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草药,奉峰敏感,问道:“白公子,什么草药呀,我能不能帮到你们?”

    白衣郎君觉得,此事不是什么秘密,说给大家知道也好,或许眼前就有这草药,于是将实情相告了。

    告知的草药,想想,就是前些日子请来的郎中所说的那十几味,没想到,此药草竟是绿魔大法功的克星,相生相克,想来,真解气。要是将这些草药找齐,可谓大快人心呀,就不用日夜不安的担心义泉来犯,整日的思绪这件事了。

    奉峰说到:“算我一个,我也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岳海“是的,要是此事能办成功,我中山寨从此就太平了,因此,我支持奉总管的建议。”

    白衣郎君听到他们的言语很欣慰,觉得提议是不错,可是,中山寨现在处在危险的边缘,正是用人时机,怎能将奉总管加入自己寻药的历程中呢,不妥。

    说到:“两位的心意我领了,只是现在,中山寨处在多事之秋,万不能少了人手,至此,你们谁也不能于我前去,我还将黎别合一伙也留于此,以作力量薄弱的填补,几位可有异议。”

    岳海对白衣郎君的担心感到欣慰,不错,中山寨正是处在这样的状态下,是需要人手来护卫,如果黎别合一伙要是留下来,也是一件好事。

    “不满白公子说,我们求之不得呢,我相信,有了黎别合他们的帮忙,中山寨的势力将是更加巩固,不知,黎别合你是什么意思?”

    现在,事情已经得到答案,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才能弥补自己的过失,想到这一层,黎别合自然是要答应的,不然,就对不起白衣郎君的这份关心了。

    “我愿意,只要岳寨主需要,我一百个愿意。”

    “这就好,我还怕,黎兄弟不情愿呢。”

    白衣郎君这样的安排,算是够贴心了,岳海在心里感激。

    说:“不知白公子何时启程?”

    白衣郎君没有犹豫的说:“越快越好。”

    岳海看看天,快黑了说到:“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在此歇歇脚,以解多日的疲劳可好?”

    白衣郎君也想歇息,可是,留给自己的时间不是很充足,因此,说到:“不了,为了早日得到草药,我即刻启程。”转脸看向付一卓“前辈,你是何打算?”

    这么刺激的游戏少了自己怎么能行,说到:“我可不能缺失了这次的大冒险,否则,就白活了。”

    义泉每天练功,都需要毒蜈蚣和草药。一只毒蜈蚣可以反复着用,最多可以用一个月时间,可是,那些草药就不行了,一次性用品。看着草药一天天的消耗,越来越少,觉得该是去采集的时候了,但是一直在琢磨,草药的下落在何地。今日,终于让自己找到了答案,高兴的对公孙雯说到:“娘子,我们可以出去游玩几天了。”

    公孙雯对义泉的话虽是暂时没有理解,不过,听他的话意,像是要出趟远门,听是出远门,公孙雯担心了,说到:“夫君,我们尽量的不要外出,否则,要让我们的仇家遇到了那就危险了。咋门不要出去了,能在这里解决的事情就在这里办吧。”

    义泉对公孙雯的话真想笑,说她幼稚呢,还是说她单纯呢,总之,他是关心自己的,从这一点看,他就是属那种娴熟温顺型的女子,也可以说,是绝对的贤妻良母让人省心,就这一点,看穿,以后打她走她也不会走的,控制她稳操胜卷。

    “娘子你说笑了,就凭我现在的武功怕谁,只有人怕我,没有我怕人的道理,所以,请娘子放心,不必担心。要是说起此事,这事还真在此处无法办理,因为,它们都生长在一个小岛上,故,我说外出游玩就是这个原因。”

    原来是这样,公孙雯明白的点点头说,那就依夫君的决策吧。

    绿凤一路慢慢走来,一个问题搁在心里就是不得其解,想着为什么会有另一帮人,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冒出,还大打出手,毒镖攻之,见血封喉。他们出现的时间为什么于自己相当吻合,想想,真像一手策划的一样,时间,地点,恰到好处。原本不是自己所为,而今,却是双手沾满了鲜血,洗也洗不掉。越想越是觉得,是有人精心设计的,将自己陷于万难之中。

    再看看冷面的逍遥一郎,他是那么冷酷无情,剑法又是阴毒狠辣,为什么他们各个都是冷血杀手,难道他们都不是父母生养,而是生长在一种特殊的环境下吗?没有温情,没有关爱。

    不会呀,虽与他接触不多,但给自己的印象不是冷血,那么,这样的局面就是后天性的了,也就是说,被训练成这样了。

    再看看头上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朵飘过,晴空万里,然而,酷热的空气使自己没有感到一丝热意。

    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红宵。

    知道了绿凤的到来,独孤剑对绿凤的这趟任务在执行途中不是很满意,不过,再怎么说,她还是毅力坚定地完成任务,虽是没能成功,但其心可表,也算尽职尽责。

    到了红宵,才觉任务没完成的严重性,想着,独孤剑该如何处理自己。但是,自己怎么想,也得挨罚,算了,看他如何罚自己,总之,是不会死的。

    独孤剑在心里是不会怪责绿凤的,毕竟人质已经被除,便无后顾之忧。见到绿凤说到:“任务完成的怎么样?”

    绿凤跪地见礼独孤剑,然后实话实说,接下来,就是等待独孤剑对自己惩罚的施令,因此,长跪不起。可是,独孤剑并没有大发脾气,而是来到自己身旁,将自己扶起说到:“这是你的第一次任务,失败是很正常的,毕竟,经验不足嘛,要是多经历几次,有了江湖阅历,那时,再是失手,可就不好说了。所以,这次,就不予追究。”

    听到独孤剑没有责罚自己,心感欣慰,心中那份焦虑即刻消失了。

    忙谢不罚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