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想想怎么处理眼前这个义泉,他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要是不除,日后,自己定会栽在他的手里。(书^屋*小}说+网)可现在,自己武功低微,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可以说无能为力。

    没想到这个家伙短短数日,就练成了绿魔大法,难怪,六门约的人也拿他没办法。想想在密室的那一瞬间,要是不认输老命不保。

    既然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即是来软的,怎么样才能顺利进行,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构思又重要的安排。想来想去,应该给他一个蜜枣吃吃,对,就这样办。

    “来人,去请义泉过来。”

    公孙雯正与义泉练绿魔大法,原本义泉是不让公孙雯练的,但料定了她不会练成功的,所以,让她练。

    自从练起绿魔大法后,她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时而微妙的一阵绿色上脸,时而消失,但自己从不知觉。这些情况,义泉看在心里,但不会说什么,因为,如此质变,公孙雯清楚这一点。

    就在他们练功之时,瘦黄和三灵前来有请,说是教主有事。

    听到声音,停止了练功。公孙雯准备去开门让义泉拦阻说到:“娘子,我去。”

    义泉阻止公孙雯,不是心疼而是怕事情败露。其实,自己也不怕露馅,只是觉得露面的时候还不是最佳,此制止。

    敲门的声音和以往不同。看来是公孙常胜派来的人了,但不知是因为何事来此。走出里屋来到外屋门口,启动机关打开门见是瘦黄和三灵问什么事?

    瘦黄说到:“参见义寨主,我们教主有请。”

    “不知是为了何事?”

    “这个,教主倒是没有交代,我想事情便是重要,您去了便知。”

    义泉没有多想,觉得自己现在是长圣教的大佬,就公孙常胜那个废物把我能咋的,说到:“稍等,我去拿件东西。”说着将门紧紧的合上了。

    来到里屋,公孙雯问什么事?义泉说是一点小事,还的出去处理一下。既然是小事,何苦亲自走一趟,想来必定重要。说到:“夫君,有什么事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毕竟我们是同床共枕的夫妻呀,说出来,娘子也好为你分担。”

    听的公孙雯的话语,义泉心里暖烘烘的,没想到她真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女人,外表看起来不可一世,其实在心里,女人味十足,嗯,越发喜欢。

    安慰的语气说到:“真的不是什么事,娘子无需担忧,待我去去,很快就回来了。乖,等着我。”

    公孙雯再没有说什么,只好默默在心里祈祷自己的夫君平平安安。

    走出这个密室就意味着仇家在门口等着,要是不慎真让他们盯上,此时安静的局面就会瞬间坍塌。

    想到这一点,公孙雯不由得在心里焦急起来,不说什么但心里着急说到,夫君,一切小心。义泉微笑说,放心,娘子。

    公孙常胜正在大堂等候义泉的到来,三灵说义泉到。听到声音,公孙常胜原本在堂椅上坐着立刻起身走下了大堂相迎。见到义泉,眉开眼笑,更是低声下气说到:“这些日子不见,义寨主可好?”

    义泉见公孙常胜面部表情显得客气,说明必是有要事。有应付的语气说到:“托公孙教主洪福,本人一切都好。”

    “这就好。”

    “不知公孙教主将我唤来是为何事?”

    公孙常胜笑笑说到:“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觉得,你老在密室呆着,时间久了会生病的,所以,我考虑着,应该给你安排一间房间让你住,这样,我们以后见面就方便多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先谢谢公孙教主了。不过,无缘无故对我这么好,我可有些不习惯呀,俗话说,无功不受禄吗?”

    一个魔头还能说出此话,真是虚情假意。他之言,像是在推脱,深深理解又不是在推脱,而是相当需要这样,说到:“要是说无功不受禄,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只是不知义寨主可否愿意?”

    义泉奥一声说到:“什么好主意?公孙教主不妨名言。”

    公孙常胜犹豫了一时说到:“目前,武林动荡,江湖混乱,而我长圣教就缺你这样的武学好手,要是义寨主愿意,可在我教屈尊做个总管可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住在我长圣教了,你看如何?”

    义泉思绪一时,他无法摸透公孙常胜的手牌,不管他是什么用意,总归,他是无法危害到我的,要是不答应,他的话意是让自己离开,干脆索性答应他,看他有什么花招。说到:“既然公孙教主这么看得起本人,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义泉的答应,公孙常胜觉得,算是计划的第一步很顺利。高兴的说到:“你这算是答应了,太好了。来人,大摆筵席,为义总管庆祝。”

    酒席很快摆好了,公孙常胜举起酒杯说到:“庆贺义泉总管,来,咱们干。”

    连干三杯后,想到公孙雯还在房间等着自己,要是一起住到宽阔明亮的房间那该多好。要是这样想,就必须将事情说清楚,要不然,怎么能让公孙雯住到自己的房间。可是这么一来,公孙常胜定会将事情说个清清楚楚,到时,公孙雯定是怀疑自己,那时,该怎么办?可是,总不能这样永远的让公孙雯住在密室,那样,她定会疯的。事情久了,就会败露,总之,纸是包不住火的。自己的绿魔大法功,能使人的大脑细胞存储的记忆统统抹去,要想忆起往事除非重生,可谓魔法非常强,为了万无一失,自己用了多一倍的功力灌输她的神经,就算公孙常胜再是归认女儿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她的大脑全是自己一个人的影子,有什么问题,必定先是问自己。得到肯定,说到:“公孙教主有所不知呀,我在密室还有一个重要的人,她就是****雯儿,要是公孙教主愿意,我愿和我的娘子一起搬出密室。”

    听是义泉的娘子,公孙常胜有些意外,什么时候他又多了一个娘子,也罢,既是让他住上面,理应就得夫妻同住。说到:”当然愿意了,哪有夫妻分割而居的。“

    义泉谢谢公孙常胜,举起酒杯连敬了三杯说到:”既然公孙教主同意,那好,我去把娘子请过来一起饮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