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想了一会说到:“不知客官问的是那一次?”

    闻听此言,温怀玉惊讶。“怎么,他来了好几次?”

    “不错,来了两次。头次只是和我们谈笑风生,二次来时,他的行动让我感动,亲自给朋友夹菜,这样的朋友值得深交啊。”

    “给朋友夹菜?给谁?”温怀玉急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问艳艳。”

    王艳一直盯着温怀玉,听到这个问题自然是一愣,说到:“不是你要的饭菜吗?说是房间有病人,让我们帮忙把饭菜送到房间。”

    “这跟他夹菜有何关系?”

    “你刚走后,那人就问我怎么了。我把事情告诉了他,他笑笑说要帮我,因此和我一起来到了伙房,说你是他的最要好的朋友,一定的亲自夹菜。但是,等菜挑好后他却离开了。我们以为他不去送,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了误会,以此修好朋友关系,但出于面子问题便躲避了。”

    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行为让人钻了空子,造成这样的结局,都怪自己粗心大意。

    怒气冲冲说“白兄弟,我们去找他。”

    白衣郎君听了半天,但是没有事情的理头,因此糊里糊涂。

    “找谁?”

    温怀玉此时才反应过来,白衣郎君根本不知道此事,于是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白衣郎君明白了,原来一起去找张宇奥。

    临走时,温怀玉交代掌柜的在此等着不要过去。

    白衣郎君细想温怀玉的安排,完全是出于他们的安全着想。

    如果就这样直截了当的把事情抖出来,将行凶之人的阴谋全盘托出,后果是,张宇奥只能被当场指责,然后什么事也没有,最终还是逍遥法外。

    四帮门的事情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此人是关键,因此,此人绝对不能在此时出差错,否则,解开谜底就此中断,最终的结果,功亏一篑。

    怎么办?

    要是不将此人问责,解药便会无果,温堡主就会危亦。

    此时,急迫要得到解药,可是又不能将他动的毫发,真是万难。

    要是有个权宜之策,达到两全其美,这样最好。可是,怎么样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呢?

    白衣郎君仔仔细细斟酌着。

    温怀玉没有耐心,一直担心父亲。着急说道:“要是没有良策,我们只好这样行动了。”

    白衣郎君说到别急,再让我想想。

    要是他的毒,那么,四帮门的人都会有,不用去找他一样的效果。元素是,悄悄约出一个帮主,取得解药,万事ok.既是不能拿得解药,温堡主在两个时辰内是不会有事的。

    通过此事,顺便还能看清楚这个人。此人要是没问题,此毒绝对是四帮门独制,这就意味着温堡主有惊无险。要是有问题,此毒绝对不会是四帮门的,而是其他门派的,这样一来,就能证实自己的推断。

    想此说到:“有了。”

    然后将计划告诉了温怀玉。温怀玉点点头说到:“我会做到的。”

    白衣郎君的计划,就是把此事装作从未发生,一切如无其事,越自然越随和越好,总之,越尽兴越好。

    大家在餐厅有说有笑无话不说,唯一缺憾的就是没有饮酒这一式。因此,白衣郎君要了美酒一坛春。百余人,十几坛酒统统一下倒在碗里,等待白衣郎君的召唤。

    张宇奥见到此时的白衣郎君,相当吃惊。吃了三步倒毒散,为何还这样活蹦乱跳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是不是自己眼睛花了?使劲的擦擦眼睛再看,没有眼花,眼前就是他们在欢声笑语。

    这是什么情况?一时自己不敢相信眼前事实。但是,事实如此不可拒之。强颜欢笑的无奈举起酒碗。又一想,他们根本就没有吃饭吧,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把事情撸清楚。看来,这几个家伙真是命大。但是白衣郎君的举动又令自己生疑,一个病秧子还能在此理直气壮,真是不可思议。是不是他们再演双簧,以此作秀?仔细看了看,不像啊。看来,要是不亲自一试,自己是无法得到答案的。

    想此端着酒碗来到白衣郎君面前说到:“没想到你的伤病恢复的如此神速,让人瞠目结舌啊,简直不敢相信。”

    白衣郎君早已想到这一步,算是计划的第一步。不引起他的注意,戏就无法演下去。

    举起酒碗说到:“张帮主过奖了,有了这样的效果,全靠温堡主出手相救,还有你的雪中送炭,不然,早已离大家而去了。为此幸事,来,我们干。”转身说“大家一起干。”

    在喝酒的瞬间,温怀玉将囚悦唤出了餐厅,来到一个暗的角落。

    囚悦也就三十出头,性情忠厚,老实正直以本。就因此原因,白衣郎君才选了他。

    温怀玉开门见山的方式说到:“囚帮主,找你出来有一事请你帮忙,不知你肯不肯?”

    囚悦对温家堡那是十分敬仰,因此对温怀玉也是真诚对待。说到:“温公子何来帮忙一说,有事请你直言,如我能相助,必是迎难而上绝不退缩。”

    有了此话,算是吃了定心丸,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利的多了,但是不知,此人会不会相信自己。罢了,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多疑。

    说到:“囚帮主你对张帮主的为人怎么看待?”

    囚悦对于这个问题很敏感,他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张帮主和他们一直都是对着干,莫不是此时想对他下手,但是完全没这个必要走这样一个多此一举的程序,那么,又是因为什么?莫不是挑拨离间?要是这样,那他就打错如意算盘了。

    想此,急切的想知道温怀玉下一个问题,这样,就可以基本断定他叫自己出来的目的。

    “我们身为四帮门的帮主,都是相互尊敬,相互信任,有什么事当面解决,从不在背后议论,至于什么样的看法恕我无可奉告。告辞了。”说着就要离去。

    果然,料想的结果基本吻合,看来,他的人格无异议,可以确定,实言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