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红衣女子们细细搜索,分析出的原因,就是,她们也在寻找白衣郎君所说的秘密基地的线索。(书=-屋*0小-}说-+网)

    是装作不知,任其搜寻,还是出手干预?要是任其,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想此,果断的出手了。还不等明白过来,十几个红衣女子们就被点穴控制了。看着一动不动的红衣女子,自己却是为难了,尽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们。要是将其放置于此,那么,她们待解开穴位,自然的,便会接着找寻,这样一来,自己刚才的忙活就等于徒劳。可是,处置她们,那就意味着全部结果了她们,这样血腥的场面自己是不会在这些无辜的女孩子身上制造出的,怎么办?一时为难了,没良策可对,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给予自己的答案,就是没有见过她们。想此,把原本她们寻的方向的方向给予了反方向,也就是,把她们的身体转个位,这样,它们的线索便会从根本上移开。有了这样的解决办法,便立刻动手完成了一切,接着满意的离开了。

    而白衣郎君带着百变手则从另一个方向走向了华玲玉的秘密基地,因为,要从刚开始来的那条路行走,必会发现引起注意,说不定,还会被围追堵截。

    因此走另一道,没想到是捷径,白衣郎君高兴不已。

    见到华玲玉问安,见欢乐七身问好,又见了无己老人三。

    见到白衣郎君带回一个人,华玲玉说到:“这位是?”

    百变手见过华玲玉说到:“我是江桥尔,见过华玲玉。见过欢乐七身。”

    在来的路上,白衣郎君就把这里的情况给百变手说了一遍,所以,百变手便知这里的情况。

    欢乐七身见过百变手,颜果卿说到:“你们这是从哪里来?”

    百变手说到:“一言难尽啊,具体说,是从红宵来。”

    “红宵?那不是老贼独孤剑的地盘嘛,说说,是怎么回事?”颜真卿好奇的问。

    这样的好奇心,颜真卿真是不敢相信,老贼是何等的厉害,进了红宵,就等于走进了阴曹地府,哪有这样的,还能安然无恙的出来,这不是在说逗嘛。要是说,他们是从红宵来的,觉得疑惑故问之。再说,白衣郎君不是说去长圣教了嘛,怎么在红宵,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二十几天前,被独孤剑活捉了,起先,我是想一死了之的,可是老贼说,不用这样做,这样做就等于白死毫无意义,想了想,也是。于是我打消了这样的念想,看看老贼到底要做什么,然而,他要我给两个人仪容,刚开始,我也不想做,但是后来想想,罢了,不就是整个容嘛,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于是我就答应了。昨天,白公子来了,就这样,把我给解救了。要说怎么样出来的,那场面可真刺激,不过,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原来是这样,”颜真卿又对白衣郎君说到:“白公子,你不是去长圣教了嘛,怎么又出现在红宵呢?”

    白衣郎君往前走了几步说到:“真是万险啊。”

    于是把情况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华玲玉说到:“真没想到,这个义泉尽然练成了绝世的武功绿魔大法。”

    听华玲玉的口气,看来,她应该晓得此功。

    白衣郎君说到:“华前辈,听你口气,你对绿魔大法很清楚?”

    “不错,我是清楚它的威力,但是我并没有亲眼见过此功。关于它的详情,我也是听我夫君给我讲过。”

    说到夫君,华玲玉的眼睛不由的湿润了,看到这一幕,白衣郎君忙说对不起。华玲玉说没事,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很是在意,但华玲玉不愿意说,看来必有隐情。

    颜果卿对公孙雯失忆之事很感兴趣,说到:“公孙姑娘在这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开朗,为何无辜就失忆了,这有些说不通呀。”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也想知道,他不知道对这个问题问了有多少遍了,总之很多很多次,甚至无数次,就是无法得到答案。有时想想,要是有那么一丁点线索提示也好,自己就可以得知公孙雯为何失忆的原因,可如今,信息渺茫,可以说根本无从说起。每每想到这个问题,自己就会自责,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与自己有关,甚至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要说绿魔大法练就后,便无所不能,要是这样的理解,看来,公孙雯失忆,必定与义泉有着密不可分的原因。但是,就这样的看法,也不能说,公孙雯就是义泉所控制着。至于什么真正的原因,还是见识一下此功,方能有知晓。

    “看来,我们的瞅个机会去会会这个义泉了。”

    白衣郎君听到华前辈有去长圣教的意愿,刚好合自己的心意,高兴的说道:“华前辈要是前往长圣教,那公孙雯就有的救了。”

    华玲玉没有回复白衣郎君,只是看着白衣郎君,那种眼神显得忧郁,好像在说,此事可不能抱希望,必定,绿魔大法可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邪功。

    想此说到“记得,在五十年前,煞教教主秋洞天发明并创造了此功,此功最大的优点就是剧毒无比,稍有不慎便会中毒而亡。这次白公子能逃过这一劫,算是万幸,虽说是毒圣的解毒丸对此功之毒有奇效,但是,也只能抑制一时,要想解去全毒,还需找到白公子服的第二副毒药,要不是阴差阳错的喝了另一波毒药,想来,千难万险,看来,白公子长圣教之行可谓凶多吉少呀。至于公孙雯姑娘的失忆,我的想法是,此事一定离不开义泉。要说其原因,我现在也是毫无线索。”

    听到这样的回答,白衣郎君有些泄气,不过,华前辈倒是提醒了自己,都是义泉所为,那么,这就意味着,与他的绿魔大法功息息相关,至于什么原因,真的还的细细查探。

    颜果卿叹了口气说到:“没想到,公孙姑娘离开这,遭受了这么多磨难,真是让人心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