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悦的人格在交谈中得到了肯定,接下来就是如实相告事情的原因了。

    说到:“囚帮主性情豪爽,令我佩服。实话说吧,约你出来是有一事相告,由此,有求于你。”

    囚悦看看温怀玉,他不明白,堂堂的温家堡少堡主会求人助,想来稀奇,好奇问:“不知是什么事,让我相助?还请名言。”

    温怀玉毫不客气的,将,张宇奥从走进伙房那一刻说起,把事情说得透透彻彻,细节描述的天衣无缝无一漏洞,可以说一气呵成。唯有一点没说,就是下毒之事。

    真实的情况,自然是框里倒核桃,哗啦一声道出。

    事情说完,感觉轻松多了,问:“囚帮主可是听的清楚?”

    囚悦当然是听的一清二楚,事情是那么的顺畅无疑点,就像是事先安排的,有棱有角,有鼻子有眼,无一纰漏之处,理解起来就像给自己讲故事那般不费脑,简单明了。可是,这是他的一面之词,岂能轻信。

    说到:“凡事都得讲究个有凭有据。虽然你说的无一怀疑之处,那毕竟是你在叙说,所以,我不会就这样信你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都是在预料之中,要是相信了,倒是他与白衣郎君高估了他。

    “事情说了这么多,自然是有依可寻,凭证据说话,绝不会信口开河,诬陷于人。”

    “是吗?证据何来?”

    “在伙房,随我来。”

    到了伙房,掌柜的一直在思索刚才的事情,不要因为此事而打闹起来,因此发愁。

    见温怀玉到来,悬在嗓子眼的心算是落下了。说到:“你们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温怀玉说马上就好,多谢老伯挂心。

    囚悦严肃的对老者上下大量一番说到:“你老实告诉我,张宇奥来伙房做的事情,如有虚假,决不轻饶。”

    老者见囚悦脸色铁青,显得愤怒,一时不敢讲话,不由的看向了温怀玉,寻求精神支柱。

    温怀玉自然明白老者的心理,说不要多想,实话实说,可保平安。

    有了温怀玉之言算是定心丸已吃下,此变的不再怕事,一一告知。

    因为,在前面遭受了劫匪一次又一次的恐吓和利诱,真话不能讲,假话也不能讲,为了左右逢源只得遇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要不是刚才,他两语气和睦,自己宁可哑口无言也不会多说一句话。如今见到囚悦的气色不由的就想起以往,不过有了温怀玉安慰之言,自己的心理障碍算是抚平了,再无犹豫。于是一五一十,详详细细说了个清楚明白。

    ”你要对你所说的话要负责任。“

    ”那是当然。“

    王艳说到:”我和我哥也可以为证。爹爹所说,千真万确,绝无虚假。“

    这下,囚悦再无理由不相信了,说到:”走,我们去找他。“

    温怀玉忙拦阻说到:”万万不可。“

    ”为什么?“

    ”因为麻门主死因还未得到证实。“

    囚悦更是迷茫,这与门主死因有何联系?不明白问:”麻烦你把事情说清楚一点。“

    这样的问题,白衣郎君也都设想到了其中,苦于真相未明,白衣郎君只好交代随机应变,只是,得把事情说得有据可依。想此说到:”虽然事情还在调查之中,但根据事情发展的情况,基本分析,此事绝对离不开此人的筹划。“

    囚悦怔了怔,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判断,凭什么呀?不过细想后,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案发现场只有他一人经过,至于真实情况谁也不能妄下结论。

    ”你凭什么这么说?是不是张帮主屡次对白衣郎君下毒手,不把你们放在眼里,因此怀恨在心起歹意,想借我的手除去张帮主,意图后快?“

    闻听此言,温怀玉哈哈大笑起来:”我温家堡在江湖上威名远瞩,对于张帮主这样的人物所处之事从不计较,也没有那个必要。囚帮主你也太给张帮主面子了。“

    既然不是这等原因,那么,此事就不好有解释了,难道,选择相信他?

    想想掌柜的他儿女的证实,的确疑点重重。可是张帮主一向为人谦和,从不占别人一丝小便宜,甚至施舍小恩小利与人,试问,这样的一个秉性善良之辈,怎么可能成为杀害门主的元凶呢?

    见囚悦开始思索,说明计划取得定性的成功,相信,囚悦会从迷雾中走出来的,只是时间问题。

    说到:”囚帮主要是还在犹豫,那么,我请你去见我父亲。“

    囚悦急切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去见下温堡主是有必要的一步,或许能有一些答案。说,也很,我们走。

    囚悦痛快的答应了,但是自己还没有把事情完完全全给他说清楚,见得父亲中毒的样子,万一他不相信怎么办?因此感觉是不是自己鲁莽了?以防万一,应该把事情告诉他。

    ”其实,我们只是将事情的前段说了,还没有说出后半段呢。“

    囚悦奥一声说,那就继续吧。

    ”刚才只是说到,张帮主来到伙房图谋不轨,不错,他的确有阴谋在其中。事到现在,我也不想再打哑谜了,实话说吧,就在张帮主帮忙夹菜之余,趁大家欢心不注意时刻,他已经在我们三人的米饭中悄悄的放置了剧毒,剧毒色淡,味轻,要是不细细品尝很难发现他的存在,因此,我们三人都已经服毒了。“

    听此,囚悦迷惑说到:”服之剧毒,你还能站在这?看你,活蹦乱跳的,你可真能瞎编。“

    伙房里面的人也是不相信,明明人就在眼前,非要说自己已经服毒了,这不是大白天睁着眼睛说瞎话嘛,简直胡扯,难不成是金刚不坏之身?

    掌柜的说到:”年轻人,老汉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稀奇的事没有见过,就连隋朝的大冶僵尸都见过,可就是没见过服了剧毒不死的。年轻人,谎话编的太过了。“

    囚悦对温怀玉完全失去了信心,再加老者的话语,更是火上浇油,愤怒的,说什么也要离开,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

    不错,服毒不死叫谁谁都不会相信的,仔细想想,知道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