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的原因终于有了答案,原来,自己和白衣郎君都吃了毒圣前辈酿制的解毒丸,没想到此丸功效这么厉害,真是华佗在世,妙手回春。

    说到:“那是因为,我们起先中了剧毒,因此服了解毒丸,原本没有化去的毒性,随着再次吃下剧毒,这样,剧毒与剧毒相迎形成了抗体,故阴差阳错的把身体里面的剧毒相互吸收,成了对方的绝配解药,因此,我们才得以安全。”

    温怀玉的细说,有着滑稽般的奇迹,不错,此事有可能发生。想想白衣郎君今日的身体状态,本是病秧子一个,刚才却像没事人一样,精神抖擞,气质不凡。

    想想眼前的这一切变数,囚悦渐渐的脑袋里面有所转弯。是不是张帮主真的变了?

    温怀玉细细观察囚悦一阵子后,心中想,这家伙可真是个磨叽货。提醒说到:“别再质疑了,人是会变得。走吧,去见我父亲,事情就会有分晓。”

    此时,囚悦再不迟疑,而是很积极的配合来到了温笑佳面前。见他脸色发青,又见额头上滚落豆子般大小的汗珠,自己心中十分清楚,这不是四班门特有毒药的特征。要是按他的外部特征分析,此毒应该是来自西域。

    温怀玉问,囚帮主,是不是你们四帮门特制的?“

    囚悦摇摇头”不是,据我观察,应该是来自西域酿造。“

    这样的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不是四帮门的药粉,这就意味着没的解药,看来,家父要受苦了,不由的内心很是痛苦。

    此刻,白衣郎君也是赶来了,见囚悦在房间,说明他已经接受了事实的验证。

    说到:”囚帮主你好,恭喜你跳出迷雾,此举可是明智之举呀。“

    囚悦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木然。”谢谢夸奖,我只是一个尊重事实的人。你来得正好,看看此毒是出自哪门哪派?“

    听之言,断之理,明白了不是四帮门的毒药,看来,自己的分析完全属于正常化,并无偏离轨道。要说是何门何派?自己熟知的炼毒门派只有逍遥宫,七绝纱,西域灵殿。再看毒性应该与西域有关,难道,此毒出自西域?不会,番外喇嘛可是不会轻易来此的。那么,此毒来自何方?

    想想那个冒牌货,他应该是奉独孤剑的指派行凶的,而独孤剑又在西域习武,想来,此毒离不开独孤剑。要是这样的分析,岂不是,把张宇奥和凶手联系到了一起。这样的判断是不是在理,白衣郎君很难推测下去。要是这样分析下去,那么,门主夫人也会有牵连,至此,白衣郎君暂时打住了推测。不过,要是事情真的是这样,到时,该怎么解决还的怎么解决。

    ”此事说来话长也很弯曲,待我细细整理后,方可有答案。要是说,此毒与西域有关,那么,毒药就离不开逍遥宫了。“

    囚悦不明白,白衣郎君为何有这样的构思,此毒可是张宇奥实施,八竿子都打不到逍遥宫,哪跟哪,怎么能有此联想呢?太荒唐了。

    说到:”白公子夸张了,现实版南辕北辙。“稍停思索”既然有此联想,定是有所瓜葛,我想,定不是奇思妙想而得出的结论,那么,有了这样的推测,想必理由充足,因此,还请白公子细谈。“

    ”其实理由很简单,只是我想的太深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稍停“不知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每每提起要回四帮门,彻底调查此事的时候,张宇奥都是横加拦阻,甚至出言不逊,他这样做的目的我敢肯定只有一个,就是转移话题,以达到延缓或是直接不去四帮门的效果。要说处处针对我,那只能说明他已经着急了,急切想把我弄死,这样,四帮门门主的死因就会成事实,而我,就是标准的替罪羊,生生世世替他们背黑锅。而你们认为,他替门主报了仇,因此被推荐为门主,到时,顺理成章无人再说什么了。这就是我的看法,也是他的一切安排。“

    从白公子的角度看待问题,白公子这么说有些偏激了。因为,张宇奥的目标一直都针对他,他这样的口吻可以理解,实话说,谁人不自私。

    但按整件事情发展的核心来判断,叫谁都是这样的理解,应该如此。再想想张宇奥近日的作息很不规范,总是时常不见他的踪迹,还有时一个人傻傻的发呆。要是按这样的情况撸问题,难不成,真如白公子所析?要是如此,狼子野心出现,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太恐怖了。

    说到:“白公子的高深阔论,令我折服,只不过,有些问题显得迷茫,不清不楚的,让人好是费解。要是白公子把事情再说透彻一点,我想,事情就会真相大白了,即使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也有办法让他绳之于法。”

    白衣郎君的一番话算是没有白费,总算达到预期的效果了。接下来,就是梦中捉鳖,施行此计划,还不是时候,那的等到到四帮门才可以实施。

    说到“囚帮主言之有理,只是此事急不得,因为,打草惊蛇,会有漏网之鱼。所谓,丢车保帅明哲保身,因此,得到惩罚的,又会有多少。”

    囚帮主听此言,越发糊涂,难不成四帮门内还有凶手窝藏?

    说到:“白公子就不要卖关子了,还是把事情仔仔细细说一遍吧,要不,非把我急死不可。”

    白衣郎君丝毫不谦虚,一个细节一个动作都解释的淋漓至尽,丝毫没有遗漏。

    这个时候的囚悦算是服服帖帖明明白白了。

    事情是分析的彻头彻尾,但是家父还在受苦。想到这一点,温怀玉再也不能忍下去了,说到:“白兄弟,家父危在旦夕,要尽快找到解药,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的确,这是个问题,说到:“此事就靠囚悦了。”

    “我?”

    囚悦不自信的叫了一声“我能做什么?”

    白衣郎君肯定的语气说到:“此事非你莫属,我们无法完成。”

    囚悦受宠若惊,心里没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