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密密麻麻的飞箭攻击而来,温怀玉说把门关闭,白衣郎君则不同意,把门关闭,外面的情况就会迷茫,反而给了他们更好的攻击路数。付一卓说不必理他们瞧我的。说着跃至门口,伸开双臂,速度极快,连环几个圈便把飞来的箭一拥在怀中,然后说到把它还给你们。声出,瞬间扭动双臂将怀中箭扔了过去。足足有百十支箭飞奔而去。见到箭被返回,而且攻击而来,吓得官兵各个胆战心惊,为求自保,转身夺路而逃。但是,转过身后的结果定是无处可逃,因为,面前人满为患,没有可逃生之路,于是乎,前面的一排人就成了后面人的挡箭牌活靶子。

    州府大人的位置不前不后,所幸躲过了致命一击,吓得他魂飞魄散,缩头缩脑不敢出示他的头颅,害怕被对方的暗器所伤,因此只敢埋头于人堆深处,偷窥对面之人。

    他没有想到,对方的敌人如此厉害,百支箭就让他在原地踏步之际,便收与怀中,太厉害了,今日一见,真是大饱眼福。

    要是再坚持下去,定会大败,而且非常惨,说不定全军覆没。

    想此,化干戈为玉帛,求得平安。原本借机除杀他们,来个一石二鸟,一了百了,没想到对对方实力估量不足,以致功亏一篑,险些丢了性命。

    要想达到预期的目的,目前只能卑躬屈膝,达成议合的效果。

    想此,举起一只手,摇一摇,在空中绕个圆圈,那形状就像画鸡蛋。说到:“各位,误会了。”说着慢慢伸出了紧缩的脑袋。

    面前的一些官兵主动走开,让出一条道,方便对话。

    听到此话,付一卓停手了。不是说相信他的话,而是给他一次解释的机会。因为,最终的目的不是杀人为乐而是说明情况自然是好,故住手了。看着唯唯诺诺的州府大人,好歹也是当地父母官,就给他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说到:“终于想清楚了,看来,又是一个不打不招的贱货。有什么话就说吧。”

    直言不讳,气的州官大人在心里直骂,要是躲过此劫,我会让你死的像臭虫一样被碎尸。心里气的咬牙根,但在面部表现的还是摇尾苟合,要是不这样,自己的计划就会瞬间被识破,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微笑说到:“误会误会啊。几位大侠听我慢慢道来。今日一早,我在后花园晨练,闻听衙役捕头有报,有两个关家宅门徒报案,说,关家宅被人夜袭屠宅了,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听到消息,我是赶紧穿衣打戴赶了过来。身为潞州父母官,有了这样的不幸消息,我是万分着急,似乎不敢懈怠,还不等洗漱就来了,结果,是你们在这。看到这样尸横便野的现场,你让我如何分析案情?”稍停微笑“是我考虑不周误会了几位,还请见谅才是。”

    对于州官大人的话,他们三持怀疑态度,尤其是,晨练之举,让他们觉得太假了。怎么可能,一个州官能有这么勤快?真是笑话。要是说有这样的州官,是有,但不是他这号的。因为,一个贪得无厌的财迷州官,能有这份心系百姓的责任感吗?要是按他来时的速度计算,他来的也太快了,根本就是有计谋好的,因此料定,制造这次大屠杀之人应该就是他所为。想着思路,三人不约而同的相互对视。既是有此推断,也不能即刻与他翻脸,因为,还有好多事没有理清楚。

    付一卓说到:“别再惺惺作态了,作为本地的父母官,理应如此,但是有一点我想不清楚,还需州官大人解答。”

    州官大人客客气气的说请讲,一定知而速言言而实则。好。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让我们一个劲的称呼你大人吧。是是,是我疏忽了,请见谅。我叫肖英宇,敢问大侠尊姓大名。听到此话,付一卓顿时生气了,要不是看在他不是武林人士的份上早已经要了他的狗命。说,本人无名无姓,一个人流浪江湖自在习惯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有名有姓的年代一去不复反了。所以,姓名对我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你就称呼我大侠吧,这个名字我喜欢。好好好。肖英宇点头哈腰的应付。

    付一卓觉得这个家伙,笑脸相迎,感觉不自然说到:“你别那个样子好不好,亏你还是一代州官。我问你,昨天关不住是不是去了你那?”

    对于这个问题就是当头一棒,肖英宇不知该不该回答,要是回答了,这些家伙定会推测到,此事与自己脱不了关系,要是据不认账,来个死无对证,看他们该如何?俗话说,无凭无据奈我何。说到:“昨天我在城东巡视,并没有见到此人。”

    看来这家伙挺狡猾,要不然,怎么会被他逮个正着。白衣郎君说到:“既然州官大人业务繁忙,我们便不耽搁你办案了,州官大人,请。”

    肖英宇犹豫一下,这几个家伙肚子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要我前去何意?一时犹豫不决。

    见到肖英宇不肯前来,白衣郎君觉得,必须要他上来。这些人如何被轻易的斩杀,离不开此人的阴谋诡计。要想得知详情,除了他别无他人。他不肯前来,难道,是心虚了不成?不会,一个凶残的家伙是不会有怜悯之心的。那么,他在犹豫啥?是什么让他有所犹豫?想此说到:“州官大人不必多虑,我只是邀请你前来,和我一道分析案情罢了,别无他意。”

    肖英宇再也没有阻止自己上前的理由了,明知前方有火,但自己不能不前,因为,对方的有请有根有据。于是心有揣摩的一步一步稳健的来到尸体旁边,看着血腥四溅,还有各种各样的死态,肖英宇显得很冷静。

    这样的表现,白衣郎君很不满意,难道,一丝怜悯之意都不复存在?那更谈不上悔恨了。充分说明,这家伙冷血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