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桌锻炼身体一阵后觉得口渴了,便倒了茶水喝了几口,见白衣郎君还不起床说到:“昨夜练心法是不是又很晚了。”

    不错,每夜都是很晚的,练完一遍就需要一个时辰的功夫。白衣郎君从床上爬了起来说到:“前辈,好兴致呀。”付一桌放下茶碗说到:“那是当然了,天天锻炼身体好。对了,一夜想好了没有,去哪?”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就好,要是刻意去寻,相反,定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反倒是让人心身疲惫。说到:“我们先去滁州,待看望无己老人他们的伤势后,再做打算如何?”

    付一桌撅嘴想了想,说到:“好啊,顺便见见这位你口中的华前辈。”

    准备一番,走出了酒店,然,在酒店门口遇到了温怀玉。

    此刻的温怀玉正在东展西望,不知在找寻什么。

    白衣郎君说到:“好久不见了,温兄。”

    见是白衣郎君,温怀玉高兴说到:“白兄弟,原来是你,你在此为了何事?”

    白衣郎君说:“一言难尽呀,对了,你在找寻什么?”

    “是一个追寻了好几天的目标,在这失去了。”温怀玉显得很失落。

    付一桌说到:“重要吗?我们一起帮你寻。”

    这时,温怀玉才意识到付一桌。

    见他衣服整齐,干净利落,猜想,定是一位武林高手。见礼说到:“在下温怀玉,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付一桌看着温怀玉却是不回答他的问题说到:“我在问你话呢。”

    心想,付一桌前辈真是怪异。白衣郎君说到:“温大哥,你先回答问题,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说着话给了温怀玉一个眼色。

    不错,要不是这个眼色,温怀玉差些不明白。说到:“就是三个无恶不作的三大恶人。我从随州一直追寻至此,由于几个拐弯,这不,他们走没影了。”

    温怀玉的述说,让白衣郎君很是疑惑,这三个恶人有什么样的罪行才能称得上恶人。恶贯满盈?无恶不作?还是凶神恶煞?想此,极感兴趣问到:“他们什么模样,好想了解。”

    想想他们的特征,几乎意识模糊,因为,没有正面真正的打过交道,都是从背影看起外貌,所以,记忆显得依稀模糊,不过有一点最为清楚的,那就是他们三人的头发,分别以黄蓝红象征着。有了这样的特征,白衣郎君可以肯定,他们就是淮西三子。

    说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正愁没地去找这几个家伙呢,这倒好,你就送信给我了。对了,他可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的付一卓前辈。江湖人称金面一刀赤鬼。”

    听到是赤鬼前辈,温怀玉赶忙见礼说到:“原来是赤鬼前辈,失敬失敬,还望前辈见谅。”

    说着话,怎么看都找不出付一桌身上的兵器,不是金面一刀吗?难道,这只是个称呼?不对,既是称呼,就不会浪得虚名。或许,还有其别的原因。

    付一卓显得大人有大量的态度说到:“不知者不怪,”说着仔细打量着温怀玉,似乎明白了,点点头。“你姓温,又像温笑佳,猜的不错,你应该就是他的儿子是不是?”

    “前辈就是厉害,不错,我就是温家堡的少堡主。”

    “奥。你找三恶人有何事啊?看把你紧张的。”

    温怀玉叹口气“不瞒两位说,追寻他们,是为了给惨死的姐姐报仇。”

    “哎,有兴趣。说说经过。”付一卓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缘由。

    “五月前,卢家堡一夜之间被灭了门,全堡三百多人无一幸免,我的姐姐就是卢家堡的少奶奶温慧慧。”

    提起此事,白衣郎君依稀听闻过有此事,但是详细情况还是不了解。说到:“是因为什么事?”

    温怀玉摇摇头说到:“这个我也不知,我也在暗中查访。”

    “那你怎么知道这三个恶人就与卢家堡灭门一案有关联。”付一卓问。

    “听爹爹说过,贺寿那日,寿宴过程中发现了这几个恶人,而且还恶战了一番,最终恶人们跑了。有了这个线索,一直在寻找他们,终于,在随州发现了他们并尾随至今,由于实力的悬殊,我没法动手,因此,只能相随。没想到今日遇到了你们,真是我的福星呀。只是可惜目标不见了。”

    温怀玉很无奈。

    有了这样的证据,分析情况后,白衣郎君可以肯定,卢家堡灭门一案与淮西四子有着直接关系。那么,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难不成又与义泉有关?要想得到答案,就必须找到淮西三子。

    说到:”找寻他们的任务现在又多了我们两人,看来,他们跑不了了。“

    付一卓说到:”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在这废话了,分头行动吧。“

    ”好,我们分三个点,先从远处寻,这样,机率大。“白衣郎君说着向东方跑去。

    一路走着,心里在想,他们来此是为了什么事?要是单一的寻玩,看来他们就会迅速的离开,不会在此停留很长时间的。要是来此有事,那么,就会在此多留些日子。按有事分析,必与此地大势力接触。而在此处势力最大的莫过于华盛武馆,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势力可想了。这样的分析,正不正确,那就的赌一把了。想此,即刻奔向了华盛武馆看个究竟。

    来到武馆门前,守卫依旧,不过进进出出的人显得很慌乱。这点信息告诉白衣郎君,他们内部已经乱了。死了三个红衣女子,有加他们的馆主无故失踪,里面肯定是炸开了锅。但是,外表显得极其冷静,看起来就像没有事一般,真不愧江湖大门派的风格,遇事沉着冷静。看到这一幕,白衣郎君觉得,那几个家伙不是来此的,于是转身离开了。

    走了没几步远,就听守卫说,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听到此话,白衣郎君感觉是不是他们来了,便想看下,说不定是淮西三子真的来此了。看到他们的特征后,确定就是淮西三子。他们的外形就算是化成灰烬,白衣郎君也能将他们一一拼凑到一起,因为太熟悉了。他们来此是何意?难不成,又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