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义泉所谓娇妻名唤雯儿,公孙常胜倍感此名亲切,由此想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公孙雯。

    见义泉亲自去接自己的娘子觉得不妥说到:“义总管不必自己去,我让三灵去请你的娇妻就好。”

    义泉摇摇手说到:“多谢公孙教主美意,****还是我自己去好一些,别人去了,雯儿不会相信的。”说罢转身走了。

    义泉越是说雯儿,其意图是提醒公孙常胜,她就是你的女儿。

    义泉进的密室说到:“好消息啊,雯儿,”

    “雯儿?”公孙雯对这名字很奇怪“是在唤我吗?夫君。“

    义泉微笑的说到:”当然了。娘子,你的名字就叫马丽雯。“

    ”以前你怎么没有提说过,这让我好难接受,不过,此名听起来顺耳,嗯,喜欢。“

    ”喜欢就好,慢慢就习惯了。以前呢,我和你的称呼都是以娘子夫君相称,今日忽然唤你名字,不但是你诧异,我也有些不习惯嘞。“

    公孙雯点点头明白了说到:”什么好消息啊,看你乐的。“

    义泉在来的路上想了好多条理由,终于有一条理由让他觉得万无一失。此理由就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教,长圣教,公孙教主邀请我做他们的总管,你说这个消息是不是好消息?

    这个消息的确是好,自己终于不再窝在这个小小的密室里,可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子。点点头嗯了一声说到:“不错,果然是个好消息,大快人心啊。”

    有了公孙雯之言,义泉感觉到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不错,自己也是在此呆着无可奈何了。但是不知,公孙常胜遇到公孙雯会是怎么样的态度来对公孙雯,不管怎么说,现在已是生米煮成熟饭,铁打的事实不可逆转,想必,公孙常胜再是不认可他也无可奈何。有了这层关系,想来,自己在长圣教就会理所应当的立足于此。换一种思维,他不会反对,相反还会仰仗自己,因为,自己的武功可以说,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境界了,因此,他会利用自己来完成他的野心。想此,自己的那份担心即刻消失,换来的是洋洋自得。说到:“既然娘子认为是好事,那我们启程吧。”

    还未曾起步,美娘疾步的跑了进来说到:“你们真的要住到上面?”

    义泉对美娘的突如其来感到厌烦说到:“进门怎么不敲门,太没有规矩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回答问题。”美娘好像很生气。

    要是平时,义泉会毫不犹豫的给她一计耳光,但是现在却不能这样对她,相反还得依靠她得到更多的消息,她就是自己在长圣教的耳目,此忍耐。说到:“是呀,总不能在这呆一辈子吧。”

    “你做好了准备吗?”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三岁孩子,不懂事一般。”

    “那好,最好把事情理清楚。”说着转身走了。

    对美娘的话语,义泉其实心里都明白,本想跟她好好解释一番,但有公孙雯在面前,只有简单的几句话把她打发了。或许这一刻她是不明白,时间长了她会想通的。“我们走,不必理她。”

    公孙雯对美娘的举动很迷惑,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感觉到她在阻止与夫君的行动。她是谁呀,在这指手画脚的,怎么从未见过此人,看她的样子,跟夫君很熟。质疑说到:“她是谁?你们在说什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听不懂哎。”

    义泉说到:“她是当初救我们的好心人,听到我要为长圣教做事她很担心,所以就来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是自己多想了。“即是这样,我们应该多听听旁人的意见才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嘛,谦虚点,不要没有好的语气对人家,你这样,就是粉碎的,那个叫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这句话不知是责怪自己还是骂自己,义泉心里有分析,但是,她是自己取得长圣教唯一的利用品,有了她,得到长圣教便不费吹灰之力,再没有得到长圣教之前切不可对她粗声喝气。说到:“不去议她了,我们走,公孙教主摆了酒席还在等我们呢。”

    来到酒席旁边,大家对公孙雯的到来都很惊讶,难道,她就是义泉口中所说的娇妻雯儿?

    雯儿,雯儿。公孙常胜念叨着,不由的起身前去。要不是义泉搀扶,公孙常胜定是疾步上前,目前,只是稳稳的走了前去看着公孙雯。但公孙雯的眼神根本不在他的身上,而是一个劲的听义泉给她一一介绍。这样的情况,公孙常胜大失所望,难道,有了夫君就可以忘了我这个当爹的吗?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通。无奈,换了个思维,也许,她不是我的宝贝女儿。

    公孙常胜还在思绪,就听公孙雯见礼说到:“公孙教主万福。”

    听到声音,此声音如此熟悉,可是她怎么就不认识自己呢,这是怎么回事?她失忆了?不会,短短数日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义泉见公孙常胜死死盯着公孙雯,想到,他定是想认自己的女儿,无论无何要让他死了这条心,但是,又不能让他认为这不是他的女儿,要让他有牵肠挂肚的意识最好。此打断公孙常胜的思绪说到:“公孙教主定是思女心切,正好呢,****又和令爱长相十分相似,因此让公孙教主多想了。我代娇妻介绍一下吧,娘子马丽雯,今年十七岁,还请公孙教主日后多多照顾。”

    公孙常胜听完义泉的介绍半信半疑,但是,面前这个女孩见了自己冷若冰霜,毫无一点父子情感,或许,她不是自己的雯儿,而是马丽雯。但年岁体态都与雯儿吻合呀,罢了,慢慢来。

    说到:“那是当然了,来,我们做下接着聊。”说着各自坐到了座位上。

    言行举止,各个方面,怎么看怎么都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可是,唯一不同的就是丝毫不认识自己,这使公孙常胜万分难过。

    看着公孙常胜的表情,义泉觉得自己的计谋算是完成的很成功,在心底暗自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