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见独孤剑要溜,必须想法将其留住。要想将他留住,必须自己出手将其缠住,不然,休想让他留此,于是果断地的出手了。只见方丈身子斜横,就如一根木棍横飞击向独孤剑。双手合并来一招手形枪,直击而去。独孤剑见此说到:“你来手形枪,那我就来一招形刀手。”说着与方丈对决。

    作此决定,独孤剑想到,速度极快的一招制命,将方丈拿下,这样,再是危险也是值得的。这一招就是险中求胜。但是,他低估了白衣郎君敏捷的反应,只要他接招,方丈便能坚持一会,这样,就给了白衣郎君很好的攻击机会。

    方丈与独孤剑接掌后,双方内力相当,根本不论谁强谁弱。僵持了一会功夫,两人难分彼此,这样,独孤剑觉得事情不妙后要撤手,但是,方丈岂能给他撤走的机会,因此,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原因是,让独孤剑无法脱身。只要有脱身的迹象,自己的内力就会随之而去,毫不费劲的将他击到。

    看着手形枪与形刀手双掌对决,白衣郎君却是着急无力出手,因为,他们在空中旋转不停,速度极快。

    见此不分高低,独孤剑着急了,都怪自己着急了,低估了对方,中了金和尚的计了,早知他的内力如此厉害,就不会与他斗的内力浪费时间。想想在后山,他的内力没有这么强呀,今日,算是轻敌栽到他手里了。一方面应对金和尚,一方面还得顾忌白衣郎君,想来自己危机四伏。不过好的一点,与金和尚对决那时起,自己就想到这一点,利用对决之力在空中旋转开来,这样,他人就不会有出手的机会了。这样做,虽是耗费大量内力,但这是最为安全的一招。

    其实,方丈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决独孤剑,稍有差池,就会被对方打倒。此时,也是硬撑着,要是再坚持下去,必输无疑。但此刻,独孤剑想着如何逃走,要是再坚持下去他觉得也是必输无疑。说到:“哎,我们这样耗着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暂时停手来日再战如何?”听到独孤剑说话的声音洪亮,想必内力还没有到了尽头,看来,独孤剑的内力大大超乎自己的判断。想说不,然,嘴巴张开,却是没有声音发出。到了这样的地步,想说话已经是有气无力不能开口了。有了这样的反应,方丈知道,很难再坚持了,于是收回一手,速度极快的一击,这样,独孤剑明白此意,两人算是和平落地。在落地时,独孤剑随即落地包围圈外。

    白衣郎君急了,喊到:“老贼,别想跑。”说着挥剑跑了过去力劈独孤剑。独孤剑见此情况说到:“年轻人就是火气旺,老夫今日玩够了就不陪你了。”说着,奔向了远方。

    “别走,你还没有陪我玩呢。”声出,一个影子追向独孤剑而去。

    声音好熟悉,想来想去,原来是付一卓。有了付一卓追杀,白衣郎君信心十足紧跟而至,但他的举动被方丈叫至了。白衣郎君停步不明白方丈之意说到:“大好的机会我们可不能放弃呀。”

    方丈有气无力说:“你去了反碍事,相信我。”

    白衣郎君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想想,必有他的理由。只好说道:“没想到,付一卓前辈真的来少林寺了。”

    方丈听是付一卓问到:“白施主,你认识付一卓?”

    方丈虽然说着话,但是气力明显不足,像是缺氧,难不成在刚才的搏斗中已经受伤?说到:“方丈大师,你没事吧。”

    方丈点点头说到:“没大碍,不过,虽是没有伤害到身体,但元气已受损,疗养几日就好。”

    有了方丈的解释,白衣郎君算是安心了。

    方丈说到:“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就在来少林寺的路途中遇到的。”接着将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付施主已是多日不见了,也不知,他的品行改变了没有,还真是有些想他的。但愿他能追至独孤剑,跟他拼出个结果。”

    白衣郎君对独孤剑的武功的确佩服,有了我与方丈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付一卓前辈一人怎是他的对手,这不是自寻死路吗?但是方丈为何要这样说话,明知付一卓不是独孤剑的对手,还要这样说,这不是要付一卓前辈好看嘛。说到:“方丈大师,你觉得付一卓前辈能与独孤剑相抗衡?”方丈很有自信说到:“我与老贼交手几乎百余招,相信,他的内力也是岌岌可危,要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话,和平停手。”

    即是如此,为何要拦我,我去帮忙,独孤剑定会走投无路,可是方丈之意到底是何意?不予理解的说到:“方丈大师,既然独孤剑内力消耗严重,有人再去助战付一卓岂不是如虎添翼。”

    方丈看了白衣郎君一眼解,释说到:“独孤剑虽是内力有损,但是,逃走的功夫他会留足,没有一个人会在危机时刻不挣扎的,因此,逃走的速度比原先应有的速度高处几倍。即是付一卓这样的高手去追,也未必追的到。试问,一个逃跑者能停步还击来者吗?不会,因为,他会料想到你也去追。这下你该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吧。”

    这样的解释,再不明白就是废物一个了,明白的点点头。

    见白衣郎君再无疑虑,方丈说到:“走,我们去藏经阁看看。”

    藏经阁已被独孤剑翻得乱七八糟,待整理好全部经书,查看后没有少得一本经书,此刻方丈心中明白了,独孤剑莫非想要达摩大乘经?达摩大乘经对于修养武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他寻得这本经书意欲何为?想了半天没有解答,只好不去想。

    白衣郎君见方丈发呆说到:“方丈大师,为何发想?”

    方丈细思量后说到:“近些年,藏经阁一直以来都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进得的地方,因为这里有着他们理想中至高无上的武学,殊不知,要想练就这些武艺,要付出多少辛勤的汗水,可是,一不小心就会致死致残不在少数。其实,我佛慈悲,提倡人人武学,要是有私通它们,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白衣郎君依稀明白其中的意思,但是方丈大师还是没有说明白,为什么他们练功就会走火入魔。问到:’敢问方丈大师,要是他们盗得真经,为何不能自练呢,难道,都会走火入魔半途而废?“

    方丈阿弥陀佛一声后说到:”这些经书,都是少林寺一派特有的内功心法所著,所以,得到经书,但没有经过指导,修炼时常,内力不达,致使心脉不通,经脉混乱,导致走火入魔,轻者残废,重者不治身亡。此说,私通者害己害人。“

    白衣郎君算是清清楚楚了,只有点点头,表示明白。

    方丈说到:”此时已是深夜,付一卓也是该回来的时候了。“

    ”依方丈大师之意,付一卓与独孤剑对决,会是如何的结局?“

    ”没有结局。一个使劲的跑。一个拼命的追,能有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