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这样的做法,就是要打乱局面,有了混乱阵势,好让囚悦趁机出走,带来麻门主的尸体。(书屋 shu05.com)看到囚悦的离开见目的已达到,也不在乎巧素素醒悟过来,总之,她人在手里控制,还怕她像孙猴子变没了。

    对于囚悦的离开,巧素素和张宇奥都很着急,虽然不知出走的动机,但是一定没有好事。想想他要开棺验尸,难不成,他的出走是。。。。

    想到这一点心中大叫不好,张宇奥即刻就要离去阻止囚悦。

    可他的举动白衣郎君一清二楚。

    白衣郎君控制巧素素,目的就是控制张宇奥,岂能让他随意离开。

    “别动,否则危亦。”

    看着巧素素,为了她的安危,张宇奥只好依顺,瞬间给了她一个眼色要她想法振脱。

    被抓获的巧素素,也想摆脱控制,不然,真相必露。想来想去,终于一计上心头。

    她摆摆妖艳的架势,一副妩媚的笑脸,甜甜的说到:“帅哥,我美不美。”

    说着硬要往白衣郎君的怀里钻。

    巧素素这话,说的白衣郎君心里直恶心,很想给她一巴掌,要他住口,可是,一个大男人怎能出的了手,真是为难了。

    巧素素说着话,身子也是风骚的紧紧靠近白衣郎君,但就是怎么也靠不到对方的胸膛。

    白衣郎君对巧素素的行为,立刻理解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将她怎么样,毕竟现在还不是动她的时候,无奈,只好步步相让,就是不让她靠近自己,但还要做到牢牢控制她。做到这点可真难。

    见没机会,干脆扑了上去抱住他,看他如何应对。

    白衣郎君哪能让她阴谋得逞,接她扑来之势,瞬间来一个点穴手让她不再动了。

    大家对巧素素的一举一动感到羞愧,但是也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为了脱身出卖点色相也不为过,只要安全就好。

    坟墓埋得地方不远,就在四帮门的西南角。从门主房间出发,也就走上百余步便到。

    囚悦率自己的大刀帮很快就把棺木抬出,打扫干净抬回了门主房间。

    这样的行动惹得众人纷纷不满。

    都是目瞪口呆,这可是大不敬,要遭天劈呀,各个都在指责囚悦的所作所为,有违人道。

    根良说到:“囚帮主,你这是何意?太过了吧。”

    囚悦命人将棺木放好说到:“为了将事情说得清楚,就必须这么做。”

    大家对囚悦给出的答案非常不满意,难不成,死人还会说话?

    萨月说到:“囚帮主,我知道你这样做,都是奉白公子之意,但是我真的不知,人死了就如灯灭,抬个死人来,是何意啊?”

    囚悦说到:“待会你就明白了。”

    白衣郎君见棺木已抬回,看来,好戏就要上场了。

    接言囚悦的话头说到:“不错,待会你们就清楚了。”

    说着解了巧素素的穴道。

    巧素素和张宇奥见到麻门主的棺木后惊慌失措,很想离开此处,可是,他们已经被围观的人群堵得水泄不通。

    “打开棺木。”

    白衣郎君肯定的说着。

    巧素素拦阻说到:“谁敢打开?否则,我要灭他全家。”

    有了这样的命令,大刀帮的弟兄们开始顾忌了。就连囚悦也是犹豫了,不过,事已至此就不能半途而废,既然选择相信白衣郎君,就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想此,果断的上前拿起斧头打去被固定的东西说到,打开棺木。

    大刀帮的弟兄们人多势众,一下围了八九个人将棺盖打开,顿时,一个难闻的气道冲天而出。一时,房间的气味变得难以接受,甚至有窒息的可能。

    这是什么气味,人死不可能有这样恶臭的气味,看来,与自己分析的情况应该不差丝毫。麻门主就是被人,先下了毒,然后,又让假冒之人留下一系列的证据,看来,这是他们蓄意很久的一整套计划了。

    那么,他们是怎么样和冒牌货取得一致的,难道,巧遇志同道合之人,此不谋而合?不会,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除非有其他原因。

    这样刺鼻的气味,让在场的每一位都是难以接受,质疑,难道人死去,腐烂味就是这个味?不会,这也太夸张了。

    人群议论纷纷,,那些恶臭的气体随着空气流动而渐渐消失,终于可以张开嘴巴说话了。白衣郎君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说到:“各位,事情到了现在,我想大家都在质疑,这是为何?那我就告诉大家吧。”说着将巧素素推在了一边。

    放开巧素素,是因为目的已达到,真相即刻浮出水面,没有必要在胁迫她。然后来到棺木跟前。看到麻门主的脸已经消失,只是留有一张骷髅头显在大家面前。看骨头的颜色,分明不是黄中带亮,而是带点稍稍发青的感觉。要是伤势过重而亡,应该是浅红色,另外,要是剧毒入身,颜色更为明显,呈黑色,这样的颜色让自己很难琢磨。

    他们给他吃了什么样的毒药,不留痕迹。

    想此,扒开衣服,一副稍微发黑的骨架展现在世人面前。那些发黑的骨架都是胸骨和喉咙部位,看来,不是什么烈性毒药,而是迷药一类的东西。想到这,线索已经清晰可见了,这就是标准的谋害亲夫,那么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想想她和张宇奥眉来眼去的瞬间,白衣郎君依稀明白了什么。要是判断不错,她与张宇奥的关系可不一般。要是这样联系到一起,看来就能说得通了。

    囚悦说到:”白公子,有何发现?“

    白衣郎君肯定的说到:”有。“

    ”那就说说呗。“

    ”以我多年的经验分析,麻门主是被人下毒致死的,而并非你们所说的白衣郎君所为。“

    众人惊异哗嘫一片。

    萨月”有何证明。”

    “你们看,麻门主的胸骨,以及喉咙部位都是清晰的发黑颜色,中毒死后的人,骨头都是不同程度性的发黑。”

    大家一一查看,果真如此。焕然醒悟。

    巧素素此时急了看了张宇奥一眼,要他立刻阻止此事再发展下去,可是,事已至此,阻止也是无义,不如,静观其变,看他如何发展。

    根良“即是这样,那么下毒之人又是谁,莫不是凶手让他喝了毒药再将他致死吧。”

    “这个问题问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