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疑虑了一时,但是理不清其中的道理,玛子早已死去,不可能认识这小子的,可是这小子提及,这就意欲着这小子认识玛子,那么,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想此说到:“你说这话,难道,你认识玛子?”

    白衣郎君毫无遮拦的回答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错,我认识玛子。”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说起这事,还的感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不认识玛子,想想,还真的谢谢你,”

    独孤剑更是迷惑,这话又从何说起,听他话意,难道是我促成了他们相识。

    “此话怎讲?”

    “记得在张家村你救过一个人吗?”

    独孤剑想了想当时的情况,救得之人不是你吗?你还在问我,多此一举。

    “这又能说明什么?”

    “不错,要是没有你把我带至那个漆黑的山洞,我又怎么能见到玛子。”

    独孤剑很是惊奇,那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而已,要是按他的说法看,怎么,玛子就在里面?要是在里面,怎么可能不出来,要是一个活人没有任何的动静,看来,是死了,那么,他的尸骨就在里面。可是,这与这小子认识玛子又有何干?越想越觉得离谱。

    说到:“你别在那胡说八道了,我才不信。”说这话想想,有这个可能“你说你认识玛子,说说,你与玛子是怎么认识的?”

    “我都说了是你成全的,真是的。”哎呀,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就不卖关子了。你把我带到那里,我醒来觉得渴,听到前方有水的滴答声,我便走了过去,可是,水声来自墙那边。我就想,既然有水声,看来,我就有活下去的条件,但是墙壁厚实,又没有门,当时我绝望了,可是又一想,不对呀,既然对面传来水声,那就说明,此墙必是于此处先通的,想到这一点,我坚信,必是有门,但是,门在何处呢,既是有门,又不显出,那么,就是有机关所控,于是我在墙壁上找起了机关,找了一时,终于让我找到了,并成功的打开了门。我走进去一瞧,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白衣郎君的讲述,听的独孤剑关心之至,自问,是自己大意疏忽了?不可能呀,我在此山洞,几个来回了,怎么就没有发现里面还隐着一个山洞。想想玛子掉下去的地点,就是此处,看来,他没有掉下山崖,而是在半空中遇到了此山洞,故跃了进来。虽然自己怀疑了几次,可就是没有发现,他尽然在山洞的另一端藏着,真是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难道,山洞本身就有此处存在吗?要不然,无法解释的。想到此处,他不愿意再想下去,因为,已经没有意义可言了。

    “既然你把事情都说的很清楚了,还让我猜,你真是有意思。”

    “既然,你不猜,那我就告诉你吧。不错,的确是玛子,只不过,,,,,,”

    “只不过是一堆发黑的尸骨是吧?”

    独孤剑抢言,得意洋洋的说着。

    “没错,是一具发黑的骨骼,至于如何成了这样,我已经将此事调查的很清楚了。”

    独孤剑很有兴趣的奥了一声,表示想知道原委,说到:“不妨说说。”

    既然老贼想知道原因,那就告诉你他,这样,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做准备。

    “好吧,既然你这样有兴趣,那我也不能扫了你的兴,是不是呀。玛子中毒,是淮西四子对玛子不满此怀恨在心,因此出此之策下了毒,然后通知你,要你半路截杀。这样的好事,对你来说,就是坐收渔翁之利之事,你岂肯不愿意为之,因为,你一直对玛子怀有叵测之心,巴不得玛子即刻死去,这样,就没有人在江湖中压你一头了,到时,你霸占武林就没有拦路虎。其实,你早有此心,只是苦于没有良机,不想,淮西四子就给了你这个机会,迫不及待的与淮西四子达成了协议。这份协议,对你们两家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所以,都很赞同。没想到是,你并没有如愿以偿,因为,你没有亲眼见到玛子倒在你的面前。虽然你一直在玛子坠崖的地方寻找了好多遍,可是,你忽略了,一个武林高手,在濒临死亡时,最后的挣扎,那股力量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在咽气的时刻,他能完成最后的交代,也就是遗言。”说此,白衣郎君有买起关子,“独孤剑,想不想继续听下去?”

    独孤剑怎不想听下去,没想到这个小子把当年的事情还原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不由得开始有些佩服,说到:“不错,你说的经过都吻合事实,佩服,只是可惜,他最终还是死了,所以,我没有遗憾。接着说,我倒要听听,一个快死的人他能做什么?”

    “在我们看来,玛子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可是,我们都不能低估他的能力。在临近断气之时,他做好了一切交代,就是让有缘人铲除叛徒,让余角一派发扬光大。”

    独孤剑似乎明白了,原来,就在那一刻,白衣郎君得到了玛子的子爵剑法,要是这样分析,那么,白衣郎君就是玛子的入室弟子了。要是这样,就不能对其手下留情,否则,将来挡自己登上武林宝座的人就是此人。

    想此说到:“既然得知了你师傅就是我所杀的,那么,就应该为他报仇雪恨,这样,才是玛子的好徒弟,来吧,小子,今日我就给你这个机会,看你要不要。”

    这样说,完全是激怒白衣郎君,让他失去理智,因此就会方寸大乱,这样,杀他就轻易的多了。

    对于独孤剑的话,白衣郎君当然理解其中的寓意,但是自己有克制情绪,万不可上他的当。说实话,自己哪能忘记这仇而不报呢,而是,自己的武功确实不适合在现在报仇,要是这样做,就是以卵击石,飞蛾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