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白衣郎君的态度,大家不再是劝说下去了,虽然对他说出的理由不赞同,细细想来,这是推辞的一套说词罢了,不予为真,这样做,人家定是胸怀大事,就不再强人所难了。既然他有这样的建议,也不错。

    囚悦说道:“既然白公子不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我们就尊重人家的选择。”

    萨月同意说到:“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按功劳大小推举,大家看这主意可好?”

    根良赞同说到:“好,就按功劳大事。在这次的事件中,最为表现突出的就属囚悦囚帮主了,因此,帮主之位非他莫属。大家说,是不是啊。”

    根良之话,其实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而得出的,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囚悦是最佳的门主候选人。

    囚悦听此言语,心情是多么的激动,不过,的确是自己敢于信任,所以,才能走到这一步。要说接任门主一职,说实话,还真没有想过,如今,事搁自己头上,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一时不知所措。

    萨月“囚帮主,要按功劳说来,我们都没有你的先见之明,所以,我们心甘情愿,请你做我们的门主,你就不要犹豫了,接受我们的贺拜吧。”

    说着话,都是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白衣郎君高兴地说到:“囚帮主,你就不要犹豫了,还是尊重大家的选择吧。”

    囚悦看着大家怔一怔,觉得也是,要是再推辞,可就是装逼了,于是抱拳说到:“好,我答应你们。”

    转身上前几步说到:“过几日,我们就举行登位大典。”

    众人欢呼。

    白衣郎君说到:“贺喜囚门主,希望你能将四帮门发扬光大更加辉煌,为武林门派做出表率。”

    囚悦说我一定会的。

    “现在事情已解决,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说着话,向囚悦抱拳见礼。,

    囚悦还礼说到:“此时深夜,夜路不平难走,这样吧,待明日再行路可好。”

    是啊,此时可是子时午夜,月色幽暗可谓黑灯瞎火,也罢,住一晚明日再启程,便答应了囚悦的要求。

    囚悦让人做了清炖羊肉,再加可口的鸡汤,真是美味可口。不是说,自己嘴馋,而是自早晨吃了一口饭再没有吃过了,因此感觉特别饿,见到这样的大餐还不把自己馋死。看着羊肉和牛肉汤再加上小馒头,真是难得的一顿每餐,此,毫不客气的统统拿下。吃了个肚儿圆,便又想起公孙雯,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不由的,拿出乌金剑练习子爵剑法。

    自从练习子爵剑法开始,觉得有一种热能量布满自己的全身,刚开始没有什么反应,随着剑法的升级,那种热能量也在不断地增加,现在感觉很是明显,没想到子爵剑法还有这样的奇异功能。怪不得,那一剑劈下去,劲道那么大,半尺之深,而且那道缝也很整齐,这就说明自己的内力一步步在提升。

    想此,就想将练习成功的子爵剑法前四式综合起来练一遍,故来到了门口空地上。

    剑法果然奇妙,连起来就像一条海中蛟龙。

    第一式,金蛇出首,多点开花。第二式,四脚齐铭,前后夹击。第三式,龙首回转,突然袭击,第四式,横渡摆尾,力斩其首。

    这四式,足可以面对义泉的绿魔大法了,想此,高兴的入睡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他就起床了,不告而别的离开了。

    走了不知多远,来到一片树林旁想歇会脚,想法还没有落定,不曾想从树林里面闯出一群人,人不多,也就八九个人,看他们走路狼狈,像是受了重伤。赶紧走了过去,老远见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仔细想来是崆峒派的大师兄黎别合,便迎了上去。

    那群人见是白衣郎君到来,各个畏手畏脚显得相当害怕。

    你别过来。

    大家惊恐叫到。

    黎别合站起身子说到:“没想到你来的真快。”

    白衣郎君一懵,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见我这般恐惧,定是发生什么事了,细细想来,又有人假冒我行凶?要是这样,难道,他们又被灭门了?

    说到:“黎兄弟,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凄惨。”

    “还不是拜你所赐。”

    一边一人叫到别再假惺惺了,你这畜生。

    有了他两的语气,看来,假冒者已经将崆峒派夷为平地了。可恶的独孤剑,你倒是要做多少罪孽呀。

    解释道:“这其中定有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人证物证齐全,你还抵赖?你说是误会,鬼才相信。”黎别合很生气。

    白衣郎君知道,就这样对他们解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除非证据确凿,可是,证据又在何处?

    “黎兄弟,我知道,我说的话,一时你很难相信,但是我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其实,我刚刚才解决了一场误会,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有人假冒我行凶了。”

    黎别合也不愿意相信,此事就是白衣郎君所为,但是,眼前真真切切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过念在当初救崆峒派的事情上分析,看来事有蹊跷。说到:“我就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白衣郎君说到:“前些日子,残叶门门主被杀,接着关家宅又遭突袭,事情还没有了结完,现在又是四帮门门主被害,一件件的事情都离不开我,关系着我,好在一一被我揭破。本想安稳一段时日,可是你们又这样,真是让人寒心那。”

    黎别合也听说了,残叶门和四帮门的事,虽是不知凶手是谁,但事情得到了答案,因此就不在关心了。今日提起,原来都是有关他的,好在都被识破,找到了真凶,那么,我们这次遭袭击是不是,也是冒充白衣郎君的人干的。

    想到这一点,好像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算是知道一点点因素了,因此对白衣郎君的态度大有好转。

    “依你建议,如何才能找到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