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奥的话,让白衣郎君不得其解,感觉这个人的心理是不是从小就扭曲状态,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有违人道欺师灭祖的事来,简直就是禽兽所为。

    生气的以一种教育的语气说到“不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和追求,但是,在求得成功路上走,他们不是这样的极端方式就能达到的。每个人都会有奢望,期望,可是他们会采取努力进取,争取获得的态度,而不是急于求成而肆意妄为。在行事前,他们首先会考虑道德问题,其次再想,此事做的还是做不得,做了的后果是什么,利弊权衡后,有利还是有弊,有了思绪后才会决定做还是不做。而你呢,为了利益冲昏了头脑,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看看你所做的事情,跟禽兽有何两样?不仁不义,欺师灭祖。试问,你还是有血有肉父母生养的人吗?”

    张宇奥大笑至后说到:“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为我所做的骄傲,虽死犹荣。别说那些没用的大道理,张宇奥不懂那些。今日虽是输了,但我觉得值,人生难得几回醉,是男人,就得如此。”说着,一掌瞬间拍向自己的天灵盖。顿时,鲜血七窍直流,接着倒底身亡了。

    对于张宇奥这样结果,白衣郎君有些惋惜,难道,他的心就是这样凶狠吗?不会的。人之初,性本善,想来定有什么原因的。

    想此,走到张宇奥身旁,仔细的观察他那身体,看,有没有什么可疑情况。瞧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看到他这个样子,就想起假冒自己的人了,于是不由自主的蹲下身,在张宇奥的身上摸来摸去,果然,在他的腹部腰带处找到一件东西,按手感分析,应该是一封信。伸手拿出,不错,是信,但没有信封。打开,看后信的内容,白衣郎君傻眼了。

    大家对白衣郎君的表现极为关注,莫不是张宇奥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致使白公子由此表现。

    囚悦走上前说到:“白公子,何事呀?”

    白衣郎君没有说话而是将信交给了囚悦。囚悦看了信后骂道:“这些畜生。”

    此时,大家都不知其原因,各个生奇,于是接过信件一一传看,待信的内容大家都知后,都是无不叹息。

    巧素素最后拿到信看之,她也是明白了。

    原来,他也是被逼的。

    为了家人的安危,他不得不这样做,给于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或许也是这样的选择,真是被逼无奈呀。

    原来,造成自己如此的下场,罪魁祸首不是张宇奥,而是可恶的逍遥宫。

    可是他为什么不将实情告诉门主,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来解决事情。或许,他也有自私的一面,才使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罢了,都是权益惹的祸,不怪谁。想此,叫一声,门主,是我对不起你,我来了。

    待大家明白过来时,已是无法拦阻巧素素碰击棺木,棺木被碰的强推一步,巧素素也是躺倒在地,口吐鲜血身亡了。

    虽然他们的死都是咎由自取,可是由于原因的缘故,又不觉得那么的恨他们。但怎么说,是他们一时糊涂造成今天的局面,虽是死后让人怜悯,不论怎么说,他们都是造成这次事件的真凶,所以,都不会原谅他们的过错。

    白衣郎君对囚悦说到:”把场面收拾一下吧。“

    看着信的内容,白衣郎君很生气,要是不把他们杀了,自己定是决意去寻这两个畜生,救出张宇奥的母亲父亲和弟妹。想想张宇奥,真是为难了,虽然保住了他们的性命,可是害惨了他人。

    场面被收拾的一干二净,白衣郎君算是把这件事彻底的有了交代。

    说到:”各位,此事已了,我想我要离开了。“

    囚悦上前拦阻说到:”白公子,你可不能走,当初,我们发誓,谁要是找出真凶,为门主报仇血恨,谁就有资格荣登门主之位,今日,此事已了,也是我们实现誓言的时候了,大家说是不是?“

    众人一片惊呼,通过这件事,他们对白衣郎君的了解相当好评,不但人长得帅,脑瓜也是聪明。要不是他洞察先机,有预料之才,看来此事还的费上好好一番功夫。

    有了这样的好评,囚悦提议自然是附和,都没有异议,坚决支持。

    听到这样的消息,白衣郎君受宠若惊,万不能接受,自己身后还有一大推事情还等着自己去处理。

    说到:”各位,你们的美意我心领了,真的谢谢你们信得过我,本人倍感欣慰,但是,你们的要求我断然不能接受,所以,还请大家另请高明。“

    萨月道:”白公子,就不要再推脱了,说白了,要不是白公子将此事解开,我们也会另立他人的。在门主死后,我们就议论过此事,最终决定,谁要是抓的凶手为门主报了仇,那么他,就是四帮门门主的人选,如今,你完成了,所以,你就是我们四帮门的门主。“

    根良”是呀,白公子,你就不要推辞了,请答应我们,做我们的门主。“

    囚悦”白公子,这样的条件是我们一起拟定的,所以,坚决不能更改。还请白公子就任门主。“

    再是怎么的劝说,白衣郎君也不会答应的,因为,自己的事情迫在眉睫,即使自己接下这个门主头衔,自己也是无心于此的。一天不把公孙雯救出来,自己的心就一直在流血,因此,哪有心思整顿四帮门。

    说到:”各位的抬爱白衣郎君万不能接受,还请见谅。由于本人生性懒散,又喜欢游玩,性格大大咧咧不受拘束,所以,不适合你们门主的最佳人选。虽说是真凶已找到,功劳你们也是有的,如果离开你们哪一位,我想,事情都不会这么顺利的,所以,功不在我一个人,大家都有份。至此,门主人选应该从你们三位帮主中产生,我一个外人就免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