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为奇异的是,它的嘴巴上,也就是鼻子部位长着一只角,角不大,有手掌高低,看起来让人挺生奇。

    这是什么生物?大家都是好奇。

    但是不管它是什么,今天,就的把它解决了,否则,后面还不知道出什么幺蛾子。

    大家回归位置,齐心协力想将三只兽制服,就算治不服,也将它们赶走,目的就是将扁玥草留下,草安全就一切ok.

    它们的到位,没有引起三兽的警觉,果然,三只兽没有攻击任何一个人,这是白衣郎君猜想的结果,很吻合。既是这样,大家又舍不得杀死它们了,因为,它们的灵性让每一位折服。

    要是这样理解,大家的心开始软化了下来,好似对三只兽下不去手了。可是,这样做了,草药可就不好得手了。

    大家都很矛盾。

    白衣郎君思索着,要是不伤害它们拿走草药,起步两全其美。但是这样的假设,完全就是痴人做梦。

    说道:“付前辈,你看怎么办?”

    付一卓想一会说道:“真是两难呀。要是动手了,岂不是伤了这几只灵性极高的动物,要是依它们,我们就会失去扁玥草,这样的情况,还是你们考虑吧,不过,有必要提醒一下大家,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要说起目的,大家即刻恢复了原来的心态。

    張鱼儿说道:“那我们就动手吧。”

    白衣郎君挥手示意说道:“且慢,让我再想想,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白衣郎君的意思,要是一个手快之人,在眨眼间拔起扁玥草,待它们发现时,已经离开很远的地方了。这样一来,可确保扁玥草无损坏,又可保人生安全。想到此处,觉得它的难度很高,要想完成这项任务,必备这样素质的人选除了付一卓别无他人。

    “我们现在还有一次机会,只要能做到虎口拔牙这招,我们就可以躲过杀害三只兽的可能。”

    付一卓奥一声“怎么个安排?”

    “我们都在它们身边活动,可是它们无视我们,就当我们不存在。不是说,它们不理我们,而是,它们现在的处境已经在危险的边缘徘徊,因此,不敢轻举妄动。你们看,它们三足鼎立,相互注视着对方,谁都不动,谁动谁遭殃。就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好在它们离扁玥草有两步之遥,这就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瞬间拔走扁玥草。”

    大家听了分析,觉得有道理,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扁玥草已被盗,它们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付一卓问:“我们拿走了扁玥草,那么,它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理所当然,它们就不会再相互守望了,接着,它们会疯狂的屠杀于我们,得到扁玥草,和我们一样的目的。”

    “既是这样,岂不很危险。”

    白衣郎君说:“这是必须的。所以,張鱼儿你们三人即刻到山洞口等着我们,以防万一。”

    張鱼儿“我不走,人多力量大,再说,有你们两位在我还怕啥。”

    付一卓说:“你这孩子,要你离开定是为你安全着想,怎么就那么犟嘴呢。”

    張鱼儿“大师,就让我留下来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定不用你们操心的。”

    犹豫一时,最后,只能答应他们。

    白衣郎君说:“前辈,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付一卓爽快的说,你们要小心了。

    白衣郎君拔剑在手,为的就是对付獠狗与大蟒蛇。“动手吧,一切就绪。”

    只见付一卓退后了几十步,想来个冲刺模式,接着,从远处疾步跑来,到了三兽跟前,一个跨步,越过獠狗,一只脚正好落在扁玥草的旁边,紧接,一个弯腰,双手着地,抓起扁玥草,瞬间拔起,再来个前滚翻跃起,越过黄鼠狼头顶,跳出了圈内,落脚黄鼠狼身后。

    这样的动作是连贯性的,每一步,都在精准的部署,所以,在行动起来便无误。

    用时也就在一秒之间,因此,三兽发现扁玥草不见时,也在几秒以后,待它们反应过来时,已是迟了,这样,就给了他们速速离开的机会。

    见草到手,付一卓快速的绕过三兽往前跑来,嘴里喊着我们撤。

    计划成功,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撤离,但是,他们低估了三兽的力量。

    在白衣郎君和張鱼儿三人等待付一卓过来时,由于付一卓拿到扁玥草,心情高兴便稍稍迟钝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一举动,让大蟒蛇有了机会,在他转身跨步跑过之际,正面临着大蟒蛇面前,大蟒蛇瞬间大吼,接着,一道狂风大作,将付一卓紧紧相吸。那道劲道,付一卓无法抗拒,虽是自己用内功极力反抗,但是,身子还是慢慢靠近大蟒蛇。

    而獠狗和黄鼠狼也对付一卓不满,但是,它们没有下手,而是眼光,死死盯着付一卓手中的扁玥草。

    看着付一卓危险,要是不加以阻止,大蟒蛇定会将付一卓生吞活吃了不可。

    在挥剑瞬间,见獠狗和黄鼠狼并非攻击付一卓,这使白衣郎君明白了。原来,它们只对扁玥草感兴趣,于是找寻机会夺回扁玥草,由此可见,它们不希望,付一卓被生吞了,这样,扁玥草就会随着付一卓进了大蟒蛇的肚里,那时,它们便是徒劳无功,终究前功尽弃。

    想此,由衷的佩服这些家伙,哪来这么聪明的智商。

    随着一剑劈下后,那道紫色剑气狠狠地落在了大蟒蛇的身上,只听一声巨吼,吸付一卓的那道劲道消失了,而大蟒蛇的头和身躯一分为二,倒地死了。

    獠狗和黄鼠狼猛地扑向了付一卓,希望能抢回扁玥草,付一卓见势,将扁玥草扔向了白衣郎君,因为,他被大蟒蛇吸着,刚解除危机,还为站稳,而獠狗和黄鼠狼便攻击过来,要是不扔,扁玥草将会被它们夺去了。

    扁玥草在空中飞着,獠狗和黄鼠狼同时跃了上去,想叼住它,一口吞下。

    白衣郎君急了,原本不想伤害它们,但是现在,必须出招了,而且,一招毙命,不然,全都是白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