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强忍心中怒火,绝不能就此为师傅报仇,否则,就会中了独孤剑的计谋。转头看了百变手一眼,见他已经到了山崖的边缘,觉得时机已是成熟,便没有必要与老贼周旋下去,瞬间挥剑劈了过去。

    独孤剑在白衣郎君看向百变手的瞬间,想到,为什么百变手会慢慢移动到山崖那边,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想了想,明白了,其他的路已经被自己堵死了,山崖是唯一的逃生之路。想到这一点,心里有所疑惑,明知那是绝路,为何还有一意孤行,这与死在我的面前又有何区别,不对,既然他们有此打算,就会有所把握。可是,那必定是几百米深渊,怎能轻易落地,想此乐了。但是,万一,,,,,,

    高兴说到:“看在你武功还不错的份上,今日,我就破例,不杀你,我可以让出一条道给你们走。”

    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也不会掉下馅饼。老贼这番话,分明是以防万一,让我们跳崖脱逃,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山崖我们自然是不敢跳,只是出于活命,我们只有跟你拼了。”

    说着挥剑劈向独孤剑。

    独孤剑心里清楚,他们绝对要搏一搏,而不是于自己对决。于自己对决,那就是必死无疑,可见,他们是多么的狡猾。

    见到白衣郎君挥剑劈来,即刻躲开,来一招飞鹰锁喉,这样,就可以将白衣郎君急速的控制,跟着,一切胜局就此锁定。

    这招,就如空中飞的大翅盘鹰,见到猎物双爪齐下,将其咽喉卡死。这招进行中,就在白衣郎君劈下剑时,趁他不留意进行。

    但是,白衣郎君丝毫不能怠歇对独孤剑的留意,如有,便全盘皆输。独孤剑的速度再快,也不能迷惑住自己的双眼,那速度,就在不足秒间完成,就如一道影子,忽,就出现了,而且,只有一只手顷刻间速来,见其影,躲其避,就是这样的速度,都显得很慢很慢,差些就被抓住。见到大手,猛然向后,身子一个趔趄势,就地,三百六十度,乌金剑着地做支架,接着抡起乌金剑反攻,一个拦腰势,横扫,威风凛凛,要是躲闪不及,定会被一斩为二。

    这一招,独孤剑始料不及,差些被剑刺到。见到白衣郎君躲过锁喉,就想接着一拳打过去,还不曾出手,不料,他却是身子趔趄,就地挥剑而来,见之,忙退后就地临空,要是自己反应慢,那就中招了,想想这家伙这招,真不可小觑。

    见到独孤剑退去,白衣郎君觉得时机已到,再不可与其比拼,否则,难以脱身。于是来到百变手身边,拉起他的手径直跳了下去。

    独孤剑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迅速的尾追而去可是还是迟了,白衣郎君带着百变手已经跳下了山崖。就在白衣郎君跳的那一刻,独孤剑已经赶到,也随之跳了下去。

    在空中,人没有一定的支撑,一定是头朝下脚朝上,正因为这一点,独孤剑抓住了百变手的一只脚,他就是在想,只要能把百变手拉回就是胜利,可是,白衣郎君也在死死的拉着百变手,即刻,三人在空中形成了老鹰争夺食物的场面。白衣郎君拉着手,而独孤剑拉着脚。由于相互持力,就形成了旋转模式,因而,降落的速度大大减慢,这样,就有了机会,接触到旁物,转着转着,山体上出现了一颗歪脖子松树。他们谁都知道,谁能借力松树,谁就是赢家。因为,只要脚能沾到一点力,就会爆发出原来的力量,而对方又是无处可藏,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要了对方的命。

    眼见松树就要到,而它的位置就在白衣郎君这边,独孤剑担心了,不能坐以待毙,要想法让白衣郎君转过来,想了想,有了办法,就是使劲向后一拉百变手,随着自己的拉力,白衣郎君和百变手便会反转,因此,自己的目的就实现了。想此,果断的一拉,果然,成功了,白衣郎君向反的方向转动了,而自己,正向松树靠近。

    见此情况,得意地说到:“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这样的情况,让自己防不胜防,要是让老贼得逞,看来,危亦。

    怎么办?

    放眼看去,空空如也,没有一处可借力,心里有些着急了。眼见独孤剑就要占据歪脖子松树,自己却是无计可施。

    百变手见此情况说到:“不急,有我呢。”

    这是何意?白衣郎君看向百变手问:“你有办法?”

    “有,借我身躯,与他抗衡。”

    “这怎么能行,不行,我再想办法。”

    “没有时间了,快。”

    白衣郎君真的不想踩踏百变手的身躯,可是,周围没有一点可利用的,要是不这样做,那么,后果真的是很严重。

    独孤剑已经准备就绪,站立在松树之上,这样的举动就在瞬间,白衣郎君无奈,只好使劲一拉百变手的手,借机转身上了百变手的后背站稳,借机挥剑劈向了站立在松树上的独孤剑。

    独孤剑站上松树,立刻施功,一掌就要打向白衣郎君,可是,没成功,就迟了一步,便没有发出那一掌。

    在他发功之时,白衣郎君的乌金剑已经劈了下来,要是躲避不及,便有被一分为二的危险,于是瞬间收功,就地一跃,霎间,回到了山崖之上,气得他两眼发青。

    骂道:“小子,算你命大。”吩咐道:“速速包围崖底,让他们插翅难逃。”

    白衣郎君立刻跃下百变手的身躯,说到:“把我抱紧。”

    只要没有老贼的打扰,百变手就会没有任何的拘束,此,抱紧了白衣郎君。

    说到:“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对于如何下的山崖,白衣郎君心中有数。

    说到:“无忧无虑的往下降就好。”

    山崖可真深,不过,经过刚才的一番拼斗,也算是快见底了。

    白衣郎君细思量着,所以注视着地面的变化。降落速度果然很快,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而耳边的空气开始有了变化时,白衣郎君心中意识到,地面立刻就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