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见此大家的脸色,开始害怕他们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因此说你们都是武林好手,说出的话,一个唾沫一个钉,可不能不守信诺,有违大侠风格。

    温怀玉说到:”说的真好。对于人,我们肯定是一字一句仁慈到家,但对于,不仁不义,欺师灭祖,大奸大恶,无恶不造的畜生而言,我们丝毫不会讲一点仁义道德的。“

    付一卓说到:”对于你们这些畜生,再来的路上,已经给你们判了死刑,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师傅的事情终于搞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清理门户了,但是,花向海的去向他们还没有交代呢,说到:”你们撸了花向海,他人现在在何处?“

    赖齐知道,再是说的一清二楚,结果都是一样的,不外乎一个死字,因此,紧闭眼睛装作一无所知。等了半天功夫,赖齐都是一个姿势没有任何变化,见此情况,付一卓吆喝一声说到:”问你话呢?装死呀。“赖齐依然无动于衷,付一卓着急了,一掌打在了赖齐的额头上,顿时,七巧流血,直到倒地身亡。”贱婢,我不想动手非要我动手。该死。“转身”你说不说。“

    白衣郎君想阻止付一卓的行动,还来不及开口,一掌就要了赖齐的小命。不过不要紧,有一个活口就够了。说到:”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出吧,不然,死的会很难看。“

    王玉确实是个怕死鬼,在他面前死了两个兄弟,心里的怒气一下就被激发出来了,怕死鬼一下变得不怕死的英雄好汉。语气坚定果断的大声叫到:”不知道,活着,就要为几个兄弟报仇,既然不能为他们报仇血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们连我一起杀了,我也不想活了。“

    ”吆喝,终于像个男子汉了?腰板硬朗了,敢说大话了,但是,我明确地告诉你,我这人软硬不吃的,只吃正义二字,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付一卓脸对脸,鼻对鼻跟王玉说话。

    白衣郎君害怕付一卓在冷不防的情况下将王玉杀死,这样,义泉的消息就无法得知了,刚要话出阻止,只见王玉已经翻起了白眼,似乎已经断气了,想说的话也就没有必要开口了。死了就死了吧,恶人就得恶报。自语说到:”师傅,徒儿终于替你清理门户了,你就安息吧。“

    付一卓拍拍手说到:”总算是解决了他们。“

    温怀玉夸赞说到:”前辈,你刚才使用了什么招式,瞬间,就灭了王玉。“

    ”没什么招式,只是在他肚子上拍了一下而已。谁知道这小子不经拍,一拍即死。不好玩。“

    这一招,内力十足,将王玉的内脏用气分割了。要是一般的恶徒付一卓会考虑留给他们一条活路走的,但是这些家伙都是无恶不作,实属恶贯满盈,真是该杀,此而毫不客气。至于其别的问题,看他们的态度,他们不会再交代什么的,于是出手了,而且很惨烈,不过,这样的死法他们会接受的,因为,没有承受任何的疼痛和折磨。

    白衣郎君想责怪付一卓,行事不考虑一下有些鲁莽,又一想,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自己问什么他们也不会回答的,罢了,未解决的事情还是慢慢解决吧。相信,会有答案的。说到:”我们即可离开,不然,会惹上官司的。“

    秘密出了来福客栈,径直到了酒店。

    温怀玉说到:”事情已经有了目标,我想去中山寨找义泉杀了他为姐姐报仇。两位,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同去?“

    付一卓觉得好玩说到:”远不远?我想去凑凑热闹。“

    此刻,白衣郎君想着,即刻去滁州,见到公孙雯,这样,一直悬着的心就会因此落下。听到温怀玉言语,要到中山寨找义泉报仇,是不可能的。看来,义泉已被六门约的人赶走了的消息他还不知,说到:”你去也不会找到的,因为,他已经不在中山寨了。“

    温怀玉奇怪问此话怎讲?

    “在一个月前,六门约的人前去中山寨,就是为了锄奸,可惜的是,让他跑了,至今下落不明。要不是三个恶人去华盛武馆送信,我们都以为此人已死,如今看来,这个家伙不知又躲到哪里去了。”白衣郎君说着话,心里却是思绪着,此贼不除,必是后患,心问,他在哪?

    得到消息,温怀玉去中山寨的打算就此结束了,原本想着,只要到中山寨就能找到义泉为死去的姐姐报仇血恨,这下可好,此贼一时杳无音讯无处查找。一时陷入了无厘头的僵局,不知何去何从。

    说到:“既然此贼不在中山寨,我去那里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不知两位接下来,要去向哪里?”

    “是啊,我们何去何从?”付一卓急问。

    白衣郎君想到白天他们的对话,想在来福客栈等待送信的人,只要得到信,就有可能从送来信的内容里,可以获悉三恶人所送信的内容,或许还能得知义泉的下落。对,就这样做,义泉就会从信中浮出水面。

    说到:“我们先不用去哪,只是一味的等待就好。”

    “等待?”付一卓有些不明白“你说话总是不说目的,让人思绪半天,费劲吆。”

    “是呀,白兄弟,详细点,我也想听。”

    白衣郎君将自己的想法说后,他们算是明白了,都表示支持。于是,三人细细商议一番,准备乔装打扮,骗的信件。完成这项任务,就得迅速的回到来福客栈,不然,计划会失败。悄悄潜入客栈,将三恶人的尸体掩护好,以防露出马脚。

    由于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因此,三恶人死了的消息,最早,应该在清晨才会被发现。折腾了一阵子,总算是一切都撸顺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一日一日的过去了,就是不见华盛武馆的人来送信。打开窗户,外面的气色不错,太阳红艳艳的,七彩光线射在眼睛上,就像银光一闪一闪,让人看不到外面醉人的景致。低头看着路上人来人往,车肥马拢,就是不见华盛武馆的红衣女子的出现。

    付一卓坐在床上,盘腿打坐,双手合并的说到:“别看了,该来的会来。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的耐力如何了。”

    白衣郎君收回伸出去的脑袋说到:“前辈说的是,急也没用。”说着,也坐在了床上练起了子爵剑法的内功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