崖峭壁。说到:”师父,你可不能走啊,要是走了,我可出不去。“

    独孤剑笑了几声说到:”不必惊慌,凡事都会一一解决的。俗话说得好,水到渠成,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从早晨起床就没有吃东西,原本想着砍柴练功后再吃,谁知遇到了此事。所以饿了,看看山洞周围,除了书籍就是岩石,别无他物。说到:”师父,我肚子好饿,该吃点什么?“

    独孤剑笑了,而笑哈哈却是不理解师父为何发笑,匆匆理解为,是不是师父对我提出这样的问题想我笨而笑,可是事实就如此,面前就是什么都没有啊,这个问题应该不好笑。说到:”师父,为何发笑啊?“

    独孤剑发笑,是对他的一个肯定。能有这样的一个觉悟,看来不笨,相反聪明。说到:”我笑了,这就证明你是好样的。当然,食物是缺少的,不过,它们会源源不断的送来,就看你有没有办法将它们留住,也可以说,一无所有。“

    笑哈哈越听越糊涂:”师父,我更加迷糊了。“

    笑哈哈这样说,独孤剑觉得是不是自己说的不够清楚。说到:”此处,属于半山腰,正是对成群的鸟儿是一个很好的栖息之地,所以,我说,你的粮食会源源不断的送来,要是不能将它们留住,那就是一无所有,到时,只能等死的份了。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笑哈哈算是明白了,原来,一切都得看本事吃饭。想着这个问题,忽然,脑中又来一个问题,那就是,要是长期不来鸟岂不是活活饿死。刚要开口问,独孤剑已经挥挥手说到:”放心吧,它们会来的。“

    看着远去的师父,笑哈哈想跟随,但是,他的步伐太慢了,只是低头的功夫师父就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到外面平台,依然是白雾蒙蒙,面前依然是看不清前方,只是知道,再走一步就会掉下万丈深渊,接着摔得粉身碎骨。想此,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打了个颤,赶忙转身走进了山洞。

    山洞空荡荡的,让他没了主意,一时间不知所措。想起师父之言,即刻来到书架旁,拿起一本书仔细看了起来。不知看了多长时间,胳膊和手感觉很麻,便走了出去欣赏风景。没想到此时的雾气少了好多,最起码能见到几十米远的地方了。这个时候再看平台,妈呀,这哪是个平台,分明就是一块从山体突出的一块大岩石而已,而且还是倾斜状态,要是脚一滑准是掉落。

    此刻,肚子饿得咕咕叫,就是不见鸟的出现。

    白雾的消减,看外景才知,自己真像一只坐井之蛙。

    面前的景观让他目瞪口呆,山峰重重叠叠,脚下是无穷的深渊。他不敢想像,师父能找到此处,他是怎么做到的。

    边走边想,忽觉自己的腿脚不听使唤,没有了知觉。

    对突如其来的感觉不解,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