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对自己来说难以回答,还是听听凶手是如何对他们的。

    “要想见到凶手,我们就的摸清楚他下一步要干什么,这样,才有机会阻止他们前进。说说吧,我想听听经过,他们是怎么对你们的。”

    黎别合说到:“起先来的是白衣郎君,说要见我,听是白衣郎君,我自然是要见。走到门外,见他脸色阴沉,目光凶狠,我分析事有蹊跷,便与他隔了距离,原本我那热情高涨的态度瞬间转变。我还没有开口,白衣郎君冷语说,你就是黎别合?我应是,还不等我弄明白他这是怎么了,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就说那就对了,接着拔剑向我驶来。幸亏我早有防备,躲过了攻击。在混战中,又见绿凤又来与其联手,他们手法残忍,一招毙命,见势是要毁灭我崆峒派,在众位兄弟的帮助下我才幸免于难,目前,崆峒派的人只剩下他们了。“

    有了述说,白衣郎君联想了他们要行走的路线。要是按崆峒山接下来的路线分析,下一站目标应该是去中山寨。

    说到:”以我初步的断定,他们下一个目标会是中山寨。“

    听到答案,黎别合望望白衣郎君,那种眼神分明不确定,但是想想,也就觉得此答案有可能了。那么,是相信他还是不相信他。

    在见到白衣郎君与绿凤联手的那一刻,自己心里多么的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现在看来不得不信。

    ”既然是有人假冒,我黎别合绝不会上别人的当,做别人的刀子,替别人杀人,白兄弟,我信你。不过,我们现在要去何方?难不成真要去中山寨。“

    看看他们的伤势,白衣郎君说到:”不错,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你们先养好伤,要是估计不错的话,他们应该往中山寨赶。“

    黎别合明白他担心自己的伤势,说到:”我们的伤势都不是什么重伤,可以赶路的。“

    要是按他们这样的架势赶到中山寨何不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为了确保中山寨不受侵害,说到:”要不我先行,去通知他们做好防备。“

    黎别合说到:”你这就是嫌我们。“

    白衣郎君解释说到:”说实话,要是按你们这个走法,到达中山寨定是十天一个月,而凶手是不给我们留有多余的时间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的先行。要不是遇到你们,我还不知还有一波人在冒充我为恶江湖。前几次,都是人家牵着鼻子走,这次,我要被动变主动,牵着他们的鼻子走,一定将他们抓活的。“

    黎别合不知道其中的原因说到:”能不能把详情说说?“

    白衣郎君将残叶门,关家宅,四帮门的事情一一讲述后,黎别合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说到:”我相信你的判断,我支持你。“

    此时天刚大亮,空气不是很热,走起路来便快。白衣郎君告辞黎别合,一人前往了中山寨。临行前,要他们一定注意安全。

    付一卓来到一个小镇,小镇上不是很热闹,便坐在一家小吃店面要了吃的,细细品尝它的味道。还不等饭吃完,一个声音说到:还久不见了。”

    听声音,好似在哪听过,想了想,知道来人是谁了,他就是独孤剑。

    抬头看去,独孤剑就在他的左面。说到:“是啊,好久不见了。”

    “这么巧啊,一晃好几年,你躲到哪里去了?真让人好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真好。”独孤剑的语气显得得意洋洋。

    对于独孤剑的出现,付一卓先是一愣,这家伙不是在红宵呆着嘛,怎么在这出现了,也罢,既然遇上了就得想办法应对。要是前些日子,见了他不必担忧,应付他就跟玩游戏一般简单,如今不同了,他练就了幻影大法功,自己的格外小心。

    说到:“你这是要上哪啊,莫不是特意来寻我的吧。”

    “你说呢。”

    付一卓细细想想,这家伙要是去哪,按路线分析,是不是也去长圣教?说“要是这样,那我可没有功夫陪你玩了。”

    “你老可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今日一见要是不与你过几招,怎对得起你这名号。”

    付一卓摇摇手哎一声“那都是江湖朋友给的一种面子罢了,不足为奇。倒是你,练就了什么天下奇功,叫,,,幻影大法功,对,就是它。此功威力,我们都知相当厉害,如今你已着手练就,可以说天下无敌了,再与我一较高低,又有什么意思,不显的多此一举嘛。”

    独孤剑满意的说到:“既然你知幻影大法功的厉害,那好,我今日就不用此功,来个公平比试怎么样。”

    他这样说,存在着一定的阴谋,不管怎么说,今日要想摆脱他,定是难事,既然早晚与他比试,不如今日就借这个机会探探他的底。

    “那感情好啊,我也是好长时间没有舒张一下筋骨了,借机活动活动吧,在什么地方比试?总不能就在此吧。”

    独孤剑看了周围一眼,见四处人稀,说到:”我觉得此处甚好,是个很好的比武场所,就在此吧。“说着挥拳就上。

    付一卓见独孤剑动手,顺带将手里的饭碗扔了过去,借势跃到了外面。他知道,今日要和老贼比武,绝不能跟他硬碰硬,应该找机会溜之大吉。不是说自己害怕与他交手,而是,独孤剑练就了幻影大法功着实难以对付。

    独孤剑果然没有用幻影大法功,不过,谁能保证他一直不用呢。看着他的招式,依然是形刀手绝功,付一卓便是脸色变,手如刀。

    他两这样的招式几乎如出一辙,对方的手形也是如刀,不过不相同的是,他们的招式。

    不知不觉几十招已过,还是不能分出胜负,这个时候,独孤剑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自己说过,不用幻影大法功对付付一卓,如果现在变卦,岂不是给人留下口食。要是坚守诚信,便难以制服这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