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常胜想到后果不得不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这样的要求完全是一种威逼利诱,不答应不行。

    “既然独孤宫主看的起本人,我还有什么不情愿的。”

    随着公孙常胜的答应,独孤剑高兴了,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可以说,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一直在门外隐蔽等待消息的付一卓,觉得,独孤剑进去好些时间了,按理说,白衣郎君有所反应的,可是静悄悄没有任何动静,莫不是有什么情况?刚要想溜进去察看一番,就听得有人在打斗的声音传来,想来,白衣郎君与独孤剑干上了,仔细聆听后,并没有听到刀枪棒棍的声音,想来,这种声音不是白衣郎君在打斗,要是兵器打斗,声音并不是这样的,由此安心了。那么,白衣郎君他来了没有。要是按时间推算,他应该是来此了呀,可是怎么没有一点动向表明呢,想了想,就是无法想出很好地解释,于是决定问问门口守卫,便绕了个大弯子来到门口。有守卫早已拦阻说道:“什么人?”

    付一卓开门见山说道:“我是来找人的。”

    “谁?”

    “一个叫白衣郎君的年轻人,他来了没有?”

    “他来了,不过早走了。”

    守卫这样回答,是他们根本不知里面发生的事情,只知其人来了但不知道里面的一切。

    得知消息的付一卓这下放心了,那么,他现在又在哪呢?想了想,罢了,去滁州找他,因为,小子经常提及此处。

    白衣郎君连夜赶路终于赶到了红霄。本想从偏门而入,又想不行,这样会引起注意,于是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堂堂的进入了红宵。

    守卫见是廖启海回来,看来,这个家伙完成了任务,看他样子,多嚣张。

    “廖启海,在外执行任务的日子好不好受?瞧你,现在的样子比以前英俊多了,简直就是大变脸,潇洒威风,多牛逼啊。”

    白衣郎君清楚了,原来,廖启海以前是个门卫。

    说道:“各位辛苦了。我还有事要办呢,就不和你们聊了,有机会我定会出来找你们。”

    说着,径直往里面走去。

    “哎哎哎,多聊会嘛,瞧你那样,去,”说着挥了手。

    白衣郎君知道,廖启海定是与这些家伙都很熟,要是与他们畅谈,定会露出马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此速速离开。再者,自己的时间也很有限,得抓紧时机才是,想此,果断的离开了。现在,是进了红宵,那么,目标又在何方?这使自己极为头疼,不由的停下脚步四处张望。看了眼前,眼前的环境都是一个样,除了一排排的建筑物,就是建筑物,根本没有自己所需要的一点关于目标的线索,哪怕是有个提示也好,可是,一样清一色的建筑物没有任何的指示,让自己不知所措。

    就在东张西望的时刻,一对红衣女子从左边很有秩序的走过来,见到白衣郎君的神态,红衣女子们停止了前行。因为,在红宵的规矩,是不容许任何人独自相处的,这一点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领头的注意了白衣郎君好久,她的心里在琢磨,他是不是廖启海,要是廖启海,他为什么不懂这里的规矩,可是,要不是廖启海,那他应该有所防备才是,想到这一点,犹豫了,决意问问情况。

    说道:“廖启海,牙玉不是与你一起执行任务去了嘛,怎么,回来的是你,他人呢?”

    白衣郎君脸带微笑说道:“她不辛身亡了,此,我只有一个人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站这里干什么?”

    “我是在考虑,如何向宫主交代,故,在此想事。”

    领头的嗯一声说:“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成功了,瞧,这是他们的合作书柄。”

    说着拿出了证书给领头看,领头赶忙推辞说:“我没有这个资格,还是留着给宫主看吧。走。”

    说着就要离开。

    要想见独孤剑,可是不知他在何处,要是东串西串定会引起怀疑,便叫问:“我要见宫主,有要事回禀。”

    领头回过头来说宫主不在。

    听到这个消息,白衣郎君几乎蹦了起来,天呀,天助我也。只要老贼不在,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为所欲为的日子了,可惜不知,老贼去了哪里,要是得知,自己的时候是否充足,就可以把握了,不过不用想这些,想必老贼此次离开,定会有些时日,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抓紧时间,尽快了结此事。

    现在正是正午时,自己的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因为,看到了一对红衣女子提着饭具,看样子,是要给什么人送饭的。看了她们的路线,像是要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想想,定是有什么人让她们控制了起来,而这个人对她们很重要,便想去见一下,于是悄悄尾随。

    果然,她们没有走进任何房间,而是来到一道长墙跟前停了下来,将墙上一块颜色稍稍不同的红砖按了下去,瞬间,那道墙向后翻转,接着,出现了一道门。

    这样的情况,让白衣郎君不由的吃惊不少,乖乖,这么的诡异,想来,红宵这个地方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定是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那两人走了下去便要跟过去,可是,门被顺便关上了。想迅速的随之,又怕打草惊蛇,于是觉得不易紧跟,而是待她们出来再行动,岂不安全。

    过了一刻钟,那对红衣女子出来了,他们向四周扫了一圈,见没有人便放心的走了。

    看她们的神情分析,看来,这个暗置机关,只有她们两人知晓。

    待她们走远不见了踪影,白衣郎君也打探了四周,见没人,便按了机关,见门打开,放心的走了进去。

    门打开,眼前是一个斜坡,看来是一个地下室。虽然外面灯火辉煌,里面却是死气沉沉,一点白日的迹象都没有,显得黑呼呼的,不过,也许是白天的缘故,地下室才显得,虽是光线暗淡,可还是能模糊的见到一片清晰可见的地下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