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自责,是自己考虑不周,致使事态分析偏离轨迹,难怪有些简单的问题都不好解决。(书=-屋*0小-}说-+网)

    不过,证据所显示,此事就是与独孤剑丝毫没有瓜葛,可是,温堡主这样的推断从何而来?

    一时陷入困局。

    此时,有守卫速来报,寨门口有一男一女,表情凶煞,自称是白衣郎君和绿凤,说是要见岳寨主,有要事相商。还特意说,顺者昌逆者亡,让寨主好好思量。

    听到这样的消息,该来的终究来了。

    白衣郎君细细的琢磨着该如何才能将这两个家伙捉捕归案,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稍有差池,鸡飞蛋打。

    岳海说到:“白公子,如你所说,他们终于来了,接下来,我们怎么样才能实施抓捕。”

    白衣郎君细细的想着,要想将他们抓捕,就得想法把他们稳住,要不然,抓捕他们也只能是一句空话。要想完成这样的计划,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诈降。

    想此说到:“岳寨主,要想实现我们的计划,现在只有委屈你一下了。”

    “委屈一下倒是没什么,只要能将他们活捉怎么样都值。但不知白公子怎么样安排的。”

    白衣郎君看看岳海说到:“很简单,你只需要迁就他们的要求就好。”

    听到这样的安排,岳海犹豫了,这要是传出去,岂不丢了颜面,日后再江湖上怎么混。

    想此说到:“再有没有别的办法可行?”

    对于岳海的犹豫,白衣郎君已经猜到了他内心的深处,不错,要是此事传扬开,对中山寨日后很不利,但是,自己觉得此事不会泄露出去的,因为,自己已经深深的将此事的后需之事撸了几遍,可以说万无一失,绝对不会出差错。

    信心坚定的说:“别无他法。因为,对方的要求很简单,顺者昌逆者亡,没有你选择的余地。“

    岳海还是犹犹豫豫,“要是日后让人晓得此事那就麻烦了。”

    “这一点,岳寨主尽可放心,我可以保证安然无事,绝不会泄露此消息的。”白衣郎君肯定的说。

    岳海知道,要是选择其他办法,那就不会保证他们能是活着的,想了想,或许明白了白衣郎君的用意,最后点头答应了。

    ”要我怎么做?“

    ”答应就好,不过,答是答应,但不能随意就答应了,否则,他们会生疑。接着,邀请他们进中山寨,大摆酒宴,酒菜里面不要放迷药,而在他们的筷子上做文章。“

    岳海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就是一个诱饵,诱敌深入。想此,与奉峰走下了山。

    而白衣郎君,温家父子则是躲到了一旁,注意动向,要是他们不愿意上山,就采取下山抓捕的准备。

    岳海来到中山寨的大门口,见到假的白衣郎君不由的一惊,天哪,怎么这么相像,如出一辙毫无差别,难怪,会有这么多的误会。

    白衣郎君见岳海到来语气僵硬的说到:”你可是岳海岳寨主?“

    有了白衣郎君的交代,岳海只能有俯首称臣的意思,但是在态度上绝不能丢了势气。

    ”不错,我就是中山寨寨主岳海。不知你们来此,指明见我是为了何事?“

    白衣郎君见到岳海这样的态度,算是一个不难啃的骨头,故,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说到:”奉我们宫主意思,与你们协商一件事,那就是顺者昌逆者亡,只要你们中山寨愿意尊顺我们宫主为武林盟主,我们今日就不会为难与你,怎么样,好好想想吧。“

    岳海装腔作势,深深地想着。但在心里骂着,就你们两个东西,也在此撒泼,要不是白衣郎君有交代,早就跟你们拼上了,还让你们在此撒野。心里虽是这样想着,但在脸上却不能表现出。

    想了一会说到:”有什么好处没有?要是没有好处,那你们还是滚回去吧。“

    ”吆喝,看来是个识时务者,嗯,好。好处那是一定有的,只不过,这事你与宫主去协商,我们没有权利。“白衣郎君很高兴的说着。”渴死我了。“

    有了他的提醒,岳海就有机会邀请他们入宴了。”你们一路来此,想必劳累奔波,定是过度疲劳了,这样吧,要不你们先在中山寨休息一下,我们再秘密商谈怎么样?两位可否愿意赏脸。“

    白衣郎君自然是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在他身旁的绿凤则是提醒他,小心有诈,不肯前去。

    岳海说”没事的,我只是一片好心,去不去由你们。要是你们觉得没必要进去,那我们刚才的话就算白说了。”

    这样一来,可把白衣郎君急坏了,好不容易达成了一桩,不能因为这个而黄了,另者,自己确实累了。赶了几天的路,自己是疲惫不堪,听到岳寨主这样的好客,自己怎能不积极,说到:“岳寨主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我们听你的安排就是。”

    来到会客厅,白衣郎君和绿凤都感觉空气清新很是舒服,但是同时,他们也是极度的提高警惕,以不变对万变,这就是他们平时的训练课程。

    照着白衣郎君的要求,大摆筵席,目的就是将他们双双抓捕。

    几道大菜已上,都是一些,羊肉,牛肉,鸡肉一类的,再加几个小菜,算是极为丰富了。在吃菜的瞬间,他们果然如白衣郎君所料想,随身都带着银针验食,待一一验完后,他们开始放心的吃了起来,殊不知,筷子上有迷药。

    迷药是中山寨花向海独制的,无色无味,毒性发作也很慢,需要半个时辰,这样,他们足可以美美的吃上一顿,还能美美的睡上一觉,因为,迷药的药性最多坚持三个时辰。

    酒足饭饱后,他们也是酣然入睡,算是计划一切顺利。

    白衣郎君看着他们的样子,真想给他们一顿嘴巴出出气。但为了事实的真相,不得不压下心中怒火。

    考虑到他们的安全,白衣郎君将他们的嘴巴打开,看看他们的牙缝里有没有藏有烈性毒药以防自杀。看了一圈,果然有,位置就在大牙前边第五颗。这个位置选的真好,很方便,一咬便破。于是用手轻轻将他们拿下,可是,很结实,就像生长在那里似的,牢固不可摧残。

    这怎么办,一时没有了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