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门主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斩杀仇人为父报仇,然而,仇人就在眼前自己确实无能为力不能擒获仇人。虽然他愿意放一条生路给自己,但是,这条路自己万不能走,否则,便是投鼠忌器,狼狈为奸了。因此,接触大家之力与他一搏,虽然这样的做法胜率几乎为零,但为了残叶门死去的兄弟们,只有拼死一战,于是号令大家攻击白衣郎君。还不等大家动手,被一旁的付一卓拦阻了。少门主说到:“事情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还需要怎么样理解。你虽未曾参与屠杀,但今日你是他的同伙,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鸟,罪责相同,所以,今日一起把你也收拾了,省的话多没完没了。”说着不顾一切的冲击而来。

    有了此话,付一卓真的不好再说什么了。要是按当时的那个情景,谁都会这样理解,这样的冲动。要是在他们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情况下与他们理论,那不是对牛弹琴吗?根本听不进去。也罢,不去再理会他们,还是看看白衣郎君这小子如何解决此事。

    白衣郎君对他们的做法十分痛恨又十分同情,所以,在该不该动手制止他们而为难。要是任由他们这样发展,自己的清白何时才能洗清。想了一时,还是先让他们住手,这样,就有机会对话了,只要能对话,万事就能解开。面对攻击而来的众人,白衣郎君选择了将他们一一控制,然后,细细问话,想此,速度极快的冲向众人,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白衣郎君点了穴道一动不动。

    说到:“我要是想杀你们,就在弹指间,根本无需让你们多活到现在。我的话,你们应该明白。”

    少门主言语僵硬到:“要杀就杀,何苦惺惺作态。今日落在你的手里,是我们技不如人我们认了。来吧,给个痛快。”

    “想死?可以,不过在死之前,需回答我几个问题,再死也不迟。”

    “别再浪费时间了,我们不会和杀人魔头合作的。”

    听到此话,白衣郎君意识到,这些人已经认了死理了,自己就是杀人凶手。怎么样才能让他们转变态度与自己配合呢?想了想,终于有了办法。

    “是吗?”

    说着来到少门主跟前,在他的左肩头猛然一点,将肩井穴下方的子欲穴点封。顿时,少门主全身瘙痒起来,痒的相当难受,但是,自己又无法用手抓痒痒,就是这样的折磨他还是强忍着难受就是不求饶。白衣郎君知道,这样的痒证就是铁打的汉子也不能忍过一刻钟。果然,不出半刻钟,少门主就开始说话祈求受不了了。见时机成熟,白衣郎君说到:“你愿意合作了?”“我愿意。”说着话,表情十分痛苦。解了穴,白衣郎君说到:“我要是凶手,你还有说话的机会吗?就凭刚才你那态度,早是掉头鬼一个。我不发怒,只因我看你们都很正直,与恶魔抗争到底硬死不屈的精神所佩服,因此一忍再忍,目的只有一个,就想把事情说个清楚明白,可是你们呢,不论青红皂白的,上来就是拳脚相加,试问,你们这样做,能把事情搞清楚吗?真是一伙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的憨货。”

    此话一出,少门主一伙人觉的言之有理,想想与他周旋的经过,的确,他的态度一直是忍让的。对于一个武林高手做到这一点真是难能可贵,看来此人的素质极高。不过,要是就此改变对他的态度,那么,岂不是与他握手言和了。不行,事情得不到一定透露与他无关的消息,绝对不能相信他的花言巧语。

    付一卓说到:“小子,别再训他们了,有什么话直接问好了。”目光转移来人“我可告诉你们,事情真不是我们干的,这点,你们务必要相信,否则,真如小子所说的那样了。愚笨。”

    少门主想了半天,虽是奇痒难忍,但还是犹豫不决。一人说到,少门主,依我看,是不是我们鲁莽了。奥,此话怎讲?据我刚才的观察,此人面相表情活跃,而那天,那个人表情犹似一张死板面孔,活像僵尸,要是不细加斟酌真的是难以辩白。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和他们谈谈,有这个必要。是吗?

    少门主仔细打量着白衣郎君,不错,的确如此,可是这不能说明什么呀,人在那种场合都是神经紧绷,看起来很像死面板,这不是直接的理由。不过,就如他所说,要是他们真是凶手定不会手下留情了,这一点倒是值得考虑。

    说到:”既然合作,就应该给我们解了穴。“

    此话一出,付一卓哎一声说到:”这就对了嘛,总算有了明智的选择了。“说着话,啾啾啾,速度极快,几乎那群人看不到其身影与手法便解了大家的穴位。

    少门主动动手脚说到:”有什么话你说吧。“

    现在所说的话不外乎就是几个字,那就是相信与不相信了,还能说什么。在刚才,事情的经过已经明朗,但在没有任何证据面前,让他们如何取信自己是无辜者,而且被人栽赃陷害了。要想让事情水落石出,就得找到真凶。那么,真凶何在?他们究竟是何人?要是单一的认为,此事就是逍遥宫的总管绿凤所为,为何这么做?难道,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是如此,倒是简单了,找的真凶,直接去红宵就好。但是,就算找到绿凤与她对峙,也是无凭无据,因为,少了那个白衣郎君。要想事情办得一清二楚就得双双抓获,那时,才有证有据呈现在大家面前,那时,也就水落石出了。想到绿凤,白衣郎君就很生气,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伪装者,无恶不作的女魔头,有朝一日,让你所做的付出一定的代价。

    说到:”我没有太多的问题,只有一句话,那就是,你们确定眼见为实还是选择与我一起找寻真凶?“

    大家对白衣郎君刚才的态度综合到一起加以议论后,少门主说到:”经过我们的商议,暂时选择相信你。不过,我们只需给你十日时间,如果到了十一****还没有证据,那时,我们会相邀武林众多门派一起铲除你,所以,你的问题我们暂不回答。好了,我们的意思就是这样,告辞了。“

    相信与不相信,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也罢,自己终究是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让他们走吧。说了半天,还不知道少门主叫什么名字。说到:”你怎么称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