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见得冗巨的表情分析,定是藏有祸事,又将囚悦叫出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以防囚悦被人蛊惑,于是悄悄尾随看个一清二楚。(书^屋*小}说+网)果然,让自己猜中了,但是没有即刻拆穿,而是选择了看看有什么事发生。见到囚悦危险再不能袖手旁观,否则危亦。

    见得白衣郎君出现,冒牌货惊讶,不是说很顺利吗?怎么。。。说到:“你还没死。”明显,他的声音在颤抖。

    白衣郎君看看冒牌货,见他这幅样子,断定又是假冒的。说到:“我就那么讨你们厌吗?三番五次栽赃陷害?罢了,不说这些了。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嘛,咱们聊聊,怎么样?”

    绿凤“跟你有何聊的,今日败退那是技不如人,我们认了。”说着,使劲的一咬,接着,黑血瞬间从口中流出,然后倒地死了。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很想拦阻他们不要这样,可是他们不给自己机会,冒牌货也是如此流血倒地身亡。

    他两的死亡,这又说明,解开四帮门之谜,暂的告一段落,因为,四帮门门主死的原因必须和他们有关联,否则,说不通。而今,他们却是一死了之。刚刚建立的证据链条有这样被终止了。

    冒牌货和绿凤原本就要离开,可是,眼前是温怀玉,后方是白衣郎君,另外,他们很清楚白衣郎君的本事,想逃,门都没有只好选择了极端方式,这种方式,就是他们平常训练的科目之一,一招毙命简单迅速。

    囚悦被眼前的场景搞蒙了,要是温怀玉不在场,他不知道,哪个是真。好在假的已毙命,这样,就不会搞错了。说到:“白公子,你们怎么赶来了,真巧,要不然,我这条命就丢这了。”

    “是叫你出去的那个人告诉我的。”

    “是吗?这个家伙人呢,我正要找他有些事问问呢。”

    “他已不在这了,走,我们进去找他。”

    此处离客栈有几百步远,走了百步的地方发现了冗巨的尸体。搭手号脉已无心跳,但身体很是热乎,看来死去不久。再看他的死状,没有一丝挣扎,想知,行凶之人对于他来说相当熟悉。是谁呢?大家都在猜疑。

    温怀玉说到:“回去问问守卫便知。

    守卫只有一个人,他叫高兵。囚悦把他叫到房间说到:”这些日子,冗巨和谁走的很近。“

    守卫前后想了想没有特别影响,稍停,终于想到了。有了,今日来了两个长拳帮的人,说是找冗巨有事,当时,我不让进,冗巨副帮主听到来人便让进了,一会功夫,冗巨副帮主就去找你了。

    听了此言,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气的囚悦大拍桌子,这个畜生,我们去找他。

    “现在死无证据,我们去只是自讨没趣。”温怀玉想了半天,就是没有好的理由去审问张宇奥。

    白衣郎君对假冒着死去很是可惜,只要替罪羊已死,无凭无据,这个张宇奥便可逍遥法外了。眼前期待的,就是凶手不是此二人,另有其人。看看时辰,现在不早了,该是启辰到四帮门了。说到:“囚帮主,你去让他们行路吧,目前,只有你有这个权利了。”

    囚悦也知,只要自己走动,大家伙会行动的。

    白衣郎君细想着,今日囚悦遭袭,一切都显得那么合理,看来,这都是张宇奥一手策划的,借刀杀人,然后再嫁祸于我,多么完美的计划啊,只是可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就连老天爷都不帮你,看你还能挣扎几天。

    温笑佳的毒已是解开,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出真凶,觉得自己去也是多余的。说到:“现在有了囚帮主的帮忙,想来事情解决就不会那么不顺,所以,我就不与你们同行了,另外,怀玉也得跟我回去,他这样的武功,不是我瞧不起他,而是太弱了,因此,我要带他回去,让他熟知当今武林最厉害的武功,所以,我们父子就不陪你了,见谅。”

    温笑佳的话,白衣郎君十分理解,要不是温笑佳来此,自己早已便是刀下之鬼了。想到温笑佳来此,便想知道原因。说到:“温堡主,到长圣教不是为了找公孙常胜聊天的吧。”

    温笑佳“说来也巧,实话告诉你们吧,其实我也在找寻屠杀惠惠一家的真凶,在一丝线索的引领下,我发现义泉躲到了长圣教,那天刚到,我还在打探如何进去,在远处我见怀玉与白公子也是到了长圣教,便隐蔽了起来,不想,义泉就在长圣教。本想出手,见他是一个绿人,这使我有所考虑,正在琢磨应对之策,没曾想你们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真是太幼稚了。绿魔大法剧毒无比,只要与他对掌或是被眼中绿色光触到都会中毒,这一点,白公子应该清楚。”

    白衣郎君点点头,“不错,这点我清楚,只是有些原因没能阻止住温兄弟,是我大意了。”

    温怀玉明白他当时的心境,此事怪不得的他,要怪就怪自己太鲁莽了。

    说到:“事情已过,何况我们都相安无事,还提那些不高兴的事干嘛。对了父亲,你是按什么线索分析,找到义泉的。”

    “说来话长。找寻线索已是一月有余,不知不觉来到了京城,闲余散步,或许能听到相关的消息,就走上了长安大街,在大街上巧遇到了昆仑老祖秦玉地。他怀抱一个不瞒一岁的婴儿,胜是可爱,可我老觉得在哪见过,总之,感觉就是自己的亲人一样。问他此小孩是谁家的,他说是路边捡的,还说就是卢家堡遭遇灭门的那夜。听此言,看来他晓得其中的原委,我便让他讲。果然,是义泉夺取中山寨后,又发现了雁形变在卢家堡,故下毒手夺取雁形变。由此线索,这就肯定了,当时,是中山寨的三个护法为首,还有义泉的四个师傅一起作案的。我没有直接去找中山寨,而是在后山,有义泉留有的一丝线索,顺着现有的线索判断,义泉就躲在长圣教。因为,义泉曾经和公孙常胜有过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