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见到百变手的样貌分析,觉得和自己的年龄相差无几,看来是真的百变手了,只是可惜他身中剧毒不能与自己好好的切磋武艺了。但是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此的,而且身中剧毒。

    “小子,他这是从哪里来的,还这副样子。”

    白衣郎君说:“是在红宵遇到的,没想到,他被老贼抓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付一卓细细想想,百变手最拿手的绝活就是仪容术,老贼把他抓去,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仪容几个白衣郎君的面孔,要是这样分析,那么,江湖上所干的一切有关诬陷白衣郎君的事情,原来都跟他有关。

    想到这,付一卓大怒:“好个廉不知耻的东西,尽然还有脸在小子面前晃悠,羞不羞,要是我早去死了。今天要不是看在你中毒的份上,非的暴揍你一顿不可。”

    百变手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法求得谁的原谅,虽是自己不情愿,可是自己还是做了,这就等于是凶手的第一帮凶,责任无法推卸。至于他们怎么样指责和处理,一点怨言都没有。

    一个多时辰后,华玲玉带着毒圣来了。

    白衣郎君见过毒圣说到:“前辈,你快看看百变手是中了什么毒。”

    毒圣说不急,华玲玉已经将实情告知了。待把脉后说,“除了三叶草,还有西域的滑石粉,贝草,将创,蛇毒胆,但药性属温故慢性之。”

    白衣郎君明白了其药性,但不知可有的解急问:“可有医解?”

    毒圣微笑说到:“有。”说着从衣袖里面取出一味药丸“这是败毒解丸,相信,定会抑制毒性蔓延,而且,还能驱根。”

    听到毒圣这样的解释,大家的紧张气焰瞬间消失。

    “对了,听玲玉说,你也是身中剧毒,驱解过程很是有趣,所以,我想知道,你们服下第二味毒药时,身体那种特别的感受,你能说说吗。”

    对于这个问题,白衣郎君自然是直说无妨。

    “第一反应就是想吐,恶心,腹胀,接着就是要方便。”白衣郎君又想了想,看,有没有,没有没被想起的事情,努力的想,最终答案没有。“基本就是这样了。”

    毒圣点点头,那种表情显得很是满意。又看付一卓,

    见到付一卓后,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特别的眼熟,可就是想不起。

    问“你是?,,,,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郎君刚要开口,被毒圣挥手拦阻“让我再想想,我一定记得他是谁。”

    在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夫君曾与他彻夜畅谈,记得夫君告诉过自己他是谁,可能是由于时间的缘故吧,记忆才这么模糊。仔细想想夫君告诉自己时的那种口型,终于想起来了。那天,也是跟夫君商议大事的时候,所以,不曾记住此人的名讳。想到夫君告诉自己的那一瞬间,终于想起来了。

    “如果记得不错,你应该就是金面一刀付一卓。”

    听到毒圣能知自己,想来定是了解自己,但是自己对此人却是没有什么印象,即使有,也是匆匆而过,因此,印象没法深刻。

    想此说到:“没想到毒圣还能记得我,真是我的荣幸啊。”

    说着话,在脑袋里面对毒圣慢慢扫描,看,有没有一丝记忆。隐隐约约有些记忆,不错,是有记忆,记得是有过一面之缘,但依稀觉得,那是个黑夜,所以,确实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毒圣对白衣郎君的遭遇,感到很是关注,因为,他的一路解毒经过让自己十分着迷,要是搞清楚当时的状况,看来,绿魔大法功之毒就有的解了。但是现在,白公子对那味毒药的特性完全不记得,这就增加了一定的难度,要想得到答案,自己就的亲自去趟四帮门了。

    看到毒圣想事,白衣郎君问“前辈,在想什么呢,需要我的帮助吗?”

    毒圣看看白衣郎君,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但是,又能说些什么呢,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没什么。”

    华玲玉见到付一卓说到:“原来你就是闻名江湖的金面一刀付一卓呀,我想,你一定是一个六七十岁的大老头,今日一见,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令我吃惊。对了,你们还没有吃饭呢,瞧我,都忘了,我这就给你们煮饭去。”

    毒圣对白衣郎君服的那第二副毒药心有不甘,总想从白衣郎君的嘴里得到些什么,虽然,他知道的不是太多,总可以提供些有用的线索。

    说:“白公子,你再仔细想想,你拿到那包毒药后,它的颜色是什么样的。”

    白衣郎君想了想当时的情况说到:“它的颜色呈土黄色,不过有一包颜色稍深,呈焦黄色。”

    毒圣满意的点点头说到:“这就对了,要是不出意外,我的猜测可能是正确的。”

    白衣郎君不明白毒圣在所说什么,但是自己心里很清楚,毒圣是一个解毒高手,那么,对她起了兴趣的事情,自然就是制毒方面的取材问题。

    想此说到:“看来毒圣前辈,又炼制出了一种新型的解毒丸,恭喜前辈了。”

    毒圣说:“不错,是值得好好的恭喜一番,但是,所需药材我们还没有,所以,恭喜一事,还需稍待。”

    “药材?需要什么样的药材,我帮您去取。”

    毒圣根据白衣郎君所描述的毒药药的颜色情况有了定论,说到:“黄花,,,,,,等等,这些草药都很珍贵,最重要的是扁玥这一味,可以说,几乎难寻。而它们都不在内陆,而是在东南方的一个小岛上,此岛名曰仙画岛,要想取得它,就的漂洋过海,风险极大。”

    听到毒圣的介绍,白衣郎君依稀记得有人曾今提起过此岛,在哪听过呢,仔细的想着,想了一会,终于想到了,就是中山寨请来的那位郎中所说过。有了这样的提醒,意识到,这可是解决绿魔大法功之毒所需的草药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