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见行猎看自己的眼神显得难过的样子,自问,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才引起他这样的表情。(书屋 shu05.com)

    问:“你有事吗?”

    行猎赶忙隐藏表情说到:“教主有请义总管。”

    公孙雯转身要说有事,义泉已经睁开了眼睛说到:“有什么事?”

    “去了你就知道了。教主没交代。”行猎很不愿意告诉他。

    义泉琢磨了一会,但是实在是想不出是因为什么事,于是来到了大厅。

    公孙常胜要行猎去请人,自己便和独孤剑来到了大厅。

    见到独孤剑,义泉不曾相识感到疑惑,只好有礼貌的见礼问好,然后向公孙常胜说到:“不知教主要我来所为何事呀?”

    公孙常胜说到:“也没什么事,只是有个人要见你,故请你来。”

    义泉明白了,原来就是面前之人要见我,但是不知其原因,只好好好的打探一番对方。

    见其五十出头,但精神倍爽,而且双目炯炯有神,料想定是一代武学好手。

    说到:“不知阁下找我有何事?要是记得不错,我与你很是陌生,不妨问,怎么称呼?”

    独孤剑见到义泉,也是很佩服他的气质,没想到一个三十出头的人,竟然练就了绿魔大法,真是奇迹。看来这家伙内功非凡,要的小心应对了。

    “久闻义总管武艺过人,我是特意过来领教的。”

    听此话意,基本是明白了,原来是来找事的。不过,事情定不会这么简单,罢了,先比试一番再与他说事。

    “即使如此,那就请吧。”

    “痛快。”

    来到练武广场,义泉说到:“见阁下气度非凡,精神抖擞,想必武艺定是不简单,但是,我的武艺剧毒无比,要与我比武可要小心那。”

    独孤剑说到:“谢谢提醒。”说着开始用功。“出招吧。”

    义泉好不客气的用上了绿魔大法,意图将对方一举制服。有了独孤剑种种迹象表明,自己可不能大意。自己清楚的知道,对方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前来挑战的。

    见到义泉全身变了摸样,这才真正见识到绿魔大法本来的面目。要不是师傅提醒自己,自己或许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练习此功了。只是苦于关于此秘籍的章程不够完整便放弃了,没想到,让他找到得手了。对于此功的厉害之处,自己早有耳闻,要是按平常之功来处理,定会吃亏不小,索性用上了幻影大法功,让他不知所踪。

    看到独孤剑在暗自用功,并无明显动作露相,这是义泉有所疑惑之处。见他气息平稳,脸色正常,想必定是暗藏杀机。见他不出招,那么,他是以静制动了,罢了,还是自己先出手。想此出招了。

    独孤剑的招式,原本就是以速度取得先机而制胜,故,从不先出手,见得义泉而来,便仔细展望寻得机会下手,将对方制服,总之,绝不能与他对掌比试内功。

    义泉的招式果然狠毒,招招要命,再加此功是至阴之毒,可谓防不胜防,要是自己没有幻影大法功,看来很难取胜。

    见是幻影大法功,义泉知道面前之人是谁了,原来是独孤剑。既是他,那便与他一绝高低,也好证实自己,是不是天下第一,于是招式更加猛烈。

    而独孤剑的功夫忽有忽无,目标不定,此,义泉的绿魔大法真是一点力气使不上,虽是三十多招已过,双方都无伤害,所谓平手。

    公孙雯见义泉出去好些时辰都未归心有牵挂,于是来到了大厅,不想见到义泉与人在打斗,便想是仇家追至而来,想到夫君的安危,故奋不顾身想要出手对付独孤剑,刚做好了准备,但见他两都安然无恙的住手了。忙来到义泉身边问这问那一片关心。

    她的举动,公孙常胜很是生气,不过看到她是安全的,自己也就不再计较了,反而,对她心疼起来,真是可怜,自己不敢想,要是她知道真相后,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无奈的摇摇头叹着气。

    义泉抱拳见礼显得十分真切,说到:“久闻独孤宫主,幻影大法功威名江湖,今日领教果然名不虚传,让人折服呀。”

    独孤剑说到:“义总管客气了,绿魔大法让你发挥的淋漓至尽,真是无懈可击呀,另老夫佩服。只是现在还无分出胜负,看来,只有待来日了。”

    独孤剑说这番话,不是不想与义泉一绝高低,而是觉得再这样下去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这样,就会给公孙常胜渔翁得利的机会,到时,定会有危险存在,故决意不再比试下去。

    义泉自想赢得比武,没有想到最后的结局,而独孤剑突然终止比武,他是想不通,也不去想,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一绝高低。看着独孤剑的气势,应该低于自己的优势,借机不取得胜利,那么,日后定会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说到:“独孤宫主这样的做法,真让人扫兴呀,没有分出胜负,就这样不了了之,这样为止了,是不是可惜呀。”

    独孤剑明白义泉的心思,但是今日,万万不能再比试下去。

    呵呵两声说到:“不瞒义总管,此次而来,不是为了和你一较高低的,而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

    义泉奥一声:“是吗?什么事,请说。”

    原本借此次机会,到了时机就可以将义泉处置,没想到,独孤剑这个老匹夫很狡猾,不知是他猜想到自己的目的,还是就不打算与义泉比试,这样做,想必,今日就是个见面礼而已。想到这一点,自己不由得生出了一身冷汗,觉得这个家伙隐藏的太深了。

    独孤剑笑笑说道:“今日来此,是应公孙教主所邀,来此一聚的,没想到你已是长圣教的总管了,因此,想和你比试比试,虽没有分出高低,不过,来日方长,今日就作罢吧,可好。”

    义泉原本的想法,就是一绝高低分出胜负,这样,自己行走江湖就不会遇到不敬之徒了,而是,所到之处都会受到无穷无尽的尊重,现在可好,他不比了,真是可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