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与独孤剑算是冤家路窄不期而遇。

    为了能让付一卓心服口服的追顺自己便答应他不用自己的绝活幻影大法功,可是,要是信守承诺就无法制服对方,这使独孤剑为难了,跟他比试到现在,还没有占到一点便宜,没想到这个家伙近日的武功这么厉害,真让人小瞧了。要是再一意孤行下去,显然,抓获他的计划就会搁浅不能再继续,想此,大丈夫做事失信又咋的,主要是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忽然住手,借势付一卓的攻势,跃至于一边,运功施展幻影大法功。

    比武正在继续,他忽然住手,还在一旁提气运功,看他架势,想来一定是要施展幻影大法功了,想此,立刻转身就地弹起,瞬间向人群集中地驶去,钻进了人群之中。

    为何要这样做,付一卓清楚的知道,要是没有掩护,自己想溜也是白费心机,只有靠旁边的人群来作掩护,方可万无一失可保平安,有了这样的想法,行动就是得心应手十分顺畅。

    独孤剑岂肯罢休追了过去,眼前虽然是人群,总不会掩护他一辈子吧,便在人群周围细细观察,希望能找到付一卓的下落,但是,寻了好久就是没有发现目标,气的独孤剑牙根痒痒。

    付一卓在冲进人群时,他知道,要想躲避独孤剑的魔手,就不能急于迅速离开,而是乔装打扮作佯装。在进入人群时,速度极快的扯下了身旁一男子的衣服给自己披上了新装,这样,独孤剑在瞅了好久就是没有发现目标于是放弃了查寻,回到了原位气呼呼的说,今日算他识相,下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话落走了。

    见到独孤剑离去,付一卓才露出头吐了一口气感觉轻松了。被换了衣服的男子,一无所知,付一卓脱下衣服说到:“谢谢你,年轻人。”说着将衣服还给了他。

    这时,男子才恍然醒悟,要不是自己还有一件衣服,定会亮起了后背丢人了。

    这个人这么厉害,从心底里佩服这些江湖人士,原来,武林世界不平凡,都是一些武学好手,只不过场面有时太血腥了。刚要开口说,要拜付一卓为师,付一卓便说,最好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不喜欢收徒。只好作罢。

    付一卓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真让人触目惊心,稍不留神便会性命堪忧,好一个独孤剑,要是下次遇到你,我绝不会轻易让你逃走。

    这样的想法,他在内心里其实已经把白衣郎君的势力涌含了进去。不然,就凭他一个人是很难完成对独孤剑挑战的任务。

    看看眼前的一片天,不知道,是前行还是停顿。自问,白衣郎君有没有到达长圣教,按时间的推算,应该是到了,现在,独孤剑老贼也去长圣教,到时,白衣郎君岂不是危险重重。想此,他再不能停留至此,理应即刻赶去长圣教,给白衣郎君搭把手,这样,就有机会拷杀独孤剑了。

    白衣郎君连夜赶路终于赶到了中山寨,虽然在心里没有太担心中山寨的安危,因为,温堡主父子也来了中山寨,可是就怕万一,温堡主他们有事临时改变主意那就糟了,所以,一路急赶,为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到了中山寨,见门口守卫依然如旧,看来,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凶手还没有到来,那么,是不是自己判断错误?罢了,不去想,先进去看看他们,既然来了,歇歇脚也好。

    守卫对白衣郎君相当熟悉,所以都是礼貌友佳。

    “有人通报是白公子到来,我还有些迟疑,见到你,我才停止我的怀疑。”奉峰抱拳见礼“白公子快请里面做。”

    奉峰听到通报早已出门迎了上来,希望他能给中山寨带来好的消息。

    白衣郎君见到奉峰见礼后说到:“温堡主父子可是来了?”

    听到这个问题,奉峰一愣“怎么,你知道他们要来?”

    “不错,不瞒你说,前些日子我们都在一起,所以我知道他们来此的目的。”

    “原来是这样啊。”

    “他们人呢?”

    “在大厅呢,”

    疾步来到大厅,见到温堡主与岳海畅谈,见此情况,白衣郎君总算放心了,悬在心中那块石头算是落地了。原本以为他们会兴师问罪,看他们态度,想来很冷静,或许,他们顾及到,卢家堡之事,不是他们直接的领导者,故有此态度。说实话,没有自己的女儿被害,面对凶手还这样的坦然态度对待,真是难为温家父子了。从这一点看,温笑佳有着极高的修养素质,这种素质是常人无法达到的境界。因此在心里由衷的佩服温笑佳。

    双手抱拳见礼岳海又见过温家父子说到:“温堡主,看你们姿势,也是刚来不久吧。”

    温笑佳微笑说到:“不错,我们行路慢。对了,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没有?”

    白衣郎君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听的大家都是愤怒。

    岳海说到:“|没想到这个独孤剑真是卑鄙无耻啊。可恨。”

    温笑佳说到:“事情解决就好,只是可惜了那个张宇奥和巧素素了。对了,你来此又是为何事?”

    “我离开四帮门后,在半路又遇到了崆峒派的一些人,他们各个伤痕累累,问了情况才知,他们又是被冒充我的人给伤的,由此判断,我料定他们会来中山寨,于是自己先急急的赶了过来,幸好,那些家伙没来。”

    “原来是这样。”

    岳海觉得事态紧急,对白衣郎君带来的消息可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中山寨危亦。

    说到:“白公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衣郎君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对策,说到:“岳寨主不必惊慌,说实话,我巴不得他们速速来此。”

    听他之言,破解此事,胸有成竹,至于什么计策,还是问清楚的好。

    “白公子言出惊人,想必已是有应对之策,不妨说说。省的我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