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长拳帮的围攻,白衣郎君器宇轩昂,气势逼人,让他们步步退后,没有一个人愿意往前走。张宇奥见到这样的情景骂道:”给我上,不许退后。“

    即是这样,也没有人冒着危险往前冲。

    白衣郎君哈哈哈大笑,笑的肚子疼,也引得萨月根良一起大笑。

    ”够了。“门主夫人高叫一声,谁杀了杀害门主的凶手,他就是门主接班人。”

    此话一出,大家开始议论纷纷,都觉得值。

    的确,条件诱惑。

    有一生问,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于是那人挥着长枪刺了过来。

    白衣郎君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眼前局势对自己极其不利不得不出手,将他们的气焰打灭,不然,没法解决此事。很明显,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开口说话。既如此,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乌金剑的厉害吧。身旁正好有棵树,于是借树临空劈下一剑,剑法没有对准人身体,而是对准了人眼前。只觉脚下一震,哗的一声响,一道深半尺宽一指头宽的缝子展现在大家面前。就这一招,吓得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纷纷止步,就是再好的利诱也不要了,命最诱惑。有了此招,没有一个人再强出头。他们都知道,再不住手,眼前壕沟就是例子,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门主夫人完全没有想到,白衣郎君竟然如此厉害,这样的结果,她是没有想到的,一时傻了,被震慑了。所以不知说什么好。

    她永远也不会晓得,这就是江湖传言无所不能的乌金剑在眼前。

    白衣郎君站在树上面说到:“我来四帮门,是为了澄清事实的,不是来此跟你们打架的,我希望有什么事,协商解决,不要这样的武力好不好。”

    说这话,明显是给门主夫人台阶下,看她识不识趣。但是,他的言语含义她并没有领会,也不能领会,要是领会了,后面发生什么自己应该清楚,但是不走台阶,面临着就是武力格斗。到时,事情不但解决不了,弄不好还会留下祸根,闹的四帮门四分五裂,到时如何收场。

    怎么办?

    门主夫人仔细着分析着后果。

    见夫人发呆,定是没了主意,张宇奥说到:“夫人,可不能就这样让他占了上风,到时,就不好办事了。”

    门主夫人左右为难,要是再这样下去,定会引起内讧,不如就让他们查一下,反正,证据都在,想来,他们也查不出什么,反倒对他不利,到时,再收拾他名正言顺,看谁不听。

    言语婉转说到:“想必你就是白衣郎君了,果然一表人才,可惜心术不正呀。对了,自我介绍下,我是四帮门麻门主夫人巧素素。既然阁下否认自己是杀害麻门主的凶手,那我就给你个方便,让你查探现场。请。”

    随着巧素素的开口,守卫打开了门锁。

    麻门主的卧室很大,虽是一室一厅,但是面积足有百余。里面摆设极其奢华,物件齐全。

    来到主要现场,床单上的血迹还是清晰可见的,这一点,另白衣郎君很是生疑,她为何不把证据统统销毁呢?为何还留着,这是什么意思?原本想着,她们早把证据都统统毁掉,但眼前,一切如新。除了麻门主的尸体被冶埋,其他物件一一不缺。看看眼前的证据,真是不堪入目,看了半天,什么有利于自己的线索一点没有,显示的都是不利于自己的。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都已处理过?不会,应该不会,看现场,没有人收拾过。既然都是不利于自己的证据,他们为何要收拾。倒是说明一个问题,证据被转移了,眼前唯一不见的就是尸体,说明证据应该就在麻门主身上。可是,天气炎热,尸体收棺,下葬入殓,这是合乎情理,并没不妥。

    白衣郎君思索着每一步细节。

    囚悦希望有所发现,但见白衣郎君的面容,知道事情不顺,说到:“白公子,可有发现?”

    白衣郎君摇摇头说到:“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那就是说,有,是吧?”

    白衣郎君没有肯定,他在想,温堡主深知麻门主武艺,怎么可能就会被轻而易举的夜袭成功呢?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接近自己,第一反应都是防范,就算夜深入睡,作为一代武林高手,怎么可能听不到任何的动静。这样分析,生人作案,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会夜袭成功的。

    剩下的一个问题,就是熟人作案。熟人作案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么的称心如意。

    想此,打住了思路,说到:“证据在麻门主身上。”

    “门主?他可是早入殓了,现在或许是一堆白骨了。”

    “要是白骨就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囚悦不明白,但看他样子胸有成竹,想来定有玄机。

    虽是这样的分析,但是,要想见到麻门主的尸体想来很是麻烦,如果不能有极高的说服力,看来,今夜难以见到麻门主的尸体了。

    白衣郎君想着事,慢慢的走出麻门主生前的卧室。

    巧素素可是一直都在盯着他,她知道,这样让他乱翻一顿也是没有一丝证据来证明自己是无辜的,相反,都是证明他是杀人凶手。想到这里,自己是多么的趾高气扬,想想自己的聪明才智,真是佩服自己这幅脑瓜,太聪明了。

    嚣张的说到”可否有答案?白公子。“

    白衣郎君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巧素素现在要的结果就是要听到没有这两个字,可是自己,现在的确没有任何证据来说事,想了想,无法开口。

    见白衣郎君不开口,这就说明他无话可说,即是这样,那自己还等什么,要是在这个时候不把他除了,以后再不会有机会了。

    说到:”证据你也见了,可是冤枉?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狡辩的,来人,将他拿下。“

    要是就这样被拿下,等待自己的就是乱箭穿心,或是乱刀砍死,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小事,可是,就毁了自己一生的清名。

    心里虽是这样想着,只不过是一个假设,就凭这些酒囊饭袋,怎奈何自己。目前,是怎么样才能见到麻门主的尸体才是最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