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习惯,你们是如何利用的?看来,你们的确聪明。”白衣郎君夸耀着。“说说经过吧。”

    “由于他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只要有人与他提议教练武艺,他都会接受的。我们就以独孤剑的名义给他写了帖子,在京城一教高低。随后,我们装扮独孤剑的手下,将他邀请至探花楼,让他聆听小曲,小酒喝着,这样,他就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我们迷晕。有了花向海的失踪,相信,中山寨其他人都是些酒囊饭袋不足一提,接下来,夺取中山寨便是一帆风顺。”

    有了介绍,原来,花向海也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看来,自己寻找的江湖高手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已经开始浮出了水面。

    温怀玉骂道:“真是一些丧心病狂的东西,抢东西也不能做出灭门这样的缺德事。”说着几步到了赖齐面前“还我姐姐的命来。”举起剑就要刺去。

    白衣郎君忙出手拦阻说到:“稍安勿躁。”

    “现在事情已经明了,还留他们何用?”温怀玉气的已是眼睛发红,语气僵硬。

    白衣郎君理解温怀玉的心情说到“他们的身份很多,需要一步步了解。所以,心中的怨气暂时搁置一下吧。”转头说到:“身为余角一派的弟子,就应该懂得余角一派的规矩,请问,你们做到了吗?”

    赖齐不明白白衣郎君为何要问这些,余角一派的门规与他何关?心里疑问着,脑中闪出一个问题,这家伙,在于他教练中,能将自己的赤功化解。想到这一层,赖齐相当好奇,是不是他与玛子有关联?不然,他怎么会赤功心法。难不成,玛子收他为徒了?不可能啊,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与玛子有相识的机会,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认识的。可是,赤功心法的的确确他会,这如何解释。想了半天,根本没有一点头绪,只好打算开口问个明白。

    说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能知道余角一派的门规,实话说,我都没有搞清楚其中的道理。虽然拜师学艺与玛子,但是,他什么也不肯教授我们,所以,他不配做我们的师傅。”

    听到赖齐的牢骚,觉得这家伙,满嘴的胡说,谎话连天。说到:“你说玛子没有传授你们武功,那么,赤功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赖齐哼一声生气的说到:“要不是我们多留个心眼,我们怎么会练就赤功。”

    “奥,有意思,说来听听。”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是我们偷来的。后来,还是让他知道了,一心想杀了我们而后快,在我们诚心祈求下他才收手了。想起这一点,我就来气。“

    ”你偷了武功秘籍,得到责罚那是理所应当,玛子没有杀你已经是宅心仁厚菩萨心了。你不但不悔改,而且心生歹念,里外勾结害死了玛子是不是?“白衣郎君按事情的发展趋势分析推理所说,越说越生气,但是为了大局,他不得不忍住心中的那团怒火。

    白衣郎君的话就像一把尖刀直刺心窝,他是怎么知道的?而且说的头头是道。难不成,有人告知他经过了?不会。想了一时,我们哥四个此事做的悄无声息,可以说人不知鬼不觉的,不可能有人知晓的。想到这一点,肯定的告诉自己,不会的。

    白衣郎君说这番话,完全凭借师傅留有的字条所推测,没想到,这样说真的把赖齐镇住了,看来,此事与他们定有关系。说到:”你还是一五一十的招了吧,不要让我说,要是我说了,那么,给你的机会就算过了。你好好想想吧。“

    ”是呀,小子。我可不想再动手了,但是,你要是不与我们合作的话,我指不定不小心会伤到你哪个部位。“付一卓威胁着。”说与不说?“

    王玉看了付一卓的动作,又想想刚才对赖齐的那一幕,他害怕了,意志不坚定的说到:”大哥,事到如今,再是隐瞒也无意义了,还是招了吧,或许,我们还能活命。“

    赖齐想想说出后的后果是什么,这样做的行为,真是欺师灭祖不道德的事情。如今要从自己口里说出,真的是比登天还难。看看王玉,觉得由他说吧。说到:”老二,你来说吧。“

    王玉稍加思绪说到:”我们偷了秘籍,见玛子非常生气,还想杀我们,见到这种情况,我们哥四个商议,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来个借刀杀人斩草除根,于是写了一封书信给了逍遥宫的独孤剑,说,五月二十四日,玛子定会身中剧毒,要他在半路等待截杀。那日,我们四个去给玛子道歉,负荆请罪。见到我们的诚心后,玛子原谅了我们,在玛子高兴之余失去警觉时刻,有我们三引开玛子的注意力,有黄水趁机拿起玛子桌上的茶壶,倒了茶水,顺便,在茶碗里面放了砒霜加鹤顶红,有了这两味毒药,就是大罗神仙也不能将他救活。玛子一直对我们几个心存戒律,不过看到我们真心诚意的决心改过让他放松了警惕,因此,两味毒药就这样喝了下去。不到一刻钟,毒性大发。知道上当了,但是为时已晚。我们见他毒气攻心,一起联手想将他一举拿下,但是,他的轻功的确了得,我们始料未及让他逃走了,幸的,有独孤剑在半路等着,想必,想逃走是难上加难。要是没有独孤剑,玛子定会用功逼出毒药而生存。事发后,余角一派的众多弟子迎击而来,不灭我们誓不罢休,为了生存只能力拼。从早上一直打杀到晚上,终于将他们一举消灭了。“

    王玉的一口气,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清楚楚,目的就是为了捡回一条命,可是,他没有想到,制造了这一幕血腥的场面后,后果那是可想而知的。

    在场的每一个人早已牙齿痒痒,就等他把事情说的个明明白白。

    王玉看着大家的脸色,几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祈求的说到:”你们可是承诺过的,只要详细说出事情的经过,就不会为难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