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的话让他们放松警惕,但是人家毕竟是训教请来的,定是辅助,自然是武学好手,所以理应尊重,各个不敢多说一句话。(书^屋*小}说+网)

    白衣郎君说到:”里面是什么人?“

    ”是外面运来的,现在足有一百人了。“

    ”干什么用?“

    ”训练死士。“

    有了解答算是明白了,不错,和自己的初步预料完全吻合。想着,来到被关女孩屋子的门口看看那些女孩,但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说到:”她们都在此吗?“

    ”是的,里面可大了足以容纳二百多人。“

    这样的解说很是给人劲道,一个不落的就可全部带走。要是从此门走出还不得好长时间,因为门很窄只有一尺半不到二尺的样子。说到:”还有其他出口吗?要是有,出口在哪?“

    那些人对这个问题很是敏感,既是能进的来,为何不知出去的路呢?再说,此处的规定只能进不能出,难道他们不知?深想,或许是因为请来的,所以特殊吧,但这不是理由呀,疑惑问,训教没有说这里的规矩?

    没想到此处规矩颇多,真是麻烦。听到他们的问话,白衣郎君意识到,自己的问话让他们察觉到了什么,看来,再没必要佯装下去,说到:”没想到这里的规矩很多。“

    ”你是什么人?“那些人各个警觉了起来,挥起刀和剑准备迎战。

    既然这样的姿态,说明他们的责任心还是很强的,但是,对自己来说,他们再是警觉也是无用。意识到他们虎视眈眈迟早要动手,于是先下手为强吧,省的一个不小心跑了。瞬间,噼里啪啦一阵子,将十几个守卫打的东倒西歪,各个啊吆声喤。对着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家伙说到:”把钥匙拿来。“

    那人再不敢抗拒,动动手臂示意在胸前藏着。取出钥匙,说到:”温兄弟,拿把火把。“趁着光亮,将门打开,里面一片害怕的气氛。白衣郎君说到:”姑娘们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此话已出,安静了许多,但是她们都不会相信的。因为,他们穿的衣服都和守卫一样。看着怀疑的目光,温怀玉想想说到:”我们是你们父母委托来的,所以大家不要怕,相信我们才是。“

    大家依然痴呆状态,过了许久,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衣服被撕扯的大洞小洞的,脸色郁闷,看来心情不好,语气低哑说到:”我相信你们。“说着向白衣郎君靠了过来。

    白衣郎君不知温怀玉为何这样说,难道,只是让她们相信自己?看他的意图也只是其意,这就是善意的谎言吧。

    有了这一举动,大家都在观望,看她是不是让这些男人带走。要是带走,毫无疑问又是幌子,接着又是无止境的欺侮。

    对女孩的举动,白衣郎君表示高兴,女孩依然向前走着,没有丝毫停步的意思,这使白衣郎君疑惑,没有目标她这是去哪?拦阻说到:”姑娘,你还不能独自离开,待会我们大家一起走可好?“

    此话已出姑娘迅速的止步了,掉头换了一张脸。原本死气沉沉,现在满面春风。高声说到:”大家可以选择相信,我们一起走。“

    顿时哭声全无,迎来的是欢声笑语。

    白衣郎君说到:”大家听我说,我们尽可能的不要出声,要有秩序的走出这个人间地狱。“

    大家都很听话,一个接一个,挨次出门。出门后,那些女孩们各个狠狠的踩了那几个守卫,百人过后守卫们都已经气绝身亡了。

    再是秘密行动,她们的动静还是比较大,因此,被发现了,从别的道口跑来三十几个守卫迎面而来,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对于他们的反应,白衣郎君真的纳闷。这些家伙都在哪里藏着,麻烦。自己挥剑力劈密道,那么大的动静他们都是与世隔绝般,闻耳不闻,如此小的举动则是听的清清楚楚。这是什么原因?要想得知原因,还的抓个舌头问问。想此说到:”你们来的真快。“

    一人说到:”擅闯者死。“挥着大刀劈了过来。来人的招式过于简单,但是他们的招式极其厉害,要是前个一两年,自己定不是他的对手,如今,有了玛子的功夫,在江湖上算是一流的武学者了。因此,对方的刀法再是厉害也不是自己的对手,总觉他们的动作太慢了。三十几个人就这样被自己轻而易举的拿下了。抓起一个瘦脸猴问到:”你们这里与前面好像是隔音的,我说的对不对?“

    那人只是伤了胳膊,回答问题还是很利索。”是的,前一节有个拐弯处,拐来拐去目的就是隔音,然后再直走,就算前方有声音,到我们这里,声音也就很小了,甚至没有声音传来。“说着话,似乎明白了,原来,他们是从后门处进来的,可是那里,机关重重,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照他们的样子分析,看来,他们轻功极高因此没有触碰到机关。

    听后解释,原来是这样,白衣郎君得意的松开手说到:”还的麻烦你再睡一会。“说着一个嘴巴打了过去,那人就昏昏欲睡了。走了几个拐角终于来到了进入密道口,也就是出口处。

    密道口依然是五颜六色的环境,进来的时候,他们三从上往下跳进来的,没有走台阶。如今人这么多必须得走台阶,否则,一个一个将她们手抓手运上去,不知到了何年何月,所以,最简便的办法就是让她们走台阶,相信,不出半刻钟全部都会安然无恙的离开了。台阶不是三十度的斜坡而是八十五度的立坡,虽是有些斜度,但走起来比较麻烦极不方便。

    看到这一点,白衣郎君想将它们的半截腰间取断,这样,大家走起来就会没有不便。想此,取下乌金剑横着劈了下去,希望借助乌金剑之力,将那高出的台阶夷为平地。只见一道紫气横划而出,多余的平台瞬间消失,就像被迁移了似的,落到了台阶下方,这样,正好填起了好高一截,霎间,原本三十几道台阶变得只剩五六道,走起来就如平地一般。

    大家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往外走,突然间,一阵飞镖暗器突然出现,深深的刺入了那些姑娘的身体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