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摇摇手说到:“不用,小子有我照顾就好,你们随意。”

    此刻,天空突变,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在一阵电光雷鸣后大雨倾盆。这样的气候,无疑,对大家来说就是雪上加霜。

    再是恶劣的条件,必须的前进,否则,就会毫无疑问的喂了鱼。

    张鱼儿叫道,我们走。

    水浪一次次的拍打他们,但是不能阻止他们前进的目标,虽是,水无法拦阻,可是有一物将他们挡住了。

    张鱼儿向前游着,忽见水面出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就是有大白鲨的鱼脊在水面露出了。见此情况,张鱼儿慌了,忙叫道:“大家停止前进,前面危险。”

    而此时,离仙画岛只有百余步,坚持就是胜利,可是,出现了突发情况,这让大家始料不及。

    怎么办?

    大家都是没有良计。

    要是在陆地上,谁都会有办法,但目前,在海里,是这些家伙当家作主说了算,真是无处可逃。

    对于张鱼儿而言,可能是这样的结局,但对付一卓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而白衣郎君也是懵住了无办法可用。

    付一卓脸带自信的表情说到:“大家不必惊慌,良策我有。”

    既是有良策,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到了付一卓的身上,便慢慢的靠近他了。

    付一卓不慌不忙说到:“大家不必好怕,它只是一只鱼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有什么好怕。”

    张鱼儿看了鲨鱼露出的脊,又见多了两条,身体打颤紧张说,它们又增加了数量。

    付一卓很是冷静,安慰大家说到:“没什么好害怕的,说不定,我们还的接助他们的脊背离开这呢。”

    付一卓的话,听的大家都懵了,但是,既然人家能出口说出,便不会信口开河,定有良策。白衣郎君细想后明白了,说到:“这就看个人的轻功了。”

    “靠功夫?”张鱼儿为难了,自己从小在海里长大,只知游泳这一门,要说舞枪弄棒,还真是外行。“我们都不会武功,所谓轻功,闻所未闻一窍不通呀。”

    付一卓说:“这个问题,就不必担忧了,有我两就够了,你们只需配合就是。”

    张鱼儿问,怎么个配合。

    付一卓想了想说道:“问你们个问题,水上漂奇功你们三听说过没有?”

    大家孤陋寡闻,哪来晓得这样的功夫,真是不入那家门,不问那家事。看来,自己要多费些力气了。转身向白衣郎君说到:“这里有三个人,我带走两个,剩下一个,你的明白。”

    白衣郎君清楚付一卓的用意,就是蜻蜓点水,然后将他们带走。说到:“没问题。”

    付一卓一手抓一个说:“小子,借你肩膀一用,不过,还的用你的双手将我拖一下。”

    白衣郎君知道这是借力,说,来吧。

    随着付一卓的脚踩在白衣郎君的手上往下一踩,白衣郎君立刻向下沉了三尺多深,而付一卓再借力肩膀,这样,就完完全全的跃上水面,速度极快的跑向仙画岛。路途期间,付一卓狠狠的踩了大白鲨的脊背,使自己的脚步变得更快更轻松,一连三个鱼脊,正好到达了仙画岛。

    付一卓的动作,惊动了几头大白鲨,它们的敏感告知自己,水中定有食物,于是四散开来寻找。

    白衣郎君浮出水面,见到大白鲨向自己的方向驶来,不由的有点不自然。

    张鱼儿见之大白鲨朝自己过来,那表情,好似要哭恐惧说到:“怎么办?”

    白衣郎君想想刚才付一卓的做法,也是可采取的,不过,现在身边可没有利用的物体,就想照瓢画葫芦,也是无能为力,怎么办?白衣郎君也是为难了。

    到了岛上的三人,看着大白鲨就要到了白衣郎君他们的跟前了,急的大叫,鲨鱼过去了,要小心啊。

    付一卓也是着急,这小子是怎么了,怎么这点办法都没有,算是自己高估他了,不过想想,不会的,小子脑瓜聪明,不会就这样认输的。说到,你们别急,没事的。

    想了一时,就是没有好方法借力出走,最后决定,只有利用大白鲨了。

    说到:“张鱼儿,你在水里呆的时间长了,应该能看清楚水里东西,所以,我要求你监视大白鲨,只要它接近我们几步远,你就推我一下,这样,我好做准备。”

    张鱼儿不太懂白衣郎君的话,为什么在水里,在水面就能看到大白鲨的到来,这不是多此一举嘛。说到:“在外面就能看清楚呀。”

    看来,他还是不理解其中的意义,解释说到:“虽然,在外面能见到它们的动向,可是,水面起伏不定,它们又忽有忽无,所以,我们必须这么做。”

    这样说,张鱼儿彻底的明白了,原来,鱼类也是很聪明的。

    “好。”

    “我们能不能顺利出走,就看你的了。”

    张鱼儿点点头说,明白。

    钻到水里,能清楚地看到十步之远的地方,这样,水上水下都有眼睛,可谓万无一失。

    查看了外面的情况,大白鲨向自己或有或无的游了过来,然后推了一下张鱼儿示意他,水里有没有情况。张鱼儿钻出水面吸了一口气说,没有发现情况。

    看来,大白鲨都在水面活动,并没有钻入水里来袭击,这就说明它们并没有发现自己。看距离,它们离自己也不过十几步,再等一下,就是行动的绝佳机会。

    张鱼儿不明白他的做法,也没看出有何动作,问:“白公子,你有何打算?”

    “现在,我们只能冒一次险了,就是借助大白鲨的身躯,达到我们所需的目的。”

    这样的计划听起来很是瘆人,万一一个不小心,就会全盘皆输,定会是鱼儿的嘴中餐,但是目前,这是唯一的选择,但愿一帆风顺。

    白衣郎君注视着大白鲨的动向,再有几步远就是自己行动的时间了,一定要掌握时机,否则功亏一篑,满盘皆输。

    看着大白鲨的接近,心里在说着,再近点再近点。

    白衣郎君的计划很危险,几乎是虎口拔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