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玲玉听到温笑佳,便知是温家堡的少堡主。说到:“家父可好?”

    温怀玉说好。

    华玲玉走了几步说到:“前些日子,闻听贵堡出了些状况,不知是何人所为?”

    温怀玉想想华玲玉的话,想来应该指的是过寿那事。说到:“那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此事现已查清,凶手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谢谢前辈记挂。”

    华玲玉恩了一声“这样就好,对了,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白衣郎君说到:“是从无牙山而来。对了前辈,大师们的病情可好?”

    华玲玉微笑说到:“他们的病情都很稳定,需要些时日便会恢复。”

    听到这样的消息,无疑是个好消息,真是大快人心。说到:“当日,我见大师们的病情越发严重,我便打算去寻毒圣,没曾想,已去不复返了,真是惭愧。”

    提起毒圣,华玲玉笑笑说到:“毒圣行踪不定,要想找到她,定是不易,其实,你来那天我正好去请毒圣了。”

    闻听原委,白衣郎君明白了,看来,自己的估计完全是正确的,果然,毒圣出手了。即是有请,那么,可以理解为华前辈本身就知毒圣的居住地。说到:“前辈,你对毒圣的情况很清楚嘛,看来,你们定是有联系。”

    华玲玉明白白衣郎君的意思,想从自己的口中得知毒圣的消息,但是毒圣有所交代,让自己守口如瓶“我也是偶尔相遇。”

    白衣郎君虽然不知华前辈这样做的意图,但在心里很清楚,不需要自己得知的问题,就不能强行。左右看看,似乎少了点什么,仔细找找,但不见公孙雯的面,话题转移说到:“前辈,公孙雯一伙人呢?”

    “瞧我,都忘了告诉你了。公孙雯姑娘已经回长圣教了,她要我转告你,你要是来此,就去长圣教找她。”

    得知公孙雯无事,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遭。其实,在看到大家安然无恙,悠然自在的那一刻,自己心里就有一种自我安慰的心境,但没有见到公孙雯心里始终不放心,这下好了,她与鹿慧同往路上应该相互照应,肯定不会发生意外的。不过,为什么自己老是感觉到雯儿出事了,难道,是自己多想了?罢了,为了心里得到安心,自己必须去一趟长圣教。

    来到无己老人身前,看看病情,显得很稳定。又看了清苦大师和子云子,他们的病情都是很稳定,这让白衣郎君很欣慰。起身说到:“华前辈,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华玲玉微笑说到:“照顾他们我感到自豪,不辛苦。”

    白衣郎君对华前辈的谦虚感到亲切说到:“前辈,大师们病情稳定,这离不开你的悉心照顾,前辈就不要谦虚了。”

    华玲玉依然微笑说到:“我一个人定是辛苦,不过有了欢乐七身,我轻松多了。要说功劳,离不开他们。”

    看着欢乐七身他们那满意的笑容,白衣郎君双手合抱见礼说到:“多谢你们这几日的照顾,你们辛苦了。”

    颜果卿微笑说到:“这是应该的,白公子不必客气。对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不知白公子有没有注意到。”

    白衣郎君对他的话显得不明白,觉得无头无脑的问题从何而知,说到:“此话从何而起?”

    “白公子还记不记得在山洞古墓里,我们找到的那本经书,和黄色的东西?”

    白衣郎君仔细想想说道:“记得,怎么,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颜果卿言语慎重的说到:“这些日子,我反复琢磨,那个黄色东西可能是一张藏宝图。”

    藏宝图?白衣郎君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要真是一张藏宝图,那老贼可就更厉害了。原本就想着霸占武林,再加上这些宝藏,老贼还不把朝廷反了。想到这一点,白衣郎君觉得事态的严峻性,但很快又不那么犹豫了,因为,老贼未必得知,那个东西就是藏宝图。何况,这只是一个猜测,那东西未必就是藏宝图。既是真的藏宝图,如今东西在老贼手里又能怎的。想来想去,觉得老贼未必晓得此事,否则,他的手下早已动手了。想到这一点放心了。说到:“此事不会那么巧的。放心吧。”

    颜果卿点点头“或许是我多想了。”

    既然大师们安然无恙,自己也是离开的时候了,在心里,一直对公孙雯担心,而今又没有见到本人,所以,心情更加急躁,说到:“几位大师病情稳固,只需修养,所以,今后还需几位配合华前辈照顾了。”

    听话意,白公子又要离去,他们不知是为了什么,刚来就走。颜果卿说到:“这么匆忙?屁股还没有坐热呢,什么事呀。”

    白衣郎君只好将自己的心情向大家诉说后说到:”这些日子,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是关于公孙雯安危之事,所以,一日见不到她人,我就心急如焚,还需各位谅解。“

    华玲玉说到:”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白公子,别担心,我相信,公孙姑娘没事的。你去去也好,见到她人,心中就会得到安抚了。“

    颜果卿笑笑说到:”你们小年轻的情呀爱呀的我是不懂,不过也好,见见心上人也就放心了,我支持你。“

    白衣郎君见大家都很赞同自己的做法,看来,去长圣教之行是正确的,因此,告别大家踏上了赶往长圣教的路途。临走之时,华前辈从衣袖里面拿出几颗药丸说,这是毒圣要我给你准备的,她说人在江湖行走,难免遭遇危机,此药丸功效活血化瘀,能解百毒,即是不能解去毒味也会起到缓解作用。说着给了白衣郎君。白衣郎君接过药丸谢过前辈上路了。

    公孙常胜还是一个劲的喝闷酒,派出去的人一连数日杳无音讯,算算日子该是回来的时候了,但是左等右等就是没有一点好消息来报。就连自己心爱的雯儿也是没有一丝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往日他们去哪,都会有所提示,而今,却是石沉大海再不见踪迹。也许,她是找到了那位白衣郎君跟他私奔了吧,要不然,她不会没一点消息的。罢了,不再想,一个大活人能出什么事,迟早她会回来的。

    再想想怎么处理眼前这个义泉,心中却是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