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能实现对大家的承诺了,每天两更,十二月份爆发了,就成职业作家了。但是一路行之神转今日像是更不了了,明日补上吧,还请大大们多多支持,希望使劲儿的踩,踩不死不算踩。

    四帮门的百余众呼声高起且杀气腾腾,见到这样的局面,温笑佳显得极为冷静。

    “各位,我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为门主报仇是你们应尽的义务,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稍安勿躁。你们想想,一个被人伤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夜袭成功了,这不觉得疑点重重吗?你们门主的功夫就那么差吗?要是你们觉得你们门主是一个不堪一击的主,那么,今日言语算我没说。”

    有了此言,算是一种分析,大家开始窃窃私语,讨论对与否。

    但是他们永远想不到,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萨月说到:“有了温堡主提醒我们方才焕然醒悟,真是受益匪浅毛塞顿开。不错,当时案发现场,只有张宇奥帮主在场,此情此景唯有他知。行凶现场的确是留有凶手证据,我们也对此事细细商议后作出判断的。结论有两点,一是嫁祸与人,借我们手杀了白衣郎君。二是真真切切,为了达到目的只能如此。在没有证实我们的判断得到答案时,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寻找白衣郎君寻求答案。没想到,白衣郎君与真凶的面容没有差别,难怪,张帮主一直认为他就是真凶,这点,可以理解。说实话,我们也希望,决断有误,可是,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呀。要是刚才有不妥之处,还请温堡主不予计较。”

    有了萨月这番话,相信大家心中的怒火该是降一降了,不再是圆目怒睁,争锋相对。只有除了张宇奥在那死咬着不放之外,看来,今日不杀白衣郎君他是誓不罢休。

    温笑佳此刻对这个张宇奥开始有所研究了。

    难道真如他所说,自己亲眼目睹了一切,才这样执迷不悟,还是有其他目的?温笑佳一时捉摸不透,要想有发现,就得进一步了解。

    “既然大家都是迷雾团团,我们何不再回到现场一探究竟呢。”

    这样的提议,四帮门的人愣住了,他们不知温堡主这样的要求是何用意。要是直接的理解,应该是勘察现场。这样的要求分明说明他不相信我们所说的,另外,门主夫人已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踏入门主遭遇不幸的地方半步。

    要是前去,那不是强人所难嘛。

    根良阻拦到“这主意坚决行不通,门主夫人有命令,不准任何人踏入现场半步。听温堡主之意是在质疑了?”

    温笑佳没有想到这一点,这个消息令人绝望又是振奋。

    绝望是指不能到四帮门探的蛛丝马迹,也就断了任何的线索。振奋是指,门主夫人从某种程度上分析,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看来,查实此事找出真相,或许就的从此人身上下手。

    不过也说不上,她这样做,纯碎的是为了纪念呢?想此,温笑佳犹豫了。想一时,觉得事有漏洞,决定,四帮门非去不可。

    说到:“我不是不相信你们,而是此事到现在,从大体上看顺理成章,要是把它拆开看,我觉得疑点重重漏洞百出,因此,提议重返现场。这不是心血来潮一时的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作出的决定。要是大家一致认为我的提议有助于破解疑点找到真相,那么,请举起你们支持的手,我们来个表决。”

    温笑佳的话音未落,张宇奥已经是强烈反对。“我坚决不赞同,你这分明就是转移话题。凶手就在眼前,你却推三阻四替他推卸责任,你这是何意?难不成,你也有份。”

    温笑佳看了张宇奥一眼,真是一条疯狗乱咬人。见他脸色蜡青,又这样的反对自己的做法,想必定是有文章可寻,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

    ”出此下册是不得已之举,还请张帮主给予帮助。其实真相大白,对大家没有什么坏处呀,我不知道张帮主为何这样百般阻挠?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

    张宇奥干着急,哑口无言。看了大家一眼,想让大家一起阻止温笑佳这样行事。

    但是,大家的判断议论几乎和温笑佳的看法相同,所以没有人跟他志同道合,气的没脾气。只是做了一些手指在空中乱点乱画的动作后,谁也不去理他。见没人理自己,看来,他们已经默认了温笑佳的提议。

    “既然大家都是此意,那我还坚持什么。”

    情况的改变,让白衣郎君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得赶往四帮门,把事情解说的清清楚楚,不然,他们永远都会蒙在鼓里。不知是非恩怨,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温怀玉说到:“白兄弟,听到没有,过些日子,我们就得去趟四帮门,洗清你的冤屈。”

    白衣郎君点点头,气力不足的说到:“我也期待这一天。”

    温笑佳对白衣郎君的伤势不再担心,见他身体虽是虚弱,心里还是挺欣赏他的,要是没有扎实的基本功,这一劫很难闯过。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小子尽快康复,好去四帮门调查一番。

    眼前,已是正午时分,烈焰当头,白衣郎君躺在地上却是很舒服,一点发热的意向都没有。而其他人已是汗流浃背,难以忍受这样毒辣的阳光照射。

    萨月擦把汗说到:“我们找家客栈吧,这日子不适合在空旷原野处呆着,要人命呢。”说着拉起自己的袍子往头上遮去乘凉。

    大家都是受不了了,但是他们也是无奈,因为,白衣郎君还在此处悠闲地睡着。只要白衣郎君不离开,他们就不会撤走,这是他们现在唯一性的目标。

    见大家满头大汗,温笑佳说到:“白公子,你能不能走路?”

    白衣郎君动动身体,翻了个身。原本面朝参天,现在成了侧卧半卷。本是伤势较重,但是在自己的心里就是微乎其微的小伤而已。说到:“温堡主,你就放心吧,我能走。”说着准备坐起,但是,毫无力气,无力而为。

    温怀玉忙搭把手:“瞧你,别逞能了,自己的伤势自己还不清楚。”

    有了帮手,这才如愿站了起来。

    昨日身体还是软绵绵的,今日感觉已是不一样。腿脚有劲,胳膊有力,看来,恢复原来的面貌也只是时日关系了。但是现在,面临四帮门的问题,自己可不能就这样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