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尽快查清四帮门的事情,白衣郎君只有忍痛说自己并无大碍,自己能坚持。

    温笑佳心里很清楚,但自己或许明白白衣郎君的心情,就没有多说什么,只好让温怀玉好好照顾。走路虽然不是顺畅,但是还行,起码一步一步往前行。

    从正午一直走到天黑,总算来到一个小镇。镇子上静悄悄,不大,一道街巷到头足有百步余,借着月光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显着明亮的月光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肆意横扫。街道两边没有挂着几个广告牌,或是招牌,依稀有,也是前几名的数字。再往前走,有家饭店,但是已经打烊了,不再开门。

    又走了几步远,一个飘着的招牌算是客栈,那两个字是红线绣的特别显眼,在空中微微飘动,老远就能吸引住你的眼球,此站立门口侯着门开。但看门是紧闭的,微微一道缝在月光的影响下显而易见。透过门缝一瞧,里面黑灯瞎火,并无一人。

    萨月收回伸出的头站在门口着急的说到:“看情况,这里并无人,是座空店。”

    根良“不会的,好歹这里也是一家客栈,怎么能没有人呢,让开,我敲敲门试试。”

    咣咣咣,敲了几下,没有任何反应。说“我就不信他没人,要是真没人那倒好了,我们今夜可以住免费的了。”说着话,又狠狠的敲了几下门,语气变得蛮不讲理“再不开门,我们可就硬闯了。”

    别别别,我这就开。

    此刻,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说着话,慢悠悠的提着一盏红灯笼走了过来。

    过了一会门开了,见是百余人吓了一跳说,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见老头受惊,萨月说我们不干什么,住宿而已。有多少房间全都要了。

    听是住宿,老头放松了警惕,便是叽里咕噜算了一阵说到“上下三层十余间,够你们住了。”

    囚悦问“吃的可有?”

    “有?不知客官吃些什么?小老儿好去准备。”

    “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我们可是百余人。”说着,从胸口处拿出一个大元宝给了老头。

    接过元宝,老头笑的乐不拢口。叫喊着“好嘞。客官稍等,饭菜马上就好。”转身喊到:“来客人了,下厨了。”

    喊声落,三男四女从一个地窖走了出来。看他们相貌,大的已在三十出头,小的也就十六七。

    他们的举动,大家都很郁闷,细想后,大家明白了。

    按大街上空无一人的局面分析,这里有着一股黑势力在蔓延,要不然,他们怎么会是这样的表现,一个个好似惊弓之鸟,藏头藏尾不敢露头。

    温怀玉和父亲将白衣郎君放到一层一间卧室里,让他好好休息,其后,温怀玉说到:“爹爹,这家客栈的掌柜的一伙人我觉得稀奇古怪的,我想去一探究竟。”

    温笑佳说到:“其实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只是他们遭遇了什么事而已,看他们样极其小心。”

    “正因为这样,孩儿才兴趣浓厚。爹爹,你就让我去吧。”

    “好吧。”温笑佳思量一时还是同意了。

    温怀玉唱唱呵呵找寻那伙人的下落,出了门,来到走廊,眼前正好有一个姑娘抱着一捆柴走向楼后,看来,伙房在楼后。尾随其后,真的找到了那些人。

    他们围着围裙,拿刀的拿刀,劈肉的劈肉,洗菜的洗菜,蒸米饭的,和面的,烧火的,样样齐全,一条龙链条,忙的不亦乐乎。

    见此情况,温怀玉满脸春风的迎了上去准备问话。刚走几步,就在距离二十几步处,忽见一人已经从另一方进了伙房。

    幸亏是夜晚,不然,定会被发现。

    伙房成三面入口,大门敞开,很像露天灶台。这样的构造,有助于排能解热,减少热量的存在。

    来人就是张宇奥,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后,见没有熟人才与掌柜的搭话。聊了半天,笑嘻嘻的离开了。本想过去问个明白,一想,不妥。或许,此人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情,来此了解情况的,看来,此人也是一个多愁善感之辈。想此,还是回去吧。

    饭菜很快就做好了。

    有人敲门,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客官,请出来到餐厅用饭了。”声落走了。

    温怀玉说到:“爹爹,我们出去吧。”

    温笑佳看看白衣郎君说到:“我们就不出去了,你去要他们把饭送来就好。”

    温怀玉应声下去,来到刚才抱柴的那位姑娘面前说明了情况,姑娘点点头说好的。交代完后,温怀玉径直回了房间。这一举动引起张宇奥的注意,便将姑娘叫了过去问什么情况?姑娘一五一十的告知了。

    原来是这样。

    想了想,一计上心头。

    摸摸胸前藏有的毒药,阴毒的笑了。

    “你去把菜盛好,样式要多。对了,他们要了米饭还是面条?”

    “是米饭。”

    “嗯,好。这样吧,我去和你一块弄。”

    姑娘拒绝说:“这怎么能行,还是我去。”

    “不碍事,走吧。”

    姑娘只好答应了。

    伙房之人,依旧是一大家子忙里忙外,姑娘将事情相告后,老者说到:“既然客官亲自出手,老汉我不胜荣幸。菜有十道,五荤五素,想必客官一人是忙不过来的。这样吧,让我家大小子帮你吧。”

    张宇奥想想也是,有个垫底的也好,就算事情败露,有人买单,不愁没交代,于是痛快的答应了。

    饭菜很快弄好了,极其丰富,谁人见了都无可挑剔。

    原本大小子想着,和客官一道送饭菜,这下倒好他不去了。

    本打算着把事情做好就好,谁知这小子要依赖人。自己将饭菜送到,岂不愚蠢到家,要是直白说不去,恐会引起他的怀疑。

    故说肚子不舒服。饭菜已好,就不去了,你与他人就好。说着溜走了。

    大小子已是三十岁的人了,叫了妹妹与他同行。他们将饭菜装进饭具,一一摆好。

    饭具有二尺多高,三尺长一尺宽呈蓝色。里面有三层阁子,算是饭具当时的精品。

    温怀玉一直在等待饭菜的到来,终于听的叩响门扉了。忙上前拉开房门,见是那姑娘和她哥说到你们辛苦了,快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