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们见一个陌生人破窗而入,瞬间一转身,外衣迅速的穿在身上了,接着拔剑攻击付一卓。

    跳进房内,原本想着大骂一顿,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懂事的丫头,希望她们就此明白是非恩怨,没想到,她们拔剑攻击自己。看到这一点,付一卓脑中想着将她们救出火坑的思维即刻夭折,说到:“没想到人不大火气不小,就是不知功夫咋样?不过,穿衣解带的功夫倒是数一流,这让本人佩服,有了这样的功夫,想必,你们这些骚娘们在床上的功夫定是厉害,是与不是呀。”

    “呸,姑奶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你管,吃的不多管的多。看招。”说着话,凶巴巴的挥剑而来。

    看着三个不满十六岁的姑娘如此的动作,付一卓非常生气,这些姑娘都是谁家的,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毁在了这个衣冠禽兽的手里。想到她们的遭遇,付一卓一时心软了,看着她们攻击自己,又不忍出手伤她们,但是,这些家伙出招狠毒,极其凶惨,步步锁命,着实不能手下留情了,留着她们就是给社会制造坑爹杀手,无恶不作的种子。想此,果断的出手了。

    她们的剑法怪异,似有非有,有些难搞定,但是,她们的招式虽是厉害,可是速度在付一卓眼里相当慢,因此,不出十招,就被付一卓连击几掌,掌掌打在了三个女子的胸口处,正好击中了心脏部位,于是各个口吐鲜血倒地身亡了。

    男子穿好衣服,见到三个丫头都已丧命,于是大喊大叫来人那,有刺客。但是,他的举动被白衣郎君阻止了。见到男子要大喊,白衣郎君即刻拿起一旁的洗脸架子扔了过去,正好打在男子的肩头,点了他的穴,让他不能动。

    付一卓怒气冲冲的来到男子身边,心直口快的说到:“快说,那群红衣女子是怎么回事?不然,即刻杀了你。”

    男子只是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没有反应的看着付一卓。付一卓急了骂道:“奶奶的,不说是吧,好,我叫你不说。”说着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其实付一卓明白,这家伙被点了穴,只要一个轻轻的动作就可以解了他的穴,但是付一卓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借机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目的是在解穴后要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男子被打的晕头转向,脑袋里面温温响直叫唤。白衣郎君用乌金剑搭在男子的肩头冷冷的说到:“最好密切配合,不然,一定叫你脑袋搬家。”

    知道今日遇到了高人,想逃那是痴心妄想,要是高叫大喊,这是最笨的举措,想想,还是老老实实,只好一五一十的回答问题。只有这样,或许能躲过此劫。

    白衣郎君说到:“那群红衣女子是什么时候来此的?来此何意?另外,她们来自哪里或是什么门派。”

    男子支吾一会说到:“去年十一月,有一个姑娘,也就十八九岁,一身绿衣装扮,长得很是漂亮,说是从逍遥宫而来,想与华盛武馆有意联盟、。当时我不知道逍遥宫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不知底细就没有答应她的要求,谁知,过来一个大汉,将我打的五体投地满地找牙,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答应了她们的要求。原本我是华盛武馆的馆主,而今,只不过是一个整天酒囊饭袋的废物。”

    “你就不想与她们诀别吗?”付一卓生气的问着。

    “想,但是在后来,我派一个我的心腹去外面打听了关于逍遥宫的势力,得知消息后,我的想法彻底的抹灭了,因为,他们的势力太强大了。”

    听到介绍,白衣郎君觉得,这个十八九岁的胡娘绝对是绿凤,要说她美,不错,的确是少见的美女,但是,做的事情令人发怒,真是一个美女蛇。有朝一日,自己亲自会和她算算往日的恩仇。这样听来,逍遥宫的势力分布很广,看来,他们的势力的确不可小觑已经侵透了整个江湖。想到这一层,目前需要做的,就是杜绝逍遥宫继续霸占武林逍遥下去,但是要做到这一步,就需要寻到江湖八大高手才行,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付一卓说到:“如今,事已知晓,我们该撤了。”

    此时的白衣郎君,脑袋里面想的事情很深。想到八大高手,就联想到了华盛武馆。面对男子说到:“还有一事,你必须做到无虚言,否则,你小命不保。”

    男子已经害怕的直哆嗦,哪有谎言说出。说,什么事?

    “就是关于江湖八大高手的事情。给你个提示,我问你,中山寨寨主花向海在哪里?”白衣郎君不客气的问到。“你可别说你不知道,我可是有证据的。实话跟你说吧,隐山居士已经被我救了。”

    “隐山居士,被你救了?”男子很是惊讶。

    “怎么,不相信?”

    “不,,,,不是,意外而已。不错,隐山居士是去年十二月让她们押来的,一直关在水牢里面,直到,一月前,她们说将这个祸害交给一个什么门派,这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再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熟知。”

    说了半天,就是没有提花向海,难道这个家伙真的不知花向海?看他的样子,应该不像是撒谎。“那好,我就选择相信你一次。不过,我要去你们那个,所谓的水牢。”

    听到这个消息,男子犹豫了,支支吾吾的。这个,,,,

    “怎么,不愿意吗?”付一卓说到。

    “愿意愿意,只是路途有些远,黑夜而去恐怕不安全。”

    付一卓说:“去你的,去了你就安全了,不去你就不安全。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我们这就去水牢。”

    ”对了,说了半天话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付一卓问到。

    “我叫陆毅峰。两位请随我来。”

    对于他报上性名,想来,这个家伙只是个嘴上逞英雄的主。因为,想起信上他的口气,于此盛远,真是心口不一。

    有了男子的领路,遇到红衣女子,凭借陆毅峰的打发就显得一路顺风,便轻松的到达了水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