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人围了过来,白衣郎君三人商议跃到了人圈外围,随即一人一个人将其控制。(书^屋*小}说+网)白衣郎君说到:“你们最好别动,否则,他们血溅当场。”

    关宅主见此情况,不但没有顾及他的门徒的安危,反而大声说到:“我已经损失了那么多人,再多一两个也无所谓。杀吧,我看着呢。”

    关门主此言让他们三始料未及。即刻理解为,他的心肠真黑,真的不管他们的死活,妈呀,是个人物,冷血到家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招是不是激将法?要是如此,可不能中了人家的计。

    白衣郎君想此说到:“既然关宅主不顾他们的安危,我又何苦怜悯他们呢。”说着,举起乌金剑劈了下去。

    见此对方真动手,关宅主有所心疼,因为,白衣郎君所捉之人正是他的亲侄子,有着这层关系关宅主不得不低头。说到:“且慢,我认怂。说吧,什么条件才肯放了他。”

    见关宅主态度转变,白衣郎君觉的目的已达到,是时候问话了。说到:“听说,你们这里闹瘟疫十分恐怖,可是我到此,这里的人们人丁兴旺,着实找不到一点有瘟疫发生过的痕迹,请问关宅主,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问题,关宅主相当敏感,因此脸色大变支支吾吾说到:“那是因为发现一个即刻处理干净,所以,你们就不会见到那种瘟疫的情况了。”

    “既是这样,为什么得瘟疫的人都是一些十五六岁的女孩再就是年轻貌美的少妇,这又如何解释,仔细想想,她们的遭遇就像是有人特意设计安排好的,这不得不让人深思。”

    说这话,是白衣郎君想起在路上遇到那位妇人所告诉的,中了瘟疫的人,几乎都是女孩和貌美如花的少妇。这么说,一方面,是证实这个情况,另一方面,觉的此事很蹊跷,大有内情存在,于是质问关宅主。提起此事,他的面部表情明显有着惊慌的变化,看来,此事非子虚乌有了。这样的分析断定,完全是在关宅主,那一瞬间改变面部表情所确定的。

    关宅主停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显得不知所措。

    对于关宅主六神无主的状态,白衣郎君想即刻将他控制,否则,就会重蹈覆辙刚才那一幕。想此,毫不犹豫的冲向关宅主。

    关宅主见势,瞬间举起手中的拐杖准备启动暗器对付白衣郎君,但是,他的动作有些慢了,刚举起拐杖瞬间就被白衣郎君跃起的一脚将其踢飞了,脚尖落地之时,右手一个猛虎掏心式就把关宅主的脖子捏在了手里。

    众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大被人活捉却是束手无策,各个只好后退自保。

    被捉,这是自己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因此十分害怕。落到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手里,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就这样死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福消受了。不行,不能就这样被了结了生命,真是心有不甘。只要不杀自己,什么样的条件都要答应,否则,老命不保。

    想此说到:“少侠饶命呐,只要不杀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听到这样的话,白衣郎君在心里乐了。说到:“回答我的问题,你就可以活命。”

    关宅主知道,此事事关州官大人,因此显得十分为难。说出实情,事关重大,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不说,面临的也是性命堪忧,想来,都是绝路一条,顿时,陷入困局。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看出他有顾虑,为了让他安心说出实情,安慰说到:“只要你如实说出实情,我会放了你,不管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有了此话作后盾,关宅主选择了据实相告。

    一年前,我们关家宅人困马乏,就像一溏死水没有朝气。一日,来了一个女子,说是要在此处招收千个女子但不公开,问我,是否愿意合作做此事?由于宅内经济匮乏,我只好答应了他们。刚开始失踪一些人不觉得,此事做得久了,人无辜失踪,定然会引起大家的猜疑。为了掩人耳目,不得不暗中与官府勾结,有了得到的好处平分的条件,州官大人不得不答应。就这样,我们散布谣言说,在潞州有了不知什么情况的怪瘟疫,只侵蚀女性,而且还是花季少女为主。由此已来,百姓就不会怀疑什么了。

    听了关宅主的诉说,白衣郎君觉的此人是不是穷疯了,为了这些魅心钱,真是用心良苦不择手段啊。人为钱死鸟为食完一点不假。

    说到:“你这样做,心安理得吗?就没有顾忌后果?有朝一日被发现,这样的罪责,算是恶贯满赢,必死无疑的。”

    关宅主冷哼几声说到:“所以,我才与官府勾结,这样已来,谁能察觉的到。但是,,,,”

    “但是没想到,有我这个多事的家伙坏了你的好事。”

    还不等关宅主话说完,白衣郎君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话,于是抢言替他说了。“我说的对不对?”

    其实,关宅主也是此意,只好点头说是。“现在,我把不该告诉你的事情都告诉了,你该放了我们了吧。”

    在白衣郎君答应他时,没想到此事如此的大伤民风,简直就是伤风败俗,教自己如何放手不管而原谅他呢?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人家了,怎能信口开河出尔反尔。虽然事分轻重,但必定是答应了人家就得信守承诺。

    此事真让白衣郎君为难。

    付一卓看出白衣郎君的心思,觉得还是放了他的好,这样,一来,信守承诺,二来,还有一些事还没有调查清楚,理因放长线钓大鱼。说到:“答应人家的事怎能不算数呢,对吧,小子。”说着给了白衣郎君一个眼色。

    看此眼色,白衣郎君明白,付一卓说出此话的理由,欲擒故纵。虽然此计胜好,但是又得费些时间了。罢了,还是说一不二吧,不要让他们抓住口食,说自己不守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