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情况,就有了目标可寻。既然下面是空心,这下好了,终于找到了入口。但是,怎么样才能进入呢?这个问题难住了白衣郎君。说到:”两位,你们过来看着,这些沙子往下沉呢。“

    有了这个消息,当然是大快人心。付一卓温怀玉好奇的走了过来仔细观察,果然,沙子往下沉,看来,下面是空的,进入无牙山的入口就在此,有希望了。

    付一卓说到:“原来,这些家伙都在地下活动,怪不得没有踪迹可寻。”

    温怀玉想了半天,心中怀疑是不是陷阱说到:”我们的小心有诈。”稍停,语气有了改变“怎么样才能将它掀开?“

    大家冷静的思索一时,白衣郎君说到:”为今之计只有毁了它,别无他法。“

    ”不行,这样就断了前进的道路了。“付一卓拦阻说到”再想其他办法。这样做,我觉得不妥。“

    ”但目前只有这样做了,其他办法根本没得想。“温怀玉思量一时最终觉得白衣郎君的提议可行,只要打通它,眼前的道路才可以现,哪怕是陷阱便会一目了然。

    付一卓仔细斟酌,妥协说到:“好吧,按你们的意思办。”

    白衣郎君毫不犹豫的拔出剑,举起剑,准备劈下。

    迷雾又远而近,但距离还远,因此,他们处理事情就不显得急躁。

    可就在挥剑瞬间,有女子声音喝道:“哪来狂徒,竟敢如此嚣张。”声出,一连串的飞刀攻击而来。

    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转身已是来不及,听飞来之物判断,应该是小刀一类的东西,再听它们的声音混杂但均匀,应该是一连串而来,分析情况后,对着它们飞来的方向,反击而去。原本往下劈变成了向后了一挥手,这样,飞刀正好被乌金剑的剑气劈中,瞬间断为几截掉落在地。

    这样厉害的高手,女子一惊。在她发现他们,从幻境迷雾施展轻功而来,又杀出自己的绝门武器,就想将对方一招毙命,没想到让对方轻而易举的防备了。落地后说到:“厉害,小女子佩服。但不知几位前来是为了何事?还要损坏圣地。”

    白衣郎君转过身,见是一个身穿红衣,面目清秀,而且手持利剑,一看便知,他们都是逍遥宫的人。说到:“既然你这样问,那我就不和你打哑迷,直话直说了。一年前,是不是你去关家宅,要他们合作一起将附近的黄花少女拐卖到此?”

    女子听之这个问题,明白了,原来,他们是为了此事而来,难道,潞州出事了?对,一定是这样,要不然,他们怎么会知此事。就算此事败露,他们也不可能找到这里呀,自己做事是多么的小心谨慎,不可能遗漏蛛丝马迹给别人的,那他们是怎么找到这的?真是奇怪,看来,这些家伙绝非寻常。要是装作不知,再是隐瞒下去,也不会有什么逆转消息的可能,索性,实话实说看他们又如何,反正,他们离不开这的,就凭他们三人本事再大,也不可能逃走,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还问这么无聊的问题不是显得多余嘛,不错,我们就把她们运到这了,那又如何?”

    对这家伙的嚣张劲,白衣郎君觉得应该给她点颜色让她瞧瞧,这样,她就不会再牛逼了。说到:“能做到敢作敢当,也算女中豪杰,但是这样做,多少家庭陷入悲痛,又有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这些后果你想过没有?难道在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时,你心就不曾有一丝怜悯?”

    女子冷冷的笑几声说到:“我为天下忧而忧,谁人为我想而想?身为江湖人,杀戮为本,利益在先,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你可别告诉我说你例外。”

    对于她的遑论,白衣郎君已经是忍无可忍,但是,没有得知那些女孩的下落之时,万万不能将她斩杀,否则,那些女孩就很危险。说到:“只要你说出那些女孩在哪里,今天,我姑且饶你一命。”

    “说得轻巧。要是求得饶我一命,起先就不去做了,要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谁求谁,还不一定。“声音立刻变得严厉起来”都出来吧。”

    迷雾接近又飘走,瞬间,三四百个红衣女子顺势而现,各个手持利剑。仔细瞧去,清秀可嘉,原本很是娴熟,善良,但是现在,她们面目狰狞,好似要把白衣郎君他们活吞了。

    面对这么多的红衣女子,白衣郎君三人即刻傻了,要是按他们现在的状态分析,这个无牙山就是逍遥宫的秘密培训基地。既是有三四百之众,想来,在某个地方定是有着还没有被洗脑的姑娘,还在等着我们去营救。想到这一点,白衣郎君想尽快结束战斗,目的是避免打草惊蛇。于是举起乌金剑准备大开杀戒。忽然间,一个问题出现在脑海中,那就是这些姑娘都是无辜的。想到这一点,大开杀戒不行的,要是这样血腥,岂不和她一样了,照样的杀人不眨眼。怎么办?不由的看向了付一卓。

    付一卓见白衣郎君举剑又止,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说到:“擒贼先擒王,先来这一招,不行再决断。”

    有了提示,也是。挥剑立刻劈下,要是被劈中,女子就会一分为二,当场毙命。

    女子见到对方挥剑,离自己还是挺远的距离,要是他出招,也得往自己面前赶来,这样,就得需要秒秒钟时间,因此,自己就有时间对付他,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只见对方举起剑,没见对方劈下,而一股紫气先行而来,自己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待她明白过来,紫气已经从天门磕劈而下,瞬间,感觉头颅在出血,这是怎么回事?还在想这个问题,脑袋已经是晕晕乎乎失去了知觉,接着,分为两半的身体塌然倒地。

    挥剑只需一秒钟的前几个数字,说明速度如幻,所以,对方是无法看清楚的,致使误判丢了性命。

    红衣女子们见此情况,各个惊恐万分,可是她们没有怯战,而是勇敢的举剑劈向白衣郎君而来,看她们架势,不给女子报仇逝不罢手。

    面对一拥而上的无辜红衣女子,白衣郎君真是无良策应对,她们再是对自己蛮横无理,肆意屠杀,自己也不能对她们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