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公孙雯这样的回答,义泉高兴了。原本公孙雯就不知道什么,要她如何回答。要是说依稀有印象倒是麻烦,看来老实永远会吃亏。而今她只是说记不起,这样的回答,说实话是自己非常想要的结果,有了这样的回答,自己就可以随意编个理由,当然,越狠越有效果。编个什么样的理由才是最为恰当,义泉细细琢磨。想一会说到:“一日,我在扬州散步,悠然自得的享受风景独特的优美,听得前方熙熙攘攘,看去,一群人足有二十来个,围堵在一起,形成一个圈。嘈杂的声音显得他们欢乐,仔细聆听还有一姑娘的哭泣声,这样的场景一想便知,定是谁家姑娘遭遇了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调戏。想到这样的局面我愤然前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来到眼前,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动手动脚调戏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要是我来迟一步,那姑娘就被他们当街扒光了衣服。我见不的这样凌恶人,几招便把那些淫贼打的稀里哗啦,没想到那个家伙不经打,一个不小心死了。当时这两个家伙就在场,念他们年轻,给他一次从新做人的机会,没想到他们恩将仇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着看了公孙雯看她有什么反应,要是不出自己的预料,公孙雯定会很生气,因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都会在心里存在正义,对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定是波然大怒,果然,公孙雯的反应是,恨不得立刻杀了他们以免祸害乡邻。

    既然给了改过自新的机会,就是希望迷途知返,回头是岸,却不想冥顽不灵是非不分,像这样的顽劣之徒,让他们活在世上,就等于自己制造了一些武林败类,既是如此的结果,不如今日就将武林隐患除之,也好给江湖门派有个说法。

    想此说到:“夫君的所作所为妻极为赞同,也感欣慰。既是他们不知好歹,留有他们恐日后祸乱江湖,于此,我的建议是,应该果断出手,制止武林败类重生,因此,夫君,我支持你。”

    义泉的猜想的确百分百,这就说明,他已经把公孙雯的秉性了解的一丁点都不剩,真是知己知彼百发百中。

    “好,我一切听娘子的。”说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白衣郎君面前“小子,给你机会,是你不识好歹怪不得谁,所以别说我残忍。”声落,一掌照直心脏打了下去。

    要是被打中,白衣郎君立刻身亡。本能的意识想反抗,已是无能为力,只有眼看着被义泉猎杀。就是在临死关头,白衣郎君还是想着,公孙雯为何不认识自己,这个问题让他死不瞑目,唯有做到的一点,就是眼睛大睁,看着被恶棍一招毙命。虽是死了,但是死的其所。只是遗憾没能将这恶魔处死,这就是技不如人的结果,怨不得谁。想到这一点,他闭上了眼睛,因为,眼睛里面已经积满了血泪,无法再让他继续。

    在一旁的温怀玉,虽是中了毒,但不至于立刻要命,还是能爬动身体的,看着义泉举起手就要打下,喊到:“不要,要杀就先杀我,此事与他无关。”

    温怀玉的话,显然提醒了义泉,此人的话,必定要说出一些实情,所以坚决不能让他多嘴,否则,公孙雯会听到一些琐事此联想,由此可见,公孙雯为了弄清事实会阻止自己,这样一来,这两个家伙就会逃过一劫,想此后果没有理会温怀玉,一掌打了下去。

    温怀玉忍着疼痛大喊不要,可是自己无能为力改变事实,只能看着白兄弟被摧残致死。

    就在他们绝望之时,千钧一发,一股强有力的掌力打向了义泉,义泉耳闻有神秘人进入,而且连发了几掌打向自己。此刻正是完成对白衣郎君攻击的瞬间,不想半途而废,不收回掌力,自己定是一命呜呼,于是收掌接着几个向后翻才躲过了攻击。

    公孙雯赶忙扶住义泉说到:“夫君没事吧。”

    义泉说到没事,刚要开口说话问是谁,还不等开口,来人迅速的将白衣郎君和温怀玉一手一个提起,飞檐走壁不见了踪影。

    来人全身黑衣装扮,就连头也是黑布缠绕。趁义泉防范之时,就在秒间完成了救助任务。

    见白衣郎君被人救走,公孙常胜才走出了大厅。其实他一直在屋内观察情况,因为他觉得,他太不适合出现在现场,只好坐山观虎斗,西风大随西风。好在白衣郎君无事,心里就不用再盘算什么了。

    义泉见公孙常胜脸色显得若无其事,说明他也不希望白衣郎君有事,看来,他们定是谈了什么,想来不是什么好事。说到:“公孙教主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呀,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老了,就是这个样子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们来此了?”

    义泉笑笑说到:“身为总管,哪有不知的道理。好了,我累了,我先回去了。告辞。”

    原本将他们秘密送走,还是让这个魔头遇到了,左思右想觉得不会这么巧合,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了,那么,这个报信之人又是谁?有朝一日,要让自己发现这个卖主求荣的家伙,定将他碎尸万段。

    公孙雯和义泉来到自己的房间,两人坐到了桌子旁边。公孙雯给义泉倒了茶水递给义泉说到:“夫君,别想了,被人救走也罢,有了今日的教训,我想他们日后定会有所顾忌,所以再不会轻举妄动了。来,喝口茶,融融喉咙。”

    义泉脑袋里面在想,黑衣人如此厉害,为何不直接与自己对决,难道,他是专门来救他们的?想着问题,接过茶水,一口气就把茶水喝了个精光,顺势,将茶碗狠狠的按在桌面上说“有朝一日,定会找到你,以报今日屈恶之仇。”

    见到义泉如此的发狠,这点,公孙雯极不喜欢,但语气任然不泼辣,温柔说到:“有什么好生气的,只要他们不来找事,我们就是平平安安。夫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义泉再是发怒,他也不会即刻对公孙雯发脾气,他知道,有了公孙雯这张王牌,就不怕公孙常胜不服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