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了人家,就不能反悔,白衣郎君痛快的说到:“既然你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我就没有理由不放人。你守信义,我自然恪守诚信,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看着远去的关宅主,有一件事情顿感没有说清楚,就是将这些女孩运去哪了?刚要开口将他们唤回,又觉得没有必要,因为,他说的未必是真话,只有尾随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说到:“前辈,你的用意真好,我服了。”

    付一卓满意的撸了一下胡子说到:“对付这样的人就得如此,对于他们的话只能信半。只有跟着他们,事情有望解开的眉目了。”

    温怀玉在一旁听明白了其中的寓意,说到:“既然欲擒故从,那我们还是跟紧点吧,不要让目标丢失了。”

    付一卓摇摇右手嗯一声说到:“不急,跟的紧了,会狗急跳墙,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替我们找那个联络人去,到时,人赃并获岂不妙哉。”

    “前辈之意明白了,那我们暂时休息吧,养足精神捉老鼠。“

    “不错,关家宅就在附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相信,他们现在正急着联系那个买家呢。”付一卓显得很自信的推断着。

    想想付一卓的话,也是,在理,定是深思熟虑过,白衣郎君说到:“细细想来,前辈所构思合情合理,可谓头头是道。这样已来,我们只需稍等片刻,就会等来好消息。在我犹豫放不放关不住之时,前辈的提醒让我如梦方醒,的确,是好主意,想必,前辈,已是在心里早就思量此事了,对吧。”

    付一卓嗯一声“小子就是聪明。”

    “接下来,我们回城内,还是直接去关家宅?”温怀玉问。

    既然由此决定,当然是要回城找家客栈住下,至于关家宅,迟个几个时辰去,应该算是时候得当。虽是在心里有此想法,但是觉得,就是有说不上来的那么一点不对劲,至于是什么,白衣郎君就是想不起,在哪个环节出现了纰漏。

    付一卓说到:“郎君小子,别想了,咱们回吧,待明日,咱们就去探探这个关家宅。”

    有了付一卓言语,白衣郎君的思绪被打断了,也罢,想来,今日关家宅不会有事的,说到:“我们回城内好好休息一下,解解这几日的疲劳。”

    城内人烟稀少,几乎看不到女孩在街上行走。人少,客栈的生意自然是冷冷清清。没走几步,便被在路上候着的小二哥拦住说到:“几位客官,看你们神情必是在找寻客栈,所以,我在此等候几位多时了。里面请。”

    付一卓吆喝一声说到:“小子挺会说话的,好,就冲你这几句,我们今儿就住这了。”

    “好嘞。”小二高高兴兴的邀请三人走了进去。

    要了客房,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大睡了一觉。清晨,公鸡打鸣后,白衣郎君就起床了,有了关家宅安危的思绪,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的大脑,就连在梦中也是思绪万千,因此,鸡打鸣就醒了。温怀玉被吵醒说到:“此时天还不亮起来算是早了,难道你有事?”白衣郎君说我去关家宅一探,你们随后。

    顺着关宅主走的路线,终于找到了关家宅。

    关家宅地势险要,建造在一座山峰上,说是山峰,但此山不高,也就百米之高,并且野草从生,整座山峰显得绿油油一片。绿带中央,夹着一条通往山峰的道路。道路有岩石台阶组成,相当气势。随着台阶便到了关家宅的门口了。门口横立着三个大字,老远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关家宅。两边守卫像是一夜没睡丢魂迷糊的样子,似睡没睡的动作站立不稳就像点头哈腰。

    白衣郎君站在一处地理位置较高的另一个山头遥望,把关家宅的外景打探的知根知底。所以,从何秘密而进关家宅就显得轻而易举。

    此时已是阳光普照,大地披上了外衣似的,植物们争先恐后的接触阳光特有的气息来展现自己的余辉。

    想一想,觉得此刻进去也是徒劳,定是无功而返,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最好的结局就是以静制动,让目标自投罗网。有此打算,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关家宅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希望有所发现。

    顺着白衣郎君留下的记号,温怀玉和付一卓很快就找到了在山头隐蔽的白衣郎君。温怀玉拿出两个煎饼给了白衣郎君说,发现情况了没有?

    白衣郎君也是饿了,接过煎饼就咬了起来,摇摇头示意无果。

    付一卓有些牢骚说到:“看吧,我的判断没错吧,他们现在是惊弓之鸟,不会大风大浪的,唯一可行的,就是找寻与他合作的同伴,商议如何处理此事。”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反复斟酌多时,觉得对方要是知道了秘密已泄,为了避免麻烦上身,会不会一了百了?“前辈,事情这样最好。但我觉得,对方要是让此事永远成为一个迷,那他会如何处理此事?”

    “当然是杀人灭口了。这就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付一卓听到问话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

    “不错,最好最直截了当的处理办法就是如此别无他法。”温怀玉也是支持此说法。

    有了这样的说法,两人的思绪一下清醒了,原来,自己还没有想到这一层,于是不约而同的看向白衣郎君。原来,他一直担心对方会有这一招,因此,天黑就赶来了。不过还好,事情没想的那么遭,关家宅按目前的态势分析,还很安全,因为,关家宅很安静。但是在白衣郎君眼里,这种没有风吹草动的安静,静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太不正常了。

    说到:“外表一切正常,一大早的没有一个人进进出出,这也太静了吧。那么,以此推断,要嘛,他们本身就已经养成了这样的懒惰习惯,另一种分析,就是,他们今天没有人传达命令。”

    有了白衣郎君的仔细判断,付一卓温怀玉恍然大悟,是呀,他们所找的那伙人同样知道他们所发生的事情,于是,连夜杀人。有了这样的想法,都觉很惭愧,真是马大哈一个。

    温怀玉问:“两位,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关家宅一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