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见到眼前的一幕,恨透了暗下杀手的人,也对逍遥一郎的行为厌倦,无奈,只好制止逍遥一郎然后撤离。还不待走几步远,奉峰和岳海急匆匆的走了出来,见到这么多的伤员和死尸,大怒。

    奉峰指着绿凤大骂:“女魔头,休走。”

    说着就挥刀而上。

    奉峰的刀法可以说练得也是炉火纯青,但是在绿凤的凤凰剑法相比之下,相差甚远,根本不是绿凤的对手。他们俩对比,就如隔着一个台阶,天壤之别,无法相提并论。

    绿凤除了自己独创的凤凰剑法之外,再加乌金剑的自身的威力,足可以绞杀中山寨一干人等。但是绿凤不会这样做的,因为,他们各个都不是该死之人。因此在出手方面,还是有所顾忌,因此,只是防御而不是出招相击。

    逍遥一郎对绿凤婆婆妈妈的做法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擅作主张挥剑杀向岳海。

    岳海本想与奉峰联手斩杀绿凤,可是,几十招都过去了,仍没有结果,反倒觉得吃劲不小,想来这家伙是个强敌。再是把自己所有的绝学都拿出手,也不是绿凤的对手,好在绿凤不愿意出狠手,而是在伺机寻找机会,想把此事解释清楚。

    但逍遥一郎已是不耐烦,挥剑而来,杀向岳海。

    逍遥一郎在红宵,被独孤剑训练的,青红剑法熟知妙用,取其锐,用之狠,招招毙命,剑剑要害。

    由于这样的劲敌,岳海根本不是对手,就连防御也是躲闪不及,因此,被逍遥一郎狠狠的,一剑直刺心口,见到这招,哪能有防备,只是灵巧的一翻身,也就是微微把身子一斜便躲开了剑刺心口,但是,狠狠的刺进了心口旁,肋骨位置。好在自己在极力的后退,因此,只是伤了皮毛,借势倒地一滚才算躲开了追击。逍遥一郎还要继续,但被绿凤制止。奉峰见到岳海受伤,便住手扶起了岳海说,你没事吧。岳海看看伤口,和自身的感觉,判断说,应该没事,只是皮外伤。

    逍遥一郎说到:“识相的,快把人质交出来,不然,让你们死的难堪。”

    原来他们是来要人的。

    为了不使白衣郎君的计划失败,奉峰说到:“我们这里没有你们所要的人质,我想你们搞错了。”

    说着话,心里在想,是谁泄露了这等机密,要是让自己查出来,定会将他大卸八块的。

    “我们没有搞错,要是你们执迷不悟,不肯交出,那我们今日,便会血洗中山寨,要你们一个不留。”

    这样的话,听起来很渗人,不错,要是按他们的武艺来说,铲平中山寨应该不在话下,既便是这样,也不能认怂。再说,我中山寨上千号人众还怕他们两个人不成,真是笑话。

    想此叫喊道:“中山寨弟子听令,将他们格杀勿论,就地掩埋。”

    号令一出,人马黑压压直扑而来。

    绿凤清楚地知道,要是这个时候与他们拼杀,定占不到便宜,岂不是以卵击石,再说,这样血腥的场面自己绝不能制造,想此让逍遥一郎立刻停手撤走了。

    逍遥一郎岂肯罢休,很不情愿的看了绿凤一眼说,“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不能撤。”

    绿凤知道,这家伙已经完全失去了以前的理智,现在,就是一个没有脑袋想事的机器,要是不把他制服,他定会为非作歹的,接下来还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是命令。违抗命令者杀。”

    这道命令,把逍遥一郎彻底的震住了,没想到他听了。

    原来,他是听到训练语言就会听之。看来,他的意识只是纪律,而不是正常人的思维,就是说,他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被完完全全的控制着。

    见绿凤撤走,奉峰想,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走了,便命令追击,但被岳海阻止说到:“算了,不去追了,把伤员医治就好。”

    此时,一个弟子急匆匆赶来,脸上还有伤,手也在流血。他边走边喊,不好了,来了几个蒙面人,把人质杀了。

    这样的消息可不是好消息,一伙人着急的赶去了,看之,他们都已经散命了。看了刀法,一招致命,根本没有反抗的迹象,想来,是熟人作案。要是这样的理解,那么,就是逍遥宫的人所为,目的是销毁证据。

    奉峰说到:“这下,不好向白公子有个交代了。”

    岳海想想说:“也没啥,实话实说吧。”

    “希望他能理解。”

    岳海想着今日的绿凤和白衣郎君的冒充者,跟以往不对劲。尤其是那个绿凤,她并不想动手,而是一味的退让,这一点让自己难以琢磨。

    说到:“奉总管,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绿凤,她今日的态度,我觉得有些奇怪。”

    奉峰想了当时的场面一遍后,觉得也是,“不错,怪怪的。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他两细细思量着,希望能有所发现,但无从说起,只好有别的话题。

    奉峰“现在人质已死,那两个魔头就会死心,我们便可以放松警戒了。”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岳寨主此话何意?”

    “你不觉得他们是两波人吗?”

    “不觉得,一波人将我们引开,一波人来行刺,这合情合理。”

    奉峰这样的回答,让岳海打消了想法,不管怎么说,警戒不能松懈。

    看到这样的场面,真让人受不了,真想一走了之。可是想到母亲,就不是这样的心态了。是啊,要是这样做,母亲怎么办,想到自己的母亲就是心酸。可是,如果现在掉头回去执行任务,他们定会有所防备,进入中山寨的机会就大大降低。想到这一层,只能将事情暂时搁置,只有伺机寻找机会了。

    往前走几里地就是一个小镇,她们住了下来。

    细思量,要想解救人质就的悄无人息的行动,要是凭借力气,那是万万不行的,到时,不但救不了人质,自己还会被围困。想到这,觉得最为合理的行动,应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对,就的夜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