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言语虽是对自己的武艺不满意,但从某一个角度想,父亲这是关心自己。是呀,总觉得自己多么的不可一世,其实,那是没有遇到强敌而已。今日,要不是父亲突然将至,自己定是刀下之鬼了。

    说到:“爹爹,不必担心,孩儿命大福大造化大,区区义泉小儿来日定是他的死期。对了,爹爹您是路过还是就来此?”

    温笑佳没有回答此问题说到:“找到安身之处再说此事。”

    温怀玉只好哑口无言的奥一声,等待即刻就有落脚点,以待父亲的回答。

    他们二人在温笑佳的极佳轻功带领下,很快来到了一处平整地,看地形,好像是一处制高点,因为周围都显凹地之形。再看身后,长圣教已是不见踪影,看来,距长圣教数里了。月光明亮,眼前依然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但在他们左边依稀有柴火点燃。或许是距离的原因,那些火光显得极其渺小。温怀玉兴奋的说到:“爹爹,看,那里有灯火。”

    “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温笑佳不是讨厌温怀玉,而是觉得他做事欠考虑,致使险遭危险,因此,语气比较硬气。也许,这就是作为长辈对子女的呵护关心的另一套模式吧。

    白衣郎君在模糊的内心中思量着。

    温怀玉自然是明白父亲的心思,看来爹爹是真的生气了。说到:“爹爹,不要生气嘛,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做法,不过为人处世自然是相同的,这一点,请父亲务必相信。”

    温笑佳看看温怀玉,觉得这小子在江湖上流浪久了,学会了油腔滑调这一招,不过这招对我没用,看在他实诚的份上今日就原谅他一次。说到:“以后行事要多思考,不可鲁莽,冲动是魔鬼呀,小子。”

    “记住了,爹爹。对了,我们现在该向何方?”

    “当然是灯火阑珊处了。”

    火光之处不到万米,一会儿功夫就到了现场外围。

    光火是一堆篝火发出的,篝火庞大,足有一米见方,并且有四堆。一堆火的外围围着三十几个人语气紧张的高谈阔论。听语气,应该是为了什么事。

    起火不是为了取暖,而是为了照亮和驱赶蚊虫,还有凶恶的狼群以及虎豹。

    大概估算,定是百余人,再看他们的服色各不一样,说明不是一起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聚到了一起。

    “嗨,钠霍帮的,你们找到那个天杀的没有?”一个脸瘦的家伙,手拿一块小石子狠狠的扔进了火堆,“按我说,我们别再漫无目的耗费时间了,这都找了十余天了,不见一丝踪迹,真他妈晦气。”稍停又说“你们谁知,天杀的是何门派?”

    他的话无人应答,就像他一个人自言自语。见没人应答说到:“钠霍帮的,我问你们话呢?都哑巴了。”

    此时站起一人四方脸中等个,对脸瘦的说话极为不满说到:“长拳帮,张宇奥,你说谁哑巴了,这都找了好些天了没有一点蛛丝马迹,你让我们怎么回答你。好好说话,啊。”

    他们在找谁,又是为了什么事?白衣郎君虽是迷糊,但在脑袋里闪出一个话题,是不是他们的头又被杀了。要是这样,联想到,这些家伙百分百在找自己。有了冒牌货的言语,白衣郎君时时刻刻在心里,就是担心这一日的到来,果不其然,该来的还是来了。想立刻走到他们面前把事情澄清,但是,没有证据证明怎么开口,空口无凭,谁会相信。再说自己站都站不稳,还能解释什么。

    张宇奥无奈只好停嘴不说。

    一旁的一个高个子他没有蹲倒,离火堆也很远,有三十几步。单手提着一杆长枪正在练习,互停说到:“要是让我遇到姓白的,定将他碎尸万段,为死去的门主报仇。”说着,长枪嗖的飞向温笑佳。

    其实,他一直都在注视着温笑佳一伙,但是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因为,看他们姿势像是有人受伤了,故进一步观察,没想到他们站着不动,看来,来此也是偶遇。发出一招,就是试探一下,他们武艺如何。

    长枪飞来,不是瞬间就到面前,而是比一流的高手出招要慢得多。按枪来的力道分析,对方的武功应该不怎么样,要按他的推测结果丈量这一群人,看来他们都是在习武阶段。

    再按话语分析,他们要找的这个人定是与他们有着血海深仇。构成深仇大恨的条件,想来,一定是他们门派中的重要人物被杀害了。钠霍帮?又是什么帮派,自己从未听过。

    枪疾驶而来,不容自己再想下去,一只手快速的在面前绕了一周后,内力起,那杆枪原本飞来,立刻停止在空中,并且掉转了矛头刺向对方。

    说实话,高个还没有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枪怎么不往前了,而且回头刺向了自己,吓得他都懵了不知所措,还没有来得及防备,枪已经扎在了自己面前的脚下土里,不由的一身冷汗直冒。哆嗦说你们是什么人?

    为了弄清楚他们聚此的缘由,温笑佳只好走近了这伙人群。当然,离他们是有一定的距离。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听话音,你们再找寻什么人?”

    高个没有说话,张宇奥呵呵两声起身说到:“有意思。”他看了温笑佳一眼,对他的武功自然惊讶,生性桀骜不驯,但在温笑佳面前显得低微。“既然你想知道,不妨就告诉你。他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白衣郎君。”

    听是白衣郎君,温笑佳心中咯噔一下,疑惑,这是怎么回事,此话怎讲?自己一路来此怎么没有听说过关于白衣郎君的一些事,难不成,他在寻找义父过程中杀害了这些人的头?不由得目光看向温怀玉。

    听到这样的消息,温怀玉已是不再奇怪,明显,又是栽赃嫁祸。

    说到:“白衣郎君这个魔头又把你们怎么了?”

    脸瘦说到:“我们本是四帮门的,我是长拳帮帮主张宇奥。这个畜生,夜袭门主,在我们发现时,可惜门主已经遇害了,得知偷袭露馅,特胁迫门主夫人,由此逃脱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