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啥啥,好兄弟?我没有听错吧。既然是好兄弟,还能干出这事?太夸张了吧。这种无情无义,薄情寡义的东西也叫兄弟?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付一卓很是生气“你要是下不了手我替你来。”说着就要动手。

    对于付一卓的心情,白衣郎君怎能不解,但是,事情未得到答案,怎么能一了百了。“前辈稍安勿躁,切莫动手,还有事情没有答案。”

    付一卓思绪后说到:“好吧。”

    假的白衣郎君对白衣郎君的到来感到惊讶,自己没有想到他们会找到这里来,难道,外面的部署机关被他们破了?不会,要是经过机关区域不死也残,看到他们完好无损,只能说明他们更本没有进入那篇区域,那么,他们是怎么到这的?难道有人引路?不会,这里的人绝对服从条例,不会泄密。如今只有一个解释,他们太聪明了。

    说到:“没想到你们能到这,厉害。”

    白衣郎君不废话,开门见山:“说,为何要这样做?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对于好朋友之说,对方也是纳闷,在接到命令时,可没有说这一点,既然对方这么说,那就是肯定了,不妨照的他的意思气气他。说到:“朋友算个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所做的,可以说天经地义。所以,在金钱面前我选择了利益,明白了吧,笨蛋。”

    没想到这个家伙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伤人呀,难怪常言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本想着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说出实情,不料此人内心原本就是很污垢,罢了,不去了解了,还是从这女魔头身上下手。

    “绿凤,我与你俗无怨仇,为何这样做?居心何在?”

    绿凤冷哼一声说到:“这问题问的好,多次坏我好事,我岂能作罢。”

    见到凶恶的绿凤,那丑陋的嘴脸立现,和往日判若两人。原本资质属美人级别,与人为善,和颜悦色,处处略显温柔大方。而面前,却是一个极其凶悍,怒目圆睁的冷面杀手。疑问,是什么原因让她变化的不可理喻且凶残成性。难道,她也被洗脑了?不会,她是训练师怎会。既然不是这个理由,看来,生性本如此。

    说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江湖自古佳话,何谈我坏了你的好事。你若做行善积德之事,岂会遭到众人反抗?你所做之事,都是些人见人恶,就像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勾当,试问,乱杀无辜,谁见此事会袖手旁观?”

    绿凤听的大怒,她不愿再听下去,于是快速的拔剑准备决一死战。

    白衣郎君怎会让她如意,要是让她拔出乌金剑,那后果不想而知。为了让她住手,一个箭步,在绿凤眼睛里一闪,只见白衣郎君来前,但不见的行速,因此,还不知觉就被白衣郎君来到身边左侧点了穴。

    白衣郎君的行动,在绿凤一边的冒牌货白衣郎君见在眼里,果断的出手为绿凤解围,但他的反应快速度却是慢,还不等出手,白衣郎君已经控制了绿凤。

    绿凤没想到就这样不知不觉成了别人的手中羔羊,想挣扎但无能为力,泄气说到:“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要杀就杀,来个痛快。”

    绿凤的性格原来就是这么急躁?记得在山洞与她话论,在红宵与她比武,处处显得善意永存,与人大方。今日一见,果然,狐狸尾巴终于露出了,原来,那些印象都是特意伪装的。说到“想死很简单,只是你的双手沾满了无数人的鲜血,死法自然不会这么直接的。我会先剁了你的双手双臂,然后再剁了你的双脚双腿,只剩你的身体后,然后再脱了你的衣服,把你的头颅取下,看着你的鲜血在空中冒,这样的死法我觉得最适合你了。你看,这样的惩罚满意不?”

    绿凤听着死法已经是毛骨悚然,多么的残忍。想祈求但,,,,,哆嗦道:“你想怎么样?”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白衣郎君在心里偷笑,“我不想怎么样,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你就不会有这么惨的下场。”

    冒牌货见绿凤立场坍塌,急道“你可记得宫主训言?”

    绿凤盯着冒牌货点点头表示知道,但是在心里,想到那种死法太是恐怖,身体一直在打哆嗦。宫主训言,就是不得泄漏半点消息,当前形式,已现两难,说了也死不说也死,说与不说都得死。说到:“你别想在我嘴里得到任何信息,你死了这条心吧。”说着,咬舌自尽。

    白衣郎君早就有所防御,逍遥宫训导出来的各个都是死士,对自己所提出的问题不抱太大希望,所以,回不回答也就不在很想知道了,但有一点,非得知道,就是真正的目的所在。就这样让他死了,自己永远不会得知他们真正的目的,因此控制了绿凤说到:“想死没那么简单,我要在你身上一刀一刀的把你的肉慢慢割下,然后腌着吃。”说着,取下背后的乌金剑向绿凤的眼睛刺去。

    说这番话,不是白衣郎君想要的手段,不过,对付这样凶残嗜血的家伙就的出此下册来达到最终的目的。

    冒牌货见白衣郎君真要动手,叫到住手,有什么问题说吧。

    这样的效果真的凑效,看他神情,这个家伙是对绿凤有意思,既然有这层关系,那事情就好办的多了。于是住手吆喝一声说到:“怜香惜玉呀?嗯,好。看在你们是情侣的份上,我就给你们一次机会。说,为何假冒我行凶作恶?”

    “我们所做的一切,原本很顺利,自从你插手以后,事情就变得错综复杂。本来六门约的门派在一个月之内,就会在江湖上默默消失,你倒好非挡在前方阻止我们进行,为了报的此仇此恨,首先要把你搞得身败名裂,所以,我们不得不出此下册。实话告诉你吧,除了残叶门,关家宅以外,还有好多门派都已经相继灭门了,试问,你顾得过来吗?不行吧?哈哈哈,,,,宫主无所不能。”

    听到这样的消息,付一卓早已忍不住心中怒火,顿时,脸色变,手如刀,急速的划向了冒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